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已经解决了这一带近乎所有的白沙巨人了?!背坑被勾υ诰档敝?,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那片战场。

    战斗时间已经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了,根本不需要晨颖再上去帮忙,她相信这会自己过去估计也起不到什么作用。

    在战斗之中,他们三个倒明显领会了相互之间的优势,配合变得更加默契,最初他们还处在一个被白沙巨人给包围要一步一步冲出重围的处境,到现在白沙巨人好像反倒变成了被动的那一番,竟然是张小侯赵满延莫凡三人主动将它们成群成群的消灭

    总是一片沙浪滔天的这片沙惘河不知什么时候也只有他们那一带还在翻滚了,只不过归于沉静也不过是时间上的问题,那些白沙巨人已经明显无法对他们构成了威胁。

    “看来我们接去的路会变得更好走了?!绷榱樗档?。

    说这番话的时候,白沙巨人已经溃败,他们三个人开始了清扫的工作

    既然已经在战斗中寻找到了如何对付这些白沙巨人的办法,那么数量再多一些应该也构不成什么威胁了。

    这个沙惘河,可怕归可怕,却并非是真的黄泉之河,真正敢于面对的强者依旧可以踏过。

    夜很深了,但并不黑暗。

    白色连绵的沙子大地在此刻是化作了一个空无的背景,托着璀璨繁星点缀的唯美星空,这样的壮丽与唯美相结合的景色恐怕也只有在这敦煌之地可以亲眼目睹

    一场大战后,这片沙惘河彻底平静了来。

    心夏正在施展出她柔和的治愈为三人进行治疗,她的心灵系魔能比较有限,可治愈系魔能却是充裕的,有她在可以源源不断的为他们三人补充战斗力,只要魔能没有彻彻底底的枯竭。

    “爽啊,这辈子都没有杀得这么爽过”赵满延一咧嘴,刚要得意忘形,结果脸上的伤口直接就裂开了。

    张小侯也急忙点了点头,在军队里和那些战友们协同作战也没有这次来的舒服。

    莫凡则双手枕在脑后,躺在柔软的沙子上仰望着美丽的夜空,回味着刚才那一拳摧毁众多妖魔鬼怪的畅快,同时也开始细细的数着自己这次终究获得了多少颗奴仆级的精魄

    算上之前那两颗的话,自己一共是获得了5颗了,这要是能卖的话就是2500万,大发横财

    莫凡也不多想,直接将后面重新获得的3颗精魄用来强化火系星子。

    加上之前已经强化过的7颗火系星子,现在莫凡被强化的性质一共有10颗了,虽然离49颗全部强化的目标还有些长,但这样去终有一天能够强化出第四级的烈拳来

    莫凡很清楚冲击高阶法师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倘若在到达高阶之前将烈拳强化到第四个级别的话,自己也好歹拥有了半个高阶魔法的威力了,再加上自己整整4系的能力,等那时候一些高阶法师都未必能够那么轻松打败自己

    而且,这次征途的目的可是为了炎姬的啊。

    若是能够拿炎姬,这战斗力绝对骇人听闻

    “你好像总戴着它?!毙南娜崛岬纳粼诙咂?。

    莫凡偏过头,看见心夏治疗完了其他人已经坐到了自己身边来。

    由于自己是躺着的,领口微微敞开,一直藏在胸膛位置的小泥鳅坠露出了其中一角,心细的心夏很快就发现了。

    “是啊,虽然不知道他的来历,但我觉得它能够给我带来好运?!蹦残α诵?。

    “它很特殊?!毙南奈⑽⒁恍?,拥有心灵系的她感知能力其实要比其他法师强很多,她能够感觉到莫凡这小坠子中蕴藏着很奇特的力量,只是这究竟是什么她也说不上来。

    关于小泥鳅坠的事情,心夏也没有多问。

    她的理念里就是,莫凡会告诉自己的,自然会和自己说,不说的去问也没有意义。

    在别人看来心夏这个想法其实太封建女性,可要知道心夏那是从小就被莫凡给毒害着长大的,这个养成计划的受益者也自然就是颇有远见的大莫凡

    心夏可不是一个没有一点自己思想的人,事实上她在自己学校出类拔萃的成绩以及为人处世表明了她极高的心智,只是在自己莫凡哥哥面前,她几乎一种本能的变得乖乖听话,变得任凭这家伙摆布了。

    就比如说这个坏蛋乘着夜色别人都在休息的时候,那咸猪手往纤腰方的滚圆处一点一点来,原本心夏可以有一万种办法摆脱这种无耻的行径,但想到这坏手是莫凡哥哥的爪子,她就俏脸通红了起来,想拍掉莫凡的狼爪,但又不太敢,只能够那双秋水清眸左顾右盼,怕极了别人发现

    而那个坏透了的家伙,莫凡,他正一脸正色的仰望着天空,流露出一副文艺青年感慨自然道法,感慨人生鹿茸的半忧伤半洒脱模样,实际上右手却偷偷的卡着其他人的一个视线死角干着人神共愤的勾搭

    也亏了是心夏对莫凡没脾气,换作是穆宁雪唐月之类的,早就一个冰与火送莫凡升天了

    莫凡是一点都不思悔改的,享受着那软软的触感,享受着那惊人的弹性,手从腰越往滑,都快要把人家一个冰清玉洁的姑娘半边美臀都给捏在手中了。

    心夏脸颊红的要透出水来,她想起身

    可是身子本来就柔软的她起身是一个很困难的事,再加上自己一旦站起来,别人就可以看见莫凡这个家伙的手是放在自己身上的,那岂不是更羞死人了莫凡这个坏蛋可是用她的身子在挡大家的视线的啊

    坐立不安,浑身开始发烫,心夏连给莫凡翻白眼的心思都没有了,只能够强作镇定,假装什么也没发生。

    更气人的是,莫凡若无其事的跟自己聊天,聊一些很正经的话题,真是把这壮美辽阔的景色猥琐行为给遮掩的没有一点疏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