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你的北面,有一群等级较高的白魔鹰,他们正在朝你的这个方向飞来,你一定要尽快收敛住自己的气息,千万别让它嗅到你身上的人类气味,好了,我不能再跟你说话了,否则也很容易被它们察觉,等你平安无事了,再给我发一个信号?!?br />
    灵灵的声音传了进来,王小筠目光凝视着北面。

    在北面的那片山峦处有一大群的白魔鹰正在那里盘旋,巡视着它们的领地,时不时传来尖锐的鸣叫声都令王小筠有些心惊胆颤。

    王小筠屏气凝神,右手慢慢的捏碎了一个小小的珠子,这是军方经常使用的隐匿丸,这种药品可以隐藏住人身上的气味,足够远的距离,生物是嗅不到的。

    王小筠和灰鹰躲藏在灌木丛,小心翼翼看着那群从头顶上飞过的白魔鹰,他们已经飞过有一阵子了,就在王小筠想要起身继续前行的时候,王小筠突然想起了军队里的一位老前辈曾经说过,白魔鹰飞行巡逻是回绕式的,也就是说它们一处地方会前后巡查两次,这也是为什么别的种族的生物很难在白魔鹰的地盘立足,它们对领地的看管太过严密了。

    王小筠沉住气,又静静的等待了一会。果不其然,另外几只白魔鹰怕打翅膀的声音从树冠上传来,假如自己刚才冒然的跑出去,肯定是被它们发现了。,谢谢

    躲过了这一劫,王小筠驾驭着灰鹰,继续往前行。

    一座一座的山岭掠过,王小筠凭借着记忆,寻找着当初治疗自己的鹰红草。

    “应该就在前面了,但愿不要出现高血统的白魔鹰?!蓖跣◇拮匝宰杂锏?。

    高血统的白魔鹰能够分辨出灰鹰的血脉来,灰鹰可以混迹在白魔鹰军团里,却不怎么逃得过战将级统领级生物的眼睛和嗅觉。

    很快那片熟悉的山林已经出现在眼前,王小筠看到了一片如火焰一般的红色盛开在了一面山坡上,山坡有些陡峭,周围还有几只白魔鹰在那里打闹。

    王小筠让灰鹰小心翼翼的飞到了山坡上,他将自己的身子和脑袋尽可能的埋入到灰鹰的羽毛当中,那几只打闹的白魔鹰看见了灰鹰飞来,见也是同类便没有理会,王小筠让灰鹰走到一个离那些白魔鹰稍微远的地方,自己从灰鹰的身上跳了来,用灰鹰的身体来做掩护,开始大肆的蔡采集鹰红草,感染了瘟病的人数量恐怕已经破万了,鹰红草需要的量很大,军方那边给了他一个可以容纳很多东西的空间手环,王小筠可以尽可能多的将鹰红草塞满。

    他手脚麻利的蔡继着,鹰红草的梗带有如同玫瑰的刺。

    他并没有带手套,在快速采摘的过程中,手掌上已经遍布了伤口,疼得他直咧嘴,然而他不能停,那么多人的性命都在他的身上。

    血流的厉害,血腥味慢慢的通过风吹到了那几只正在打闹的白魔鹰那儿,它们纷纷转过头来,并且往这边靠近。

    “不好,他们发现我了不对他们应该只是闻到了我手上血液的味道?!蓖跣◇拮匝宰杂锇瞪档?,他躲入到旁边的一块岩石后面,小声对灰鹰说道:“你去帮我引开它们,然后再回到我这里?!?br />
    灰鹰扑打着翅膀,一副生气的样子朝着其中一只白魔鹰撞去,故意挑起事端。

    那只白魔鹰同样气恼的还击着,用尖尖的鹰嘴啄着灰鹰的背部,很快灰鹰和那几只白魔鹰便扭打了起来。

    灰鹰看准机会子飞到了空中,那只恼羞成怒的白魔鹰也立刻追了上去。

    “好样的?!蓖跣◇扌闹邪蛋档?。

    那几只白魔鹰被引走了,王小筠便可以不用顾忌的采集了起来,他将自己的衣袖撕裹在满是血的手掌上,无论多疼,他都必须咬着牙一口气将这些根埋在土里很深的鹰红草一口气拔出来。

    而每一次抓住根茎往外猛拽的过程,无异于是将一根荆棘直接用蛮力来扯断,没过多久裹在王小筠手掌上的破碎衣物都被割破了。

    王小筠疼的眼泪都已经留了出来,却还是咬着牙手上的动作不敢慢上半分,他自己也不知道采集了多少鹰红草,渐渐的,空间手环内的鹰红草也已经快填满了。

    “呓~~~~~~~”半空中熟悉的鸣叫声传来。

    王小筠心中一喜,灰鹰来的正是时候,他们可以打道回府了。

    跳到了灰鹰的背上,灰鹰扑打着翅膀,载着王小筠迅速的朝着西要塞的方向飞去,没飞多久,便听见之前那几只白魔鹰尖锐的叫声从后方传来。

    “快,再飞快一点,千万不能让他们追上我们?!蓖跣◇薅曰矣ニ档?。

    灰鹰奋力的拍打着翅膀,频率非常的高,它也知道若是被那几只白魔鹰追上,自己的小主人便有生命危险。所幸那几只白魔鹰还只是因为自己冲撞了他们才一直追着,倘若它们知道还有一个人类闯入了这里,他们便会立刻呼唤同伴将这里围个水泄不通。

    灰鹰的背上,王小筠疼的直咧嘴,手掌上的伤是一层又一层,血肉都模糊,他的手指已经不能动了,手筋都已经快要被割断了,不过总算是采集到了这么多鹰红草,可以回去复命,只要返回的途中多加小心。

    西湖

    莫凡抬着头看着西面的天空,军法师与白魔鹰的战斗愈演愈烈,战场已经逐渐向杭州市逼近,给与大家的时间并不多。

    还好他已经从灵灵的口中得知王小筠那小子正满载而归,也稍稍松了一口气。

    王小筠能够将鹰红草带回来,这场?;步玫交?。

    自己这边两卡车的地沟油呃,是血剂已经被图腾玄蛇吃的差不多了,图腾玄蛇却突然间睡了过去,它身上的伤口彻底的烂开,像是变得更严重的样子,莫凡也搞不清楚状况,这头蛇到底能不能恢复过来。

    唐月被唐忠叫走了,自己现在只能守在这里代替唐月照顾这条曾把自己吓得屁滚尿流的大蛇。

    很抱歉,昨天两章实在没法更了,以现在身体状况估计也很难步上,等身体好了一些之后,我在尽量多更新一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