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姐姐,你快看大魔头又惹出事情来了。竟然在火院大学堂里公然骂火院的人有很多都是废物,竟然还骂魏荣系主任教学水平有问题哈哈哈,大魔头一回来就有好玩的事情”植物系学堂里,艾图图开心的拿着手机给旁边的牧奴娇念着。

    整个明珠学府主校区绝大多数人都是规规矩矩的,偶尔出现几个张狂的人可在艾图图看来多数有装b的嫌疑。

    莫凡就不一样了,一整就整出这么大的事来,不愧是大魔头啊,第一天来学校就掀起这样大的风波,校内的论坛全在讨论这件事

    “世家子弟们都是想尽一切办法的在主校区内打响自己的名头,为此更不惜做各种秀好博得大家的关注,他倒好,哪个势力都不代表结果就专做这种一鸣惊人的事情”牧奴娇忍不住笑了起来。

    “是啊,是啊,上个月肖家河他们肖家自导自演的猎魔,前不久周家和李家两大公子哥所谓的炒作巅峰决战和大魔头的比起来简直弱爆了嘛”艾图图开心的笑着。

    “只是他这次做的好像有点过了?!蹦僚啃ν曛蟛幻馕驳S橇似鹄?。

    这主校区可不比青校区,青校区好歹都是一些应届学员,大家都刚从魔法高中升上来,实力普遍是在中阶上,就算有家底的人也不会轻易的暴露出来。héi yāп gê

    到了这主校区,大家都是中阶法师,在整个社会上都拥有了一定的地位,一定程度上也代表了不同的派别势力,天赋卓越背景雄厚实力惊人的大有人在。

    主校区的规定也很简单,只要你没有突破到高阶法师,你就可以一直在学校进修。

    这就意味着高阶以这个主校区什么怪胎都有

    就拿牧奴娇自己来说,她作为第一年进入到主校区的学员,以她的实力在植物系的排行也不过是145名,前一百都还杀不进去。

    当然,这个成绩在新生里面算是极其出众了。

    回到了公寓里,莫凡舒服的躺在沙发上吃水果。

    这个屋子里什么不多,就是零食水果特别多,全是牧奴娇和艾图图买的,莫凡从来不会跟自己的两个爱妃客气。

    刚歇息了没多久,手机里便传来了灵灵给自己发的信息,要自己到青天猎所一趟。

    莫凡这才想起来回来这么长时间,竟然都没有到猎所去给包老头报道,想来他应该也知道自己活着滚回魔都的事情了。

    莫凡出了门,叫了辆车。

    “什么时候去把疾星狼的牌照给弄一些,每次出门还要打的,多不方便啊不知道召唤兽上牌要不要摇号的”莫凡嘀咕了起来。

    到了青天猎所,包老头依旧在那个老旧的吧台里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估计最近生意不是很好,都没有接到什么大的单子,连茶叶都没敢喝贵的了。

    “包老头,我回来咧”莫凡笑容灿烂的打了一声招呼。

    “哼,你小子死在外面更好,我青天猎所好再招一个更能干不旷工的”包老头没好气的说道。

    “嘿嘿,别这样说,我还指望着在您这里多赚点生活费对了,包老头,我有一些不错的铠魔具材料,你路子广,介绍我一名厉害的铸造师,我好给自己弄件铠魔具,免得总是吊着小命?!蹦菜档?。

    “铠魔具的锻造可不便宜,你有钱吗”包老头挑着眉毛问了一句。

    “钱还是有那么一点的,我刚惹了一点小麻烦,没有一些逞心如意的魔具还真不好应付?!?br />
    武壳巨蜥的尸体已经被离曼给处理了,离曼如实的给莫凡卡里打了1900万的费用。

    没有出现异品,也没有出现精魄,就单单是一具尸骸可以卖到1900万这在莫凡看来已经很不可思议了。

    不过,统领级生物真不是那么好杀的,不小心还得丢了性命

    “我会跟我老朋友打声招呼,你带好材料和钱到东方明珠魔法协会去找他就好了。既然你回来了,正好我这里好积了一些委托没处理,你和灵灵都去解决掉吧?!卑贤芬豢谄贸隽艘坏奈欣?。

    “没问题”莫凡拍着胸膛,一副这些事情都包在我身上的架势。

    拿过委托书,莫凡脸色子就变得奇怪了。

    倒不是这些委托太过变态,而是这尼玛都是什么委托

    “到水道里抓一只血纹巨眼猩鼠,这种事情随便交给一个猎法师做就好了?;褂姓飧?,刚买的驯兽跑了,去帮他给捉回来。这个又是什么鬼啊,收?;し崖鸢贤?,你是穷的揭不开锅了还是怎么的,这种破委托也接”莫凡巴都没掉在地上。

    “咳咳,前几天我出门去了,就让一个朋友来当掌柜,谁知道他乱七八糟委托接了一大堆,为了我们青天猎所的完成率,这些就辛苦你了谁让你是我们青天猎所最弱的猎人呢?!卑贤匪档?。

    “那问题是这几万块钱的委托,不浪费我时间吗”莫凡不爽的骂道。

    以他现在的实力随便接一个单子怎么都得十万起价,在明珠主校区里中阶法师或许是多如狗,但在这人海茫茫的社会里,中阶法师那是很高贵的,出场费不比一些大明星

    “你就别抱怨了,赶紧去处理掉吧。过阵子有大价钱的好单子我再给你接了,顺便告诉你,我那老朋友的铠魔具锻造费可是很昂贵的,你那点小钱不一定能够请得动他?!卑贤芬涣侈限蔚乃档?,事实上他也觉得这些委托有点坑了,以他金字招牌接这些委托实在有些自降身份。

    一回来就给人当苦力使,赚的钱估计就勉强付自己奢侈的房租和平日里的开销

    回想起自己虐暴巨蜥伪龙,智杀武壳巨蜥,拯救图腾玄蛇,赶走银色穹主这一系列风光事迹,去干这些类似于侦探会所给人抓情妇帮人找狗电线杆贴小广告的委托,真特么有辱一个强者的尊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