莫凡听他们两个对话也猜测到了一些状况,他赵满延已经不知道怎么再交谈下去了,于是转开了话题道:“那么她身上的那些烧伤就是因为这里的火焰导致的吗”

    晨颖这才从带着几分怨愤中恢复过来,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说道,“是天劫火焰,大概是在十二年前,我父亲和母亲一同到这灼原北角中寻找一种火系灵种,却不料遇到了火焰天劫,他们拼命地往远端逃去,可天劫翻滚的速度实在太快了,导致他们很快就要被火焰给吞没?!?br />
    说到这里的时候,晨颖眼神眼神已经发生了变化,这些事情她也是听她母亲说的,但是这十几年来母亲总是会跟她提起,每次提起的时候她都能感觉到自己母亲心中的那份悲凉与愤怒,恨不得将那些已经焦烂的皮肤从自己身上一块一块地撕下来,晨颖能够感受到她的那份绝望。

    “不应该啊,要是你的爸妈都在十几年前遇到了火焰天劫,他们不是应该都死了吗,可是大伯赵玉林不是好好的吗,而且和他的第二个老婆过得很滋润?!闭月铀档?。

    “我母亲次修的是风系,为了能够让其中一个人逃生,她将自己身上的风属性魔具和所能够施展出的最后一个风轨都施加在了我父亲身上,这才让我父亲完好无伤地回到了家族中,并且他说带回的那些宝物正是家族最紧缺的资源,帮助我们家族度过了一次难关,于是他的地位便与之前截然不同了?!背坑彼档?。

    众人听得不由得沉静了下来,火焰天劫的可怕他们是领教过的,在那种自然天罚之下,人类真的非常渺小,内心也会彻底被这根本无法与其抗衡的天灾而填满恐惧,除了转身逃跑什么都无法再考虑。

    能够在那种情况下还顾及到夫妻之情,竭尽全力地将另一方送离危险区域,是真的难人可贵。

    “我母亲被天劫火焰吞没,但由于她主修的是火系,而且也不知道什么特殊的原因,她活了下来,被一只浑身都包裹着火焰的生物给救了,喂她吃下一些灼原特殊的果实,才勉强让火焰不至于将她的内脏也一起焚尽。她在灼原之中生活了多年,由于身体遭受重创,一直休养了很久才能够行动,在多年之后遇到了一对前来这里搜寻宝物的猎法师之后,拿一些稀有的宝物和他们交换,他们才答应将她带回到敦煌市?!?br />
    “接下去发生了什么,你们应该能够猜到,我那个父亲为了不想自己现在安逸的生活受到影响,根本就不承认我母亲,只是随便安了个身份,将她安置在一栋屋子里,虽然说也找过一些有名的治愈系法师来为她治愈,可是他根本就没有尽全力,他好像从来都没有想过能够有今天的生活,全都是因为我母亲当时的舍身相救,我母亲现在生不如死,唯一还愿意活下去的仅仅是因为我答应过她,一定会找到办法治愈她的?!?br />
    晨颖在叙述这些往事的时候眉目之间的自信神采淡然无存,抱着几分怨恨,带着几分不甘,很显然她母亲的事情对她造成了极大的影响。

    “所以你要到这灼原来,可是既然你母亲在这边生活了一段时间,她又为什么不自己去寻找到可以治愈她的良药呢,我想你会来这里也一定是因为只有这里有可以治愈她的东西?!蹦菜档?。

    “因为天劫火焰,那种良药只有在天劫火焰出现后才会有果实,这种果实又无法存活太久,用不了几天就会自己枯萎,我母亲在这里待了几年时间都没有等到天劫的出现,之后的时间里她也要求过我父亲在天劫之后派人来寻找这种果实,我父亲都没有很上心,要么没有算准天劫火焰的时间,要么就是错过了果实的孕育,一直过了这么多年,我母亲就保持着那个在整个家族看来无敌可怕的样子,像个幽灵,更是寄人篱下?!?br />
    “我从我母亲那里知道了计算天劫时间的办法,正在想办法怎么度过沙惘河的时候,你们正好要来这里寻找炎姬,所以跟随过来了?!?br />
    晨颖将自己的情况全部吐露了出来,之所以之前不想全盘托出,实在是这件事关系了她父母的恩怨,不容易对外人道来,甚至更不好对同是一个家族的赵满延说起。

    只是,晨颖明白若是不说出来,已经对自己产生了一丝怀疑的队友们便不一定会全心的帮助自己,没有他们的协助,自己根本不可能获得火劫果实,要治好母亲希望更加渺茫了。

    “也难怪我们刚踏入灼原的时候,你就让我们前进的慢一点,就是害怕天劫火焰”灵灵回忆道。

    大家在踏入灼原的时候打算继续前行,晨颖以疲倦、受伤为理由特意让大家在灼原北角边缘休息,应该是害怕火劫突然爆发。

    晨颖点了点头,接着说道:“我算的时间很准确,只是我没有想到这火焰天劫的威力大到这种程度。之前我的隐瞒是我不对,我真的很抱歉,只是希望你们能够帮助我,帮助我找到火劫果实,这种火劫果实价值极高,若真能够找到,我只需要其中一枚火劫果实作为治愈我母亲的药材,其他的东西,你们任意分配。另外,我也听我母亲提到过炎姬这种生物,炎姬好像是火劫果实的守护神,所以”

    “找到果实,就能够找到炎姬”莫凡顿时眼睛就亮了起来。

    “嗯,所以我才不希望你们在灵种上浪费太多的时间,因为我知道火劫果实的大致位置想必用不了多久,无数的势力就会蜂拥而来,他们中也有一些老者知道火劫果实,一定会让那些成功穿过沙惘河的人来抢夺的?!背坑彼档?。

    “那我们动作的快,不然等那些比我们高上一两个等阶的强者闯进来,我们什么都捞不着了?!蹦布奔泵γλ档?。

    钱,没有谁比莫凡更缺钱,作为一个拥有4系的男人,所要烧的钱比其他法师高出太多了,既然天赐良机,说什么也要找到火劫果实啊,况且火劫果实和炎姬基本同时出现,何乐不为

    心夏见莫凡一副猴急的样子,不由的笑了笑,开口道:“其实你说的那种强者不一定进得来。我能够感觉到火劫过后沙惘河变得异常躁动,已经不单单凭借着心灵系魔法以及强横的实力就能够闯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