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手环里的鹰红草被取出,很快送向了总隔离区,虽然耽误了一些时间但还是在第二批感染者病死之前送达了。

    鹿先生以最快的速度配制出了瘟病的良药分发到所有的感染者身上,很快那些轻微感染的人都恢复了健康,而重病者们需要的就是多休息几日便可以和他们的家人们团聚了。

    总隔离区内有欢声有泪水,经历了瘟病的折磨又遭到了妖魔的袭击人们早已经身心疲惫了,当这一切都化解之后身处其中的人们便会更懂得生命的宝贵。

    只是他们并不知道他们之所以能够从病痛与侵袭中活来,是因为一个少年和一只血统混杂的天鹰。

    血统混杂的天鹰已经埋在了这片大地的某个角落,就像图腾玄蛇隐秘在西湖之中静静的守护着这座城市一样,它也是这个城市的守护神,无论它的血统有多卑微它的实力有多弱小,这份恩情埋葬在土里也势必被人们传颂千年。

    而灰鹰用生命背回来的少年直到所有人都康复后他都没有醒来,一直沉睡在西要塞的军医处。

    他没有了灵魂是一具空壳,可就在一切平静来的那天,他这具空壳却受到了整个西要塞军人们最崇高的致敬

    就和灰鹰一样,他弱小同时连军衔都没有,可为了?;ご蠹宜敢飧冻鲆磺?。héi yāп gê

    看着这样一个还未成年的冰冷身躯躺在荣耀列阶上,人们清楚的领悟到值得尊敬拥戴的绝不是高职位和年龄,更不是强大力量,而是那颗不曾受到一点侵染的赤子之心

    看上去可怕至极却有可能是拯救你生命的守护者,看上去慈眉善目总揽大权的却可能是一个将引爆灾难的毒瘤

    这次的?;?,值得人们反思的东西太多太多了,要铭记的也太多太多。

    只是希望将来这座杭州城不会再出现这样的悲剧,也期望在危难关头会有更多像王小筠那样的人义无反顾的站出来,小小年纪穿行在令整座城市闻风丧胆的白魔鹰军团,没有军衔却不畏强权。

    让一切走向尽头的往往不是强大的敌人,而是自身开始堕落腐朽没有丝毫抵抗的怯弱之心,它会如瘟病一样在人群中肆意蔓延,将一切都摧垮

    “真的不能将他救活过来吗”

    灵灵趴在能够保存遗骸的冰床旁边说道,眼睛里带着些许的期盼。

    鹿先生摸着苍白的胡须神色显得几分无奈,他摇了摇头叹息道:“传言治愈系最高魔法是拥有复活的能力,老朽没有达到这个境界但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人已经触碰到了。只是所谓的复活那也需要灵魂是保存完好。他现在的状况是身体保存完好灵魂却已经被夺走了大半,要将他救活这个世界上唯有一个地方?!?br />
    灵灵急忙询问道:“是哪里快告诉我”

    鹿先生有些犹豫最后还是开口:“帕特农神庙?!?br />
    莫凡脑子里面一闪。

    帕特农神庙

    自己好像是第二次听到这个地方了,像是某个国家的神圣之地,记得自己询问如何解救许昭霆方法的时候唐月给自己的回答也是这个。

    这究竟是什么地方,治愈系的最高殿堂吗

    假如这里真的可以让王小筠重新苏醒过来,那杭州政府出面难道还不足以请动神庙里面的那位治愈系大师

    “既然知道哪里可以救他,为什么不马上送他到这个什么帕特农神庙”灵灵说道。

    鹿先生摆了摆手开口道:“具体我也不太清楚,但总之将王小筠带到那里也没有任何意义,他们是拥有复苏灵魂的本领,一方面绝不会轻易使用,另一方面他们现在拒绝所有的访客,别说是市政府出面,就是我们国家魔法协会的会长亲自请求都未必能够换来这一个灵魂修补?!?br />
    “那就是没有的救了”莫凡说道。

    “暂且当他是一直沉睡着的吧,也许会有奇迹,他的灵魂会慢慢的苏醒,即便再渺茫我们也会看护着他?!甭瓜壬档?。

    西湖

    再一次走过杨柳排排的苏堤便是另外一幅模样了。不单单是柳叶飘絮满空满地都是,更在于这条苏堤上满是游客,人们不停的朝着西面的湖水望去,希望能够真正亲眼目睹图腾玄蛇。

    一夜之间图腾玄蛇成了景点一般,吸引了大量的游客来这里,人们甚至忘记了前不久这里还处在警戒之中。

    只可惜,从那场战斗结束之后图腾玄蛇就再也没有现过身了,人们到这里看到的不过是一滩湖水。

    图腾玄蛇的事情已经传来,人们也清楚的意识到杭州城的的确确有一个守护神在,难怪这么漫长的历史中这座城市受到妖魔袭击的次数是最少的。

    一切恢复了平静,苏堤上有老人在散布,情侣坐在长椅上幽会,一家子的游客慢悠悠的欣赏,笼罩在城市上空的那份恐惧彻底消失后,这份平和与悠闲便随处可见人们是否懂得珍惜便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呐,送你的?!碧圃吕鲜η崆岬囊凰谏俜?,露出了一个娇美的笑容。

    莫凡有些疑惑的接过了唐月送来的礼物,缓缓的拆开了外面裹着的东西。

    “这是什么,硬邦邦黑乎乎的”莫凡问道。

    “你要的东西啊?!碧圃氯险娴乃档?。

    莫凡心里不由的嘀咕了起来,我要的是你唐月人好吗,这东西拿来做什么

    “这是图腾玄蛇蜕的鳞片,你可以拿去做一件?;ぷ∩硖宀课坏念Ь吡恕碧圃滤档?。

    “哦,哦,怎么不多给我点,我还想多做几套?!蹦部醋耪饪瓷先ゴ蟾胖荒芄蛔鲆患Ь叩纳吡鄄牧?。

    “这不是异鳞,而且蜕来的鳞片非常难熔炼,我是找了一位很出色的铠具大师才勉强熔炼出了这么点,你不要算了”唐月没好气的说道。

    能够做铠魔具的材料是很特殊的,往往是要夹杂着百分之一概率还小的一种异元素的妖魔材料才能够用来锻造冶炼镶嵌烙印,图腾玄蛇蜕来的蛇鳞中基本上没有多少可锻造的异元素

    要整条蛇鳞都能够用,都可以批量生产了,魔具这东西终究是稀有的,不仅是锻造起来难度较高,更在于材料难寻

    “有一件护身衣也不错了?!蹦策至诉肿?,哪敢不领唐月的情。

    “蛇鳞是很特殊的材料,尤其是图腾玄蛇的我推荐你到东方明珠魔法塔去找一位优秀的锻造师来做,这蛇鳞不是什么锻造师都能够驾驭的了?!碧圃露V隽艘痪?。

    “恩,我在杭州也呆了很久,该滚回学校去了”莫凡把双手枕在脑袋后面,笑容懒洋洋。

    “这次你也立了很大的功劳,我们杭州审判会这边会给你一个非常难得的名额?!碧圃滦ψ趴醋潘?。

    “什么名额”莫凡立刻问道。

    “回到学校你就知道了,不用谢哦?!碧圃律衩氐男α似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