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说这蛇鳞不是一整条蛇身上拔来的吗”莫凡说道。

    李俊男笑了,甭管是从一条蛇还是半条蛇身上拔来的,这没蛇纹就是铁一样的事实,就是垃圾材料。

    哦,也不能称之为垃圾材料,对于这种小法师而言,这种异鳞怎么也能够卖个百来万,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只是他这霍字的招牌是怎么都看不上这种货色的。

    莫凡则是指着那蛇鳞对李俊男说道:“蛇纹就在这里啊,青色的就是?!?br />
    李俊男见此人这样胡搅难缠有些怒了道:“你当我瞎吗这上面什么都没有,拿着你的东西赶紧滚”

    莫凡都快哭了,想要给这人解释清楚可见他那副蛮狠的样子,便觉得他怎么也不会相信自己了。

    “什么事情吵吵闹闹,小李子啊,不想在这干了啊,不知道师父我最怕被打扰的吗”一名眉毛胡须鬓发都是紫色的老人喊了一声。

    李俊男急急忙忙给老师道歉,并一脸恶相的瞪着莫凡。

    莫凡也知道小鬼难缠,所幸也喊了一声道:“霍老先生,晚辈莫凡,是包老头介绍我到你这的,听闻您锻造铠魔具的本领在这魔都也是盛名已久,我到了其他几位有名的锻造师那里,他们都说这样的特殊材料只有霍老先生能做,所以特意在这等候多时”就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谢谢

    李俊男瞪大了眼睛,这年轻人怎么可以这么不要脸,等候多时个毛线,五分钟都不到,亏他说得出口。

    “你这人不要在这里胡搅蛮缠,你以为我师父是那种你说几句好听的话他就会上你当”李俊男话说道一半就突然间听到后面传来门被推开的声音。

    李俊男转过头去,却发现自己老师已经衣衫笔挺的走了出来,一副泰山北斗的做派,脸上是世外高人那样的无怒无喜,眼睛里却闪烁着几分得意。

    他一边走过来一边带着不屑说道:“令禧,姑苏廉,车榕这几个老眼昏花的家伙哪能跟我霍佗比,也算他们识相,知道这个世界上我霍佗专治疑难杂症,你小子手上是什么好材料,让我看看?!?br />
    莫凡见霍佗已经出来,脸上带着窃喜,李俊男这一巴掌打在自己脑门上,自己怎么就摊上一个这么没出息的师父。

    李俊男倒是抢先说道:“师父,你不是告诉我怎么识别蛇族的血统吗,一般而言,血统越高贵的,它的蛇纹就越精细,我看这个材料青黑青黑的,根本就看不到有蛇纹,所以我断定这是一个很普通的材料?!?br />
    霍佗走了过来,仔细的打量了这两片材料,脸上的表情却在不断的变化。

    “你这蠢货,我不是告诉过你吗,上品材料面必须用最好的冰纸垫着,怎么可以就这样放在桌上,桌子上多脏啊,沾了一点灰尘老夫我冶炼起来得费多少功夫啊”霍佗转过头去,就是对李俊男劈头盖脸的骂着。

    说着霍佗自己去找了一张冰纸小心翼翼的将两片鳞放在了上面,那双眼睛里泛着的光芒更带着几分贪婪。

    “可惜啊可惜,这不是真的异鳞,不然这会是稀世珍宝?!被糍⒆詈笄崆岬奶玖艘豢谄?。

    莫凡不由对老人刮目相看说道:“您真是好眼力,这是一块经过提炼后的蛇鳞,并不是真正的异材料?!?br />
    “也很不错了,就是提炼的时候有一点瑕疵,好好加工一番能够做出一件非常上等的铠魔具来”霍佗说道。

    一旁的李俊男更是快疯了。

    神马这还是人工的异材料,又没有蛇纹,连材料都是高仿,这玩意儿就是地摊货啊。

    “师父,你确定不要将他轰出去”李俊男说道。

    “轰什么轰,你这么蠢,我都想把你轰出去了,谁跟你说这没有蛇纹的,这蛇纹大的已经遍布了这整块材料?!被糍⒚缓闷乃档?。

    李俊男更是一头雾水,嘀咕了一句“这是蛇皮本来的颜色吧,蛇纹就应该是纹理啊?!?br />
    莫凡也实在不忍心李俊男被骂了,弱弱的说道:“你看到的只是那头蛇身上两片很小的鳞片,它的蛇纹是青色的,除非有好几十片放在一起,你才会看到纹理的形状?!?br />
    李俊男瞪起了眼睛,开口道:“哪有那么大的蛇”

    李俊男这句话倒是点醒了旁边正在欣赏的霍佗,他一脸震惊的看着莫凡,急忙问道:“莫非,这个材料是从”

    莫凡笑着点了点头,果然还是老人家识货。

    “真没想到啊,难怪包老头要把你介绍到我这来,你到别的家还真拿这个蛇鳞没有一点办法?!被糍⑺档?。

    图腾玄蛇的事情已经不算是什么秘密了,霍佗稍微一联想便猜测到这蛇鳞的来历。

    “那就麻烦霍老先生了,我想做一件铠魔具”莫凡说道。

    “可以,可以,不过我这边订单是排到明年年末去的?!被糍⑺档?。

    “”莫凡有些无语了。

    明年年末,猎人争霸赛都开始了自己还未必穿得上这件铠魔具啊

    “就不能通融通融吗”莫凡问道。

    “行啊,给三倍的钱就好了,法定节假日加班费?!被糍⒁槐呦赶傅男郎妥挪牧?,一边漫不经心的说道。

    莫凡额头上满是黑线。

    “您就不能看在这种材料难得的份上免费帮我做吗,以彰显出您对锻造倾注的是艺术并非钱财的至高职业修养吗”莫凡问了一句。

    “别给我扯犊子,该给多少钱还给多少钱。你要给不起加班费的话,帮我干点活也行,包老头那边的人多半是出色的猎人,正好我缺点材料,一般的猎人不敢接?!被糍⑺档?。

    “我还要上学?!蹦膊惶忠饬?。

    “谁说要你到外面了,就这魔都里的东西?!被糍⑺档?。

    “那你先说说看?!蹦菜档?。

    魔都巨大,简直就是一个生态圈,栖息的可不单单是人类,还有不少妖魔鬼怪。这个概念莫凡是早就有了。

    三倍的钱莫凡是怎么都付不起的,因为包老头说了,人请价的情况一个铠魔具的锻造也得2000万,莫凡把武壳巨蜥的尸体卖了的情况都还要自己倒贴一点钱进去才付得起锻造费

    三倍就是6000万,跟抢有什么分别

    “你听过吸血鬼吗”霍佗压低了嗓音说道。

    “你这种吗?!蹦卜次柿艘痪?。

    “没大没小的。我是说那种白天跟正常人类一样,到夜里却需要袭击女人,靠人类血液才能够维持他们强大力量的那种披着人皮的妖魔这种吸血鬼是从西方那边传过来的”霍佗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