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时分张小侯就给了回应,这家伙说这么刺的事情他就算冒着被处分的危险也要来啊。

    张小侯那边没问题了,接下去就是赵满延和灵灵都提到的心夏的事情。

    到了夜里,莫凡其实已经打算告诉张小侯没有必要准备了,这次灼原是不打算去了,不巧的是心夏的电话已经打了过来。

    莫凡知道只要是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并且心夏能够做到的,那她一定不会有半点犹豫,哪怕是这次前往凶险万分的敦煌地带。

    可是莫凡不愿意这样做,心夏不能行走的事情让已经莫凡已经很自责了,倘若她再出一些差池,更没法原谅自己。

    当下莫凡也将自己的意思告诉了心夏。

    “莫凡哥哥,你把我?;さ奶昧?,让我可以不需要去考虑任何的事情。如果不让我前往,我也会听你的话。只是,那次得到你不测的消息后,我心里真的很难过。我的治愈系魔法救过很多的人,但是什么都不能为你做,要在离你很远的地方担心着、祈祷着。我想在你身边,离你更近。不是一直在某个地方孤单的等着,等到发生了什么才开始毫无意义的后悔自己本可以为你做什么”心夏的声音轻柔很轻柔,但却透着一股子坚定。

    心夏天生柔弱,不能行走的她会让人为她怜惜到心碎,可莫凡知道她的内心一直都是无比晴朗的,更是坚强的的。当初博城灾难时那个被遗弃的超市里,倘若她真的愿意认命的话便不会蜷缩在一个冰冷如棺材的冰柜里,没有放弃这渺茫的希望。

    而听到心夏这番话,莫凡却感觉被敲醒了什么。

    自己确实把心夏?;さ奶厦芰?,一点点污浊的空气都不想飘到她圣洁的身体里。

    或许确实是自己这颗大树帮她挡住了风风雨雨,但事实上也挡住了她该有的灿烂,还有她想为自己绽放的芬芳

    思考良久,莫凡觉得自己还是尊重心夏自己的决定吧,她愿意被自己呵护着是她对自己的尊重与依赖,但或许她确实更愿意在自己的身边做她更想做的事情。

    莫凡点头同意后,电话那头就传来了心夏灵动如山中风铃一样美妙的笑声,很显然她一直期待着。

    像她的状况,历练都已经是奢侈了,更不用说是这种野外行动,越是不能行走,越是渴望着有一天能够去看看更广阔的世界,更无垠的天地,不是对熟悉的生活的厌倦,而是一种本性的向往。

    听到心夏的笑声,莫凡心中那一份顾虑也渐渐的释然了,能够感受到与南方截然不同的大漠风貌兴许是她心里一个小小的奢侈的梦吧,自己不应该圈禁着她,而应该尽可能的去满足她

    莫凡这边人员已经全部确定了,分别是自己的智囊搭档灵灵,无畏先锋张小侯,超强辅助法师心夏。

    赵满延那边也带了一位值得信赖的法师,同是他们赵家的,名叫晨颖,是一位主修土系的法师。

    大漠土元素浓厚,火元素次之,虽然张小侯辅修的是土系已经是有了一个土系魔法师的基本保障,但再带上一位土系法师会更加保险。

    晨颖是赵满延的表姐,帝都学府主校区的学员,赵满延在收集有关灼原、炎姬信息的时候她正好撞见了,一听赵满延有心前往敦煌一带,便毛遂自荐。

    赵满延已经明确告诉她这次外出历练并没有什么好处分成,可晨颖依旧非常热衷,考虑到这位帝都主校区总排行极为靠前的表姐实力惊人、为人靠谱,赵满延便将她列到队员里了。

    赵满延说信得过,莫凡自然也信得过,于是这个团队算是组建完成了,一行一共六人。

    人数不算太多,怎么也算是精英组合了,即便不能够找到炎姬获得幼宠,此次前往敦煌灼原那也一定会有不错的收获,魔法师要提升自己的实力最快最有效的地方就是妖魔之地。

    一行六人按照灵灵的要求准备好了各自的装备,都是一群年轻人有一子热血在,说前往就前往,奔赴敦煌。

    抵达敦煌便可以立刻感受到这片黄土地能够令人胸襟为之打开的特殊魅力。

    放眼望去,茫?;粕?,弥漫在到地平线的远端。

    黄沙之中土丘稍稍呈现褐色层层叠叠,有高有低。

    和南方、东部的大地那种连绵与平缓不同的是,这里的大地分成不同的层面,在苍茫一片之中往往会突然间感觉到烈日骤然消失,前方是一片令眼睛有些不太适应的阴影,抬起头来一看,赫然是一面断层,断层面如城墙一般向两边延展开,前方的大地则是在这面土墙断层之上

    一行六人虽然都是法师,但不是每个人都有位移变幻的能力,坐上了当地驯养的风骆驼,他们也逐渐接近了那片赫赫有名的灼原

    距离不算太远,可是妖魔的分布却不知为何在过了一个断层面大地的时候便会骤然密集

    当地人们将这断层面称之为界碑线,界碑线往莫凡他们来时的方向便是敦煌市的地界,地界内设有安界,但往界碑线更深的地方走,那就?;姆?。

    荒漠戈壁所栖息的生物可不会少,丰富的土系元素与火元素使得这里出现大量的元素妖,再加上当地一霸沙虎魔族四处分布,一般的猎法师队伍过了界碑线就得打起十二分精神了

    到了界碑线,风骆驼就不好使了,这些不比牲畜强多少的交通骆驼一旦嗅到一点点妖魔的气息就腿软了,界碑线是不敢过的。

    众人放了风骆驼,爬下了这片往下沉的荒茫大地,远处一些鼓起的沙丘之中传来的心悸咆哮声宛如是一群正在巡逻的卫兵,正在用它们的声音在传递着消息,告诉这片土地上那些早已经按赖不住的生灵们有猎物正在自投罗网

    “吼吼~~~~~~~~~~~”

    刚前行还不到五公里的距离,两座沙丘之间涌来了一阵带着狂沙的咆哮之风。

    啸声雄浑震响,更是让那堆积的沙丘都开始不停的抖落沙流

    “真他娘的晦气,才进来就遇到这里的土霸主了”赵满延一听叫声便知道是什么生物了,破口大骂了一句。

    “是沙啸虎,战将级中比较凶猛的生物,别大意?!绷榱槎灾谌怂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