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啧啧啧,没有想到你小子还真弄到血牙了,我支派的那些猎人大师们都是连吸血鬼的毛都没有找到,你这小年轻倒真有几分本事,让我刮目相看啊”霍佗一看到莫凡送过来的血牙之后眼睛就泛起了光芒来了。

    吸血鬼这种生物也算极其稀有了,倘若不是霍佗不巧遇到,同时那只吸血鬼胆大妄为的想要姐妹双吃,莫凡估计找破了天都别想搜寻到吸血鬼。

    也难怪霍佗愿意拿昂贵的加工费来换取这样两颗鲜活的血牙。

    莫凡不知道霍佗拿吸血鬼血牙有什么用,他只关心自己的魔具啥时候能够完成,他好去挑战排行榜靠近前30名的人。

    前30名的话就能够获得整整三天在三步塔修炼的时间,而莫凡本身具备着四系的关系,冲入到三步塔第三层的话他的修炼速度更要比寻常中阶法师们快上一倍,雷系的第三级迫在眉睫,莫凡也冥修沉淀很久了,需要借助这三天的三步塔机会一口气将其突破上去。

    “那么你到底什么时候可以将铠魔具交给我,我就指望着他打排名了?!蹦部醋耪飧鲈袅锪锏睦贤匪档?。

    霍佗这个老家伙没利益的时候他就是油盐不进,可将血牙交到他手上之后整个人就慈眉善目。

    “好说好说,你个挑战周之前我肯定能够把你想要的铠魔具交到你手上?!被糍⑿ψ潘档?。跪求百独黑岩閣

    有这老头这句话,莫凡就放心的离开了。

    吸血鬼的精魄莫凡并没有急着卖,事实上赵满延的家族在魔都是有一个比较权威的交易所,赵满延很乐意帮莫凡卖掉这样的宝贝,只是想到灵灵看到这个灵魂时的表情莫凡觉得有必要再稍微留在手中一会,先搞清楚灵魂中散发的那一抹暗红色究竟有什么特殊所在。

    这几天莫凡都联系不上灵灵,也不知道她究竟是在寻找着什么,一心思扎入到了奇怪的事情当中。

    趁着这个机会莫凡回到了青天猎所,本来是想找包老头把这个事情问个清楚,谁知道一走入这个老店便看见一个身材有着夸张曲线偏偏又穿着性感皮衣的女人坐在那里,冷若冰霜,美艳的脸蛋上自由一股威严在。

    “冷青师姐,没想到你回来了?!蹦灿行┭纫斓暮团哟蛘泻?。

    杭州一别,莫凡便再也没有见到冷青了,想来一个议员的巨大贪污舞弊事件需要很长时间的后事处理,作为副审判长冷青自然事务繁多。

    冷青看着莫凡,脸上勉强有一丝丝的笑容,看来她对莫凡的印象还蛮好的。

    “回来看看,很不巧大家都不在?!崩淝嗟哪抗庹饭俗耪飧隼鲜降目Х扔氩枳岷显谝黄鸬睦系?,似乎这里的每一样东西陈列着的挂着的发出声音的都载着她很多很多的回忆。

    “奇怪,大家都去哪儿了,包老头竟然也不在?!蹦灿行┪弈蔚乃档?。

    “怎么了,看上去有什么事的样子”冷青随口问了一句。

    莫凡看着冷青,这才想起来眼前这位美丽而又强大的女审判长是灵灵的亲姐姐,她知道的事情肯定不会比包老头少。

    当莫凡也将自己和灵灵捕捉吸血鬼的事情道来,当然还强调了聂东那泛着暗血色邪光的灵魂。

    冷青有些惊讶的看着莫凡,眼睛里明显有什么在闪烁,她又问了一句:“你确定刚刚捕获的这个灵魂是有暗红色的吗”

    莫凡点了点头,从冷青的表情便可以知道这里面肯定藏着很重要的事情。

    当莫凡也追问了起来。

    说实在的灵灵年纪那么小,想到她当时那副有些执狂的表情便不免为她担忧了起来。

    “灵灵告诉我这是关系她上一个搭档,他上一个搭档不是已经死了吗”莫凡试探性的问道。

    冷青苦笑一声,脸上有了一丝哀伤。

    莫凡见冷青不说话,又小声的问了一句:“这里面有什么难言之隐吗”

    冷青过了一会才开口道:“也不是什么秘密,只是你口中说的这个上一个搭档他对我们来说很特殊,因为他是我们的父亲?!?br />
    莫凡惊讶的张了张嘴。

    他考虑到自己的上一任应该是对灵灵来说很重要的人,只是没有想到会是灵灵的亲生父亲。

    “灵灵从小就天资过人,并且对猎术非常感兴趣,父亲就把他带在身边,执行一些没有什么危险性的悬赏任务,并且一路教导灵灵如何做一个出色的猎人。灵灵从很小的时候就一直跟在父亲身边,对她来说他不仅是父亲,是老师,是朋友,更是搭档。以前这间屋子总是充满了他们父女两的笑声,每当执行一个任务之后,灵灵总会很高兴的在这个屋子里跑来跑去,咧着出小虎牙开心的告诉这里的每个人。他们父女两很默契,甚至一些难度高的悬赏灵灵也能够为她老道的猎人父亲提供很有价值的线索”冷青幽幽的叙说道。

    尽管冷青只是只言片语的描述了一些灵灵和她父亲的事情,但是莫凡很快就能够在脑海里浮现出一个耐心温和的猎人父亲带着自己睿智冰雪活泼的小女儿在一起的种种画面。

    想来那个时候的灵灵一定是一个很活泼的小精灵,飞舞在这个热闹的青天会所里。

    莫凡遇见她的时候,她已经是一位猎人大师了,可见从一个什么不懂的小丫头到一个能够面对凶残妖魔面不改色的出色猎法师,这个过程他的父亲一定教会了她很多很多,也带给了她很多慈爱的陪伴。

    回想起一直以来灵灵提到有关以前做猎人的事情最多也只会说自己的上一个搭档,兴许在她幼小的心灵里面,就从来没有承认过自己父亲已经去世的这个事实吧

    “那么带着暗红色邪气的灵魂又和你们父亲的离世有什么关系吗”莫凡问了一句。

    “这恐怕是我们找到真相的唯一线索,因为当我们父亲化作亡魂之时,他的灵魂像是被诅咒过一般,呈现的就是你所说的那种暗血色?!崩淝嗨档?。

    “我所见过的灵魂,都是幽绿色和幽蓝色,确实从来没有见过暗红色。这么说来,这是特有的一种死亡印记吧?!蹦餐贫系?。

    冷青重重的点了点头。

    对了,25号星期天这次活动在虎纠

    “福建师范大学首山校区邵逸夫楼三楼报告厅”晚上7点开始,腾讯nextidea的校园活动举行,你们乱蜀黍会携手血红伯伯到那里巡讲,想来的小伙伴可以来围观~~恩,就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