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要塞旁的森林里,王小筠带着灵灵步入了深处。

    “你确定它真的没有叛变吗”灵灵侧着头认真的问道。

    “我也不是很确定,只是它那天晚上给了我回应,不过我可以通过我的这个短笛来呼唤它?!蓖跣◇匏底乓丫贸隽艘桓鲂⌒〉牡炎?。

    将笛子放嘴边,王小筠重重的吹响了它,笛声如抿着叶子吹出了哨音,虽然有些尖却也格外的好听,并且可以顺着这茂密的森林传得好远好远。

    笛声持续着,也回荡着,灵灵抬起头环顾着四周,却没有看到有任何灰鹰的迹象。

    王小筠继续吹着,过了好久好久,回应它的只有林子里的虫鸣。他有些失望的放了嘴边的笛子,开口说道,“或许是我把事情想太简单了,连正统的天鹰都无法抵抗得了那只君主级生物的威压,更何况混杂血统的它,所能承受的精神力更有限吧?!?br />
    灵灵安慰着道:“要不再试吧,也许在比较远的地方?!?br />
    王小筠看着远方,拿起了笛子放在嘴边,刚要吹响它的时候,突然听见,树冠中传来了一声鸣叫。

    鸣叫犹如笛声婉转动听,这个声音王小筠再熟悉不过了,这可是他从小养大的灰鹰啊

    整个西要塞的天鹰都已经被残忍的处决了,血统不纯的它反而救了它一命,更令王小筠惊喜的是灰鹰非常听从自己的指令,他正欢快的朝自己飞来,落在自己身边,用脑袋蹭着自己。摆渡看新节

    它没有叛变,完完全全就和平常一样。

    王小筠内心的激动的抱着灰鹰,用手拍了拍它的脑袋,开口道:“你知道吗,我们能够干一番大事,在军旅里我们总是被人看不起,总是遭到人嫌弃,假如我们可以完成这次任务的话,一定可以让整个西要塞都对我们刮目相看,我们不就是在等这一天吗”

    灰鹰好像能听懂王小筠的话一样,它发出了兴奋的鸣叫声。

    “但这次任务非常的危险,如果出了什么意外,我们两都会死的。我也很害怕,可我不想再军队里做一个吃白饭的人,我想为他们做点事情?;矣?,现在只有你可以帮助到我?!蓖跣◇抟涣吵现康目醋呕矣ニ档?。

    灰鹰没有再发出任何叫声,它只是缓缓的打开双臂,像是告诉王小筠,我们即刻行动。

    “好,我们走吧”王小筠跳到了灰鹰的背上,坐稳了之后又对灵灵说道:“你就在这里等着我,采集到了鹰红草之后我会即刻送到西要塞?!?br />
    “我会给你指引出一条相对安全的道路,但也不能完全保证你的安危,记住若是遇到什么危险马上就离开,不要逞强,以你的实力是对付不了那些白魔鹰的?!绷榱檠纤嗟亩酝跣◇匏档?。

    王小筠笑了笑,向灵灵行了个略显几分粗糙的军礼,他拍了拍灰鹰脖颈上的羽毛,灰鹰马上振翅而飞,没过几秒钟便已经飞到了树冠上方。

    灵灵抬着头,目送着这个勇敢的少年和他不受人待见的灰鹰,飞向了夜幕的远端,谁能想到这次杭州城的?;谷宦湓诹苏庋桓鼋鲇?7岁的少年身上,呃,不过自己好像也只有11岁

    “好,我知道了,但愿他和那只灰鹰能够平安无事?!蹦菜低暾饩浠氨愎伊说缁?。

    他朝着西面的方向看了一眼,令他不由地感到心惊的是,一片白茫茫的羽毛已经越来越近,它们似乎悬停在了西要塞的上空,从杭州城这里看过去,也能看到无数不同的毁灭魔法在黑夜中如死亡烟花一般绽放。

    杭州城的法师们已经开始在浴血奋战了,但愿他们能够坚持到王小筠将鹰红草给带回来,否则这场战争又不知得有多少的伤亡。

    现在这些事也不是莫凡能关心的,他要做的还是先把图腾玄蛇的问题给解决。

    那一批存在着病血的血剂已经开始往这里运来,这些违禁品的数量非常庞大,拿走一卡车,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而很明显的是这种血剂已经无法拿来使用的,就全部便宜了正好需要大量药物的图腾玄蛇。

    运输过来也花了些许时间大概夜彻底深了之后血剂才终于到了苏堤。

    莫凡见图腾玄蛇依旧没有醒来的意思,索性自己跳到了它的大脑袋上,一瓶血剂本身就不是很大,要图腾玄蛇要自己起来服药是不太可能了,莫凡干脆一瓶一瓶的往图腾玄蛇的牙缝里塞。

    别小看这能够能穿过这图腾玄蛇牙缝的血迹,品质高的能够造的血是人类本身的几倍甚至十几倍,图腾玄蛇若是将这一卡车的血迹全吃去,就算它的血槽再深,怎么也得回个两三格吧。

    一瓶接着一瓶往图腾玄蛇嘴里灌,莫凡也不知道一次性喂了多少的药品钱。没过多久这一卡车的血迹已经全让图腾玄蛇给吞个七八了。

    这种药品对图腾生物也是有明显疗效的,可以感觉到图腾玄蛇的气息正在慢慢的调养过来。

    当莫凡正喂图腾玄蛇最后一箱的时候,图腾玄蛇的眼睛突然间睁开了

    那惊人的瞳孔就凝视这站在它吻上方的小小莫凡,莫凡吓得一踉跄,险些摔倒了湖里。

    “嘶嘶~~~~~~~~~~”图腾玄蛇发出了较为低沉的叫声,而站在那里的莫凡吓的脸都白了,转动着脑袋,看着苏堤上的唐月,压着嗓子问道,“它,它,它说什么啊”

    唐月扑哧一笑,双眼弯成月牙对莫凡说道:“他问你还有没有这些,另外,他在感谢你?!?br />
    与其让军方的那些人将这些血迹销毁,还不如全部拿来给图腾玄蛇补补身子,于是莫凡又给冷青打了电话让她再送一卡车过来。

    “嘶嘶嘶嘶”图腾玄蛇又发出了叫声。

    不等莫凡询问,唐月却又笑着翻译道:“大家伙说这东西非??煽?,它很喜欢?!?br />
    莫凡嘴角一抽,心里暗暗道,这种血简直是血液中的地沟油,没见过谁吃地沟油还吃的这么开心的。

    活动结束了,广州的小伙伴们,明年见啦~~~~~~~很感谢你们能来,也很感谢乱盟的管理人员今天有组织有纪律的刷乱叔boss副本,已经被你们刷的不要不要的了~~~~~颈椎疼得要祝愿,不能够跟你们去开黑,好可惜,但次,你们一定会被我虐的很惨的~~~今天确实有些太累了,给大家签名的时候都是站着签的,我会慢慢的将今天的更新念出来,只是会比较迟,大家要见谅,月票还是要大家多投~~~~爱你们,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