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白男子微微向后仰了,开口道:“次我会小心的,倒是那个救走了我猎物的小法师,你查过他的身份吗”

    “怎么查,你连别人长什么样都没有看清楚,但愿只是一个偶然撞见的猎法师吧,要是他在针对我们,那我们的麻烦就大了?!敝心隳凶铀档?。

    “那我去把他杀了?!?br />
    “你有没有脑子,死了一两个普通人还能够伪造成意外死亡,要是死的是一个法师,难道你以为猎者联盟那边会没有一点警觉吗给我老老实实的呆着?!敝心昴凶蛹绦娴?。

    “你总是这样对我苛刻,为什么她惹出任何事来,你都不会说她半句,你把大家都禁足了,那么有没有把她也禁了?!辈园啄凶右涣巢宦乃档?。

    中年男子冷哼一声,接着说道:“你行事从来就没有她谨慎。她在一个偌大的学府里,面对的都是一群强大的法师,可她至今也没有被人怀疑过。为什么要禁足她”

    苍白男子脸上带着不快,却没有在说什么。

    “好了,聂东,按照我说的做,千万别再去打那位妹妹的主意,你去就是自投罗网,若是引的猎王级别的人出现,谁都救不了你?!敝心昴凶铀档?。

    “我知道了?!?br />
    中年男子离开之后,脸色始终一片苍白的聂东继续在厅堂酒吧中饮酒。hei yan gê

    等到了夜深的时候,他这才走出了俱乐部,开着一辆奢侈的蓝色跑车发动了引擎朝着一片幽暗的小山公园中开去。

    小山公园就在这片别墅区的北面不远处,可以开车一直到山顶,将车放在山顶的公路旁边可以一眼看到这座即便到了深夜依然美丽多姿的城市,灯红柳绿繁花似锦

    聂东坐在车里静静的等待着,他摆弄着反光镜,吹着口哨在整理自己的发型,显然他很在意自己俊俏的模样,很多时候他甚至不需要施展任何的邪术就能够轻易的将女人骗来,而今晚的宵夜便是如此。

    没过多久,另外一辆白色的宝马车缓缓的驶入到了这里。

    这个时间段里这个偏僻的公园几乎是没有人的,连车也很少,白色车子停在了蓝色跑车旁边,里面走来了一个穿着高跟鞋精致打扮过的女子。

    女子相当成熟,丝质的嫣红色衣裳在那对饱满的胸前交叉而过,化作了更系的丝带缠绑在了白皙的脖颈上,由此也露出了肩膀和后背一大片肌肤,性感的令人恨不得马上解掉她脖颈后面的那俏皮的小蝴蝶结。

    聂东看着她,刚刚被长辈训话的他心里还藏着几分怨气,看到这个女人如此妩媚的前来赴会后于是心中邪火更是旺盛,不等女人完全车便将她抱了起来,子抛到了后座去。

    “嘤嗯,这么性急”女人发出了娇笑声,欲拒还迎的样子。

    “你已经让我浑身焚烧了?!蹦舳袄返那孜亲潘纳硖?,尤其是那近乎裸露的脖颈,他更是爱不释嘴。

    这是一个非常又技巧的男人,刚才还带着几分幽怨的女人被吻上后便渐渐的发出了呢喃,正稍稍绷紧了身体仰着头享受着,她能够感觉到这个男人滚烫的舌头和冰凉的牙齿相互交替在她身体的敏感部位上,每一次交替便犹如酥麻的电流子从脖子的位置传递到全身,传递到紧紧夹着的双腿之间

    好像不需要再做过多的事情,突然间一种微微的刺痛从她的脖子上传来,使得女人身体一阵微微的抽搐,只是女人看上去并不痛苦,反倒是子充实了一样,小嘴不停的张开,从喉咙里发出最美妙的音符。

    “咕噜~~咕噜~~~~”聂东的喉结在动,有什么不停的在往他的胃里灌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这才慢慢的将注意力放在了女人别的地方,女人明明已经脸色开始发白了,却好像恳求的样子发出了小猫一般的声音,聂东脸上挂着那副玩弄的笑容,看上去也一副很深情的样子,可心里想法却截然不同。

    这味道可没有那对双胞胎那样可口,就像是二锅头和精品茅台的差别。

    越是品尝了好的血,就越是对其他鲜血没有了兴趣,更何况像这种富人中的寂寞女子他聂东招手即来,这种很容易勾搭的女人往往都有一个放纵的曾经,女人放纵不仅影响到的是她们自身玉洁的芬芳和气质,也会影响到血的质量,也只有那些小屁孩血族会觉得这些女人特别有魅力。

    “可是,要怎么样才可以将柳茹给再骗出来呢”聂东在心里暗暗的说道。

    他随意的摆弄着姿势,完全在发泄而已,女人那副时而高声时而小猫呢喃的状态和他那始终挂着微笑镇定自若的模样倒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非要说有一点波动的话,那就是他强行将这个女人苍白的脸想象中柳茹那清纯娴静的时候可惜自己玩坏了一个,若是能够将她们两个摆放在一起,啧啧

    “不行,无论如何都要得到她,她身上种着我的梦魇,要找到她太容易了,难不成她永远都会被猎法师守护着”聂东自言自语道。

    姐姐柳娴已经是让聂东爱不释手了,否则怎么会一不小心把她的血吸食的生命都没了才察觉到。让聂东更意外的是柳茹更让自己着迷,她的柔弱与倔强并存的性格更是令聂东升起了很强的占有欲

    作为血族,难道就不应该又一点挑战,来一点刺激的吗

    那些该死的猎人,总是自以为是,就让他们尝尝自己的手段,让他们知道被我聂东盯上的猎物从来就没有逃脱过

    “我该走了,明天还要去讲课。其实,你知道我不是很经?!迸瞬园椎牧成厦闱坑幸坏愕愠焙?。

    “我知道的?!蹦舳⑿雇旰笠哺久挥泻驼馀硕喾匣?,爬上了自己的车,发动了殷勤。

    他走的极快,甚至车顺着无人的山公园道路开着的时候,他直接跳出了驾驶座,就坐在车子的车盖上,迎着吹打过来的狂风,那张苍白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将白色的牙暴露在空气中的笑容,在黑夜里格外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