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手环还在他手上,里面全是瘟病的解药,是王小筠拿命换来的,要是跟着罗冕议员一起被腐蚀了,那些感染了瘟病的人可怎么办,白魔鹰军团又要怎么对付”灵灵焦虑的说道。

    杀了罗冕议员,仇是报了,愤也泄了,可杭州伤亡太过惨重。

    图腾玄蛇也根本不顾虑那么多,直接将罗冕议员和他的钻盾一口气吞到了胃壁的最深处,根本不给罗冕议员有逃出来的机会。

    莫凡还在思考,突然天边传来一阵嘈杂,他他抬起头,望向了不远处的天空,猛然间发现茫茫如云的一般白魔鹰军团即将扑面而来

    这里可是离城市非常近的小平原,过了这个平原便是杭州市的范围,那里有房屋、有居民、有街道、有学校,还有一个笼括了所有感染了瘟病的总隔离区,那附近虽然被驱散了很多人,防止被感染,可是白魔鹰一旦进入到城市,这些能够飞行的生物将会立刻化为夺走人们性命的魔鬼,根本难以抵挡

    白魔鹰军团越来越近了,目光穿过朦胧的雾气,甚至还可以看见在更高的星空中,有一只银色的生物扑打着翅膀,正率领着几只体型同样巨大的魔鹰往杭州市逼近。

    “那是什么,银色的”莫凡无比惊恐的说道。

    “是银色穹主,西岭的统治者,正是它让所有的天鹰叛变?!绷榱樗档?。

    “事态严重了,这样一只君主闯入到杭州城不知道会造成多大的灾难?!蹦菜档?。

    博城灾难也不过是出现了一只统领级的翼苍狼,便是血流成河,那么这样一只君主,还有足以遮蔽夜空的妖魔军团又该给这座城市带来一个怎样的噩梦

    可是要化解这场?;?,又不得不需要空间手环里的鹰红草,罗冕议员即便是吞到了图腾玄蛇的肚子里那也一定是死死的拽住了这可以谈条件的筹码,除非真的放了他,否则他可能直接就毁掉这王小筠拼死带回来的解药。

    怎么办

    此时,莫凡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呷~~~~~~~~~~”图腾玄蛇扬起头颅朝着那漫天的白魔鹰发出了吼叫声。白魔鹰们快速的从它头顶飞过,飞向了杭州城,已经可以看到前面一批的白魔鹰开始俯冲,它们就像发现了陆地上肥美的猎物,只要飞下去随意的一抓。

    那些并非法师的人类都太过脆弱,毫无抵抗能力。

    “呷~~~~呷~~~呷~~~”

    图腾玄蛇异常的愤怒,杭州可是它的领地,怎么可以容忍别的生物在这里胡作非为

    它摆动着身体,横穿过这个小平原,快速的游向杭州城。

    它的体型庞大到了跟山一样高,杭州城的人们即便隔着很远也能够看见它正在缓缓行来,惊人的头颅粗壮的躯体,走过的地方还留下一个深深的沟壑,与一条小小的运河并排在杭州市郊。

    街道居民区中响起了一片尖叫,人们躲入到房屋里却并无意味着能够躲过这些白色魔鬼的爪子,已经开始有人死亡,庆幸的是这一代疏散的比较早,暂时不会出现成片成片的伤亡。

    白魔鹰像是白色的雨点,密密麻麻的打落在城市的边缘,它们能够飞行,很多资源加入战斗的魔法师都对它们束手无策,眼睁睁的看着它们在这城市当中掠夺、杀戮。

    然而更惊恐的是,一条前所未有的庞然之蛇正踏入到城市边缘,那些守卫在这里的人对它的恐惧远远超过了白魔鹰。

    图腾玄蛇抵达了城市的边缘,它张开了口,狠狠的朝着漫天的白魔鹰吐出了青色的毒雾,毒雾弥漫,但凡将它吸入到胸腔之中便会在不到几秒钟的时间化作一具僵硬的尸体。

    图腾玄蛇的毒对白魔鹰有极强的秒杀效果,天空中成片成片的这些白色妖魔跌落下来,砸在街道上血肉模糊。

    毒雾笼罩在城市边缘的上空,化作了一个能够遮住这一角城市的毒气屏障,像是一个青色的结界划分了一个领地,那些来势汹瞦的白魔鹰只要胆敢飞入青色的范围,便会立刻化作尸体。

    成百上千的白魔鹰死在了毒气之中,还有更多的白魔鹰军团自以为能够依仗数量的庞大来冲开这毒雾屏障,结果也一样陨落

    毒气萦绕在上空,不曾落下一点毒性到人类居住的区域。

    人们原本以为大难临头,都已经做好了战死在这里的准备,谁知道天空中的这个青色的毒性结界为他们阻挡下了嗜血的白色妖魔,他们有些不敢相信的凝视着那头挤入到城市中的摩天之蛇。

    “它在?;の颐恰币幻Хㄐ岬闹薪追ㄊλ档?。在这名女法师的身后有一群刚刚要从养老院转移的老人。

    这些老人根本没有接到要避难的信号,就像他们被丢弃在养老院中,这个社会也对他们不闻不问,唯有这名魔法协会的女法师此时正在?;に?。

    那些老人们也不禁抬起了头,他们看到一只摩天巨蛇正在用毒素成片成片的杀死入侵杭州的白魔鹰,惊喜交加中想起了杭州市一个古老的传说,这座城市是有什么东西在守护着的,它是一条首尾相连如围墙一般的大蛇

    图腾玄蛇屹立在了城市的边缘,它仰着头颅,目光平视着那些不断朝着这里飞来的白魔鹰们,或许在它眼中,这些白魔鹰们,只不过是成群结队的苍蝇蚊子,数量再多也没有什么好惧怕的。

    它不断的喷出毒雾来,将这毒雾的屏障变得更加浓密,决不让任何一只白魔鹰闯入

    突然它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将目光抬高,双眼如同照射灯一样释放出寒冷的光芒直指更高的天空。

    在头顶更高处赫然是一只银色的天空穹主

    这只银色穹主同样俯视着大地上的图腾玄蛇,受到了巨大的威胁一般愤怒的啼叫了起来,叫声在这座城市上空尖锐的回荡

    没错,括号里的内容又是求票我是萌萌哒的求票括号,你看或不看,我都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