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腾玄蛇真心强,可以说是莫凡见过的最强生物了,什么翼苍狼巨蜥伪龙武壳巨蜥沼毒千蚣在图腾玄蛇面前估计都是小爬虫了,能不被一口毒液直接喷死便算它们又几分本领

    也幸好这条图腾玄蛇戾气心并不重,遭到祝蒙议员和罗冕议员那样折磨,遭到杭州市民们那样讨伐依旧没有心生怨气,不然这头图腾玄蛇和银色穹主一起进攻杭州,这座城市估计要就此化作废墟了。那些高手们联手都敌不过银色穹主,而银色穹主有被图腾玄蛇打成这副模样,图腾玄蛇真要有毁灭之心,完全不需要什么军团,自己一蛇便可以带来毁天灭地的效果

    “呷~~~~~~~~~”

    胜利了的图腾玄蛇并没有去追击银色穹主,银色穹主有太多的保命能力,追逐出去也没有意义。它只是扬起高傲的蛇君头颅来,发出了响彻这一片天空大地的咆哮

    它的声音传的很远很远,不仅是西面,其他几个方向上的大森林大平原大河域都回荡着图腾玄蛇这一声吼叫。

    像是在昭告,一方面昭告西岭的统治者银色穹主被他击败,另一方面更在昭告四方的妖魔们,它图腾玄蛇就在这座城内,胆敢越池半步,必定大杀四方

    说通俗点,这座杭州已经被图腾玄蛇承包了請用小寫字母輸入網址:heiyaп.觀看最新最快章節

    图腾玄蛇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这让莫凡回想起了在湖心岛中的那些壁画。

    见识过图腾玄蛇发威,才会知道它究竟有多强,当真如神明,庇佑着这座美丽如画的古老传承之城

    随着白魔鹰军团与银色穹主一起从天边褪去,这座城市人心惶惶的警戒也终于解除了。

    安全隔离结界的人们返回到了自己的城区,西要塞的防御也恢复了正常,并且其他地方也调派回了不少天鹰法师进行全面防守,让杭州城能够安宁。

    这次战役最大的问题就出在天鹰上

    西岭的霸主过往从来没有跨过它们自己的地界,导致了军方的人根本没有意识到和白魔鹰们同个祖宗的天鹰会就此叛变。

    天鹰是军方最重要的空中战斗力量,一旦天鹰瘫痪,领空将立刻变成了妖魔的区域,任何的跨过它们在地面上设置的重重障碍。

    所幸图腾玄蛇力缆狂澜,将一切隐患都阻挡在了城市范围之外,否则这次重大的战略瘫痪带来的损失将难以估计

    众人返回到了西要塞,白魔鹰的离去并没有让大家放松警惕。

    西岭往北面的方向是一片大森林,里面栖息着的妖魔早已经蠢蠢欲动,它们很可能乘虚而入,所以一场战役结束之后绝对不能马上松懈,更应该加大防御措施,防止那些小妖小魔们称火打劫

    “奇怪,以往那些妖魔们都会乘机来袭,给我们防线制造一些压力,为什么这次它们变得格外老实了,白魔鹰军团都已经为它们打头阵了”军司云枫站在整个要塞最高的瞭望塔上有些疑惑的说道。

    “我想是图腾玄蛇的余威还在吧”唐忠开口了。

    图腾玄蛇的那声昭告可不是随便吼吼的,岂止是周边的小妖魔族群们没敢动一点歪念头,就连其他三个方向上的东要塞南要塞北要塞都惊喜的发现它们防备的那些妖魔部落们活动范围都退了好几十公里

    脸上还没有完全恢复血色的祝蒙议员轻叹了一口气,神色有些复杂。

    “祝蒙”审判长梨天刚要开口。

    祝蒙议员摆了摆手道:“放心吧,我的隐患战略不会再将图腾玄蛇给列入其中,无论如何,它都救了我们大家,为我们挽回了一个很可能难以弥补的巨大战略失,我还要感谢它”

    说着这番话,祝蒙议员目光不由的往西要塞外面那头盘踞在周围的摩天之蛇看了一眼。

    好像感受到了注视,图腾玄蛇从休息状态醒了过来,它慢慢的将脑袋探了过来,根本不需要完全支撑起身体高度就和西要塞的瞭望塔很接近了。

    它硕大的脑袋凝视着站在瞭望塔上的众人,突然间它张开了山洞大口

    祝蒙议员胡须一扬,整个人警惕的绷了起来,魔法的光辉都已经在显现了。

    可图腾玄蛇却反哺一般将食道里的一团什么东西给吐了出来。

    带着胃酸看上去又几分恶心的这团东西就滚在了众人的脚,莫凡捏着鼻子依稀觉得有些眼熟。

    “好像是一个人”唐忠有些诧异的说道。

    祝蒙议员一听脸上立刻卷起了怒气,他用手指着图腾玄蛇道:“好啊,你竟然吃人,今天我拼了这条老命也要将你绳之以法?!?br />
    祝蒙议员气势是很足,但不曾见他动手,别说他现在是带着伤即便是完好无损的状态也不是这图腾玄蛇的对手。

    莫凡见祝蒙议员这般敏感的样子,哑然失笑道:“别紧张,这是罗冕议员?!?br />
    大家这才仔细看这一团被胃酸包裹着的人状物体突然他动了起来,他身上的皮和肉都被胃酸给消化了大面积,却居然有死透,他在地上爬着显得痛苦无比,他双手无力却又死死的抓住祝蒙议员的腿。

    从一名光鲜无比的议员子变成了一个被消化了一半又还没有死去的丑陋怪物,反差大的有些让人不敢直视,可在莫凡灵灵冷青看来他这是咎由自取。

    “原来是罗冕老哥,我们送给王小筠的空间手环怎么落到了你的手上”祝蒙议员冷笑的说道。

    罗冕议员不停的祈求众人救他,他先是从祝蒙议员的脚祈求了许久,发现没有效果之后又拼死的往唐月那里爬去,他话也吐不出来,他知道图腾玄蛇最袒护的是唐月,只要唐月一句话自己就可以从这条可怕的大蛇之中活过来。

    唐月缓缓的蹲了身子,也不嫌脏的看着面孔都已经被腐蚀了的罗冕议员,就在大家以为唐月终究心软的要留他一条性命的时候,唐月干净利落的从罗冕议员的手上夺走了空间手环,厌恶的说道:“这份拿性命唤来的荣耀根本不属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