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锐的声音就没有在莫凡耳边停歇过

    艾图图其实已经气呼呼的回房间有好长一些时间了,就是其咆哮太具魔性了,没个很长时间完全无法平静去。

    躺在沙发上,莫凡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斩空老大应该有跟这几个人打过招呼,虽然还没有确切的得到自己活着的消息,但并不像外界那样传的彻底死透了。

    想来这段时间,为自己担忧的人也不少吧。

    这种有人牵挂的感觉还真好,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的豁达心态终究是自欺欺人,每个人都需要存在感,假如你的生死在别人看来是无足轻重的,尤其是渐渐在乎的人,那真还不如死了,或者换个地方重新开始。

    清晨明媚,昨夜飘落来的树叶依旧铺满了学校的羊肠小道,也轻轻的荡漾在小小的湖水面上,别有一番秋意黯然

    一觉睡到天亮的莫凡携着两位美人室友一起踏入了明珠学府,心情怎一个美好轻快

    在别的霸道总裁剧里,往往都是左边童颜**,右边端庄娴雅,迈着王霸之气旁气侧漏的步伐,带着那副玩世不恭偏偏校霸学霸都要俯首陈臣的笑容,眼神玩味到有任何不长眼的人出来挡道都可以放射出“我叶良辰要玩你有一百种办法”的睿光注:字符防过滤

    即可观看最新章節

    莫凡觉得自己已经很接近这种境界了,唯一还差的便是两漂亮娘们一点都不配合,不是小鸟依人和温柔贤惠的站在自己身边,而是高傲大小姐的相互挽着走在前面。

    “牧姐姐,是那个林廷玉,周书茗的狗腿子”艾图图走在校园大道上,指着前面一个男子说道。

    那男子耳朵很尖,立刻就转了过来,上打量了艾图图和牧奴娇,又看了一眼离两女很近的莫凡。

    “哟,艾大小姐又换跟班了次要换也好歹换一个长得白白净净帅得一塌糊涂的,找这么一个模样的,大小姐就确定会好使还是说这是你们新雇来的挡箭牌,是挡箭牌的话实力应该还可以的吧,可不要又像上次那样被我们周书茗老大给一招放倒了,中看不中用?!币幻凼蔚母銎凉痈绲哪醒г弊吡斯?,丝毫不忌惮艾图图学员小魔女的称号,语气更是放肆的说道。

    粉公子说话语气轻慢轻慢,莫凡默默的在自己脑子里浮现了“娘娘腔”三个字,顺手抓来就贴在这个粉公子的脑门上

    等等,这货刚才侮辱了自己

    莫凡暴脾气就上来了,大步跨到了那个粉公子满前,一双炯炯有神的黑眼睛盯着这个比自己矮了半个头的家伙:“你刚才说什么”

    粉公子一点都不害怕,稍稍仰着头看着莫凡,一脸讥笑道:“我说你是跟班,惹恼你了那让我猜猜你又是哪个世家的什么首席弟子之类的”

    莫凡一把就拽住了这粉公子漂亮的领结,瞪着他恶狠狠的道:“你给我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我这张脸,哪里不帅得一塌糊涂了”

    一旁的艾图图听到莫凡这理直气壮的质问差点没把高跟鞋给踩歪了,更有一种想拍死莫凡的冲动。

    而牧奴娇更是唇角微微的一抽,真心对这人无语。

    “小子,我建议你最好赶紧松开你的爪子,不然我林廷玉不能够保证你得嘴叼着自己的双手到学校医务室去恳求治愈系老师给你接上”林廷玉声音突然间变得很冷很冷。

    他任凭莫凡拽着他领结,可是他的眼神已经泛起了寒意,气质与刚才那副娘娘腔的模样截然不同

    “还挺拽的。你侮辱了我,换作我以前早已经把你扔到大马路上当鞋垫,绝不会给你一次重新说过的机会?!蹦惨坏愣济挥兴煽囊馑?。

    两人瞬间剑拔弩张,倘若气息这种东西真的能够看见的话应该是已经凝成了两团激烈碰撞的小宇宙,依附在他们两人周围。

    “这句话你可记着”冷意十足的林廷玉寒着声音说道。

    说着这句话的时候,一名身材略显几分高挑的男子从另外一侧走了过来。

    此人气场十足,一路过来路上围着的人都给让让开了道路来,并且都是一副有人要倒大霉的幸灾乐祸模样。

    “什么事,廷玉”高挑男子走来,自有一份校霸的气度在,甚至询问的时候还非常有礼貌的朝着牧奴娇点头微笑。

    此人看来是要过来主持大局了

    “东方大哥,你也看到了我生平最讨厌别人碰我的领结”林廷玉说道。

    “有些事情习惯就好了?!蹦残ψ潘档?。

    莫凡也是真的手贱,别人说了自己的逆鳞,他还要特别的去用力拽,直接把这个花一样的领结给从林廷玉的脖子上扯了来。

    林廷玉瞬间要暴走了,结果还是那个复姓东方的人拦住了。

    “你死定了”林廷玉指着莫凡,已经将怒气上升到了另一个级别。

    莫凡随手就把领结扔了,目光挑衅的看一眼林廷玉道:“男人不适合带这种花一样的领结,太娘炮。我这是在帮你?!?br />
    林廷玉脸色铁青了起来。

    他刚要开口,结果莫凡先说话了:“别告诉我,你生平又最讨厌别人说你娘炮”

    “我要宰了你”林廷玉已经要扑上来了,要不是人多,连魔法都直接动用。

    一旁的那位东方姓氏的男子却马上拉住了林廷玉,生生的将这粉公子从人群中拖了出去

    一群等着看好戏的人们一个发出了惊奇之声。

    林廷玉修理人从来不分场合,为什么他就这样走了。

    莫非这个敢侮辱林廷玉的人大有来头

    “好奇怪啊,他们竟然就这样走了”艾图图有些意犹未尽的说道。

    “莫凡,你和东方明认识”牧奴娇目光注视着莫凡,像是看穿了什么。

    莫凡耸了耸肩,浑然不在意的道:“没啥印象,输在我手上的天才没一万也有八千了?!?br />
    不远处,将粉公子林廷玉拉走的东方明身子明显一踉跄

    就差那么一点点,永远被剥夺了审判员资格的东方明便跟着情绪失控的林廷玉杀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