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要塞

    许多少年正拿着拖把和水桶,正在卖力的清洗着道路上的血迹。

    “我想要上战场,我才不想干这种清洁工做的事情”一名少年将扫帚一甩,非常气恼的说道。

    “尸体是必须及时清理的,堆砌起来很容易招惹瘟病,杭州已经弥漫上了一层不知名的可怕瘟疫,这要是西要塞也”王小筠说道。

    话音刚落,突然间军舍之中传来了一声惨叫。

    几个少年都吓愣住了,好半天没回过神来。

    王小筠急急忙忙的跑进了军舍,刚到门口便看见一群军法师们吓得从里面冲出来,一副见到鬼的样子。

    “怎么了,怎么了”王小筠问道。

    “瘟病,瘟病,大李他身上全是烂创”其中一人大叫道。

    王小筠往里面挤了一些,发现一名上半身裸着的青年蹲在角落位置,正不停的用手抓着那些从他皮肤里冒出来的病创,指甲都将那些烂创给挠破了,里面溢出了散发出臭气的血液,看上去非??膳?。

    整个军舍的人都吓得魂飞魄散,一个劲的往外面逃。

    现在谁不知道瘟病拥有极强的传染力,这军舍中出现了一名患者,很可能整个军舍都要被感染了

    “大李哥,你还好吧”王小筠怯生生的走了过去,询问了一句

    “你走过来干什么,赶紧离我远一点”那名年轻的军法师对少年咆哮道。

    “我我只是想扶你去医务处,这不一定是瘟病啦,没准是被毒老鼠咬了,我闻你血味道挺像的?!鄙倌晖跣◇薨参康?。

    “王小筠,这里没你什么事,赶紧滚一边去,医务人员马上就过来了”一名军官走了过来,一脚就把少年给踢开了。

    军官守在发病的青年身边,也不敢贸然靠近。

    王小筠揉着摔疼的屁股走出了军舍,一边走还一边嘀咕道:“那不是瘟病,就是被毒老鼠咬了嘛”

    正在他嘀咕之时,一名穿着黑红色梅花旗袍装的女孩快步走了过来,王小筠看着这个小美女,眼睛都有些直了。

    要塞里何时有过这样一个漂亮的小妹妹啊,看她那萌得不行的双马尾,再看看旗袍小粉嫩粉嫩的小长腿,长大了一定是一个大美人

    “喂,你刚才说什么”小萝莉走了过来,带着几分骄傲和冷艳的问道。

    “真没礼貌,要叫哥哥”王小筠说道。

    “别废话,赶紧告诉我你刚才说的,为什么你觉得那不是瘟病”灵灵质问道。

    “本来就不是瘟病啊,我以前抓老鼠的时候就长过,手上长了不少这种毒创,只要用鹰红草的叶汁一抹,就什么事都没有了”王小筠上打量着这个有点嚣张的小萝莉,还是如实的说道。

    “你说的是真的”灵灵再一次认真问道。

    灵灵一直都在要塞之中,并且观察着那批血剂的走向。

    原本她还很疑惑这些血剂究竟和瘟病有什么直接的关系,而现在她是彻底明白了

    瘟病的来源就是这些原本作为疗伤之用的血迹,刚才那名患上瘟病的青年就是最好的证明,灵灵是亲眼见证了这名刚刚从战场上来的军法师领取了那批有问题的血剂,并且服用之后病发的

    整个西要塞一直看管严格,瘟病没有渗透到这里半分,绝绝对对排除了无意中感染的可能。

    有人病变了,灵灵自然跟过来。

    很不巧这个胆大的少年引起了他的注意,灵灵这才追问过来。

    “我骗你做什么。我养了一头灰鹰,它的血统不纯,时常被驯兽师嫌弃,吃不饱饭,所以我总会偷偷的跑到那片林子里去抓一些大型的兔子老鼠给它吃。有几次我都遇到了一种有毒的鼠怪,惹上了那种毒疮,灰鹰就衔了一种只有西岭才生长的鹰红草给我,我没过多久就好了,一点事都没有,而且以后再遇到那种毒鼠怪,我也没有在长过毒疮了?!蓖跣◇藓苋险娴乃档?。

    “那种鹰红草还有吗”灵灵急忙问道。

    “没了,鹰红草在我们这片区域压根不长,西岭那边却多得跟杂草一样。往?;姑闱磕芄蝗ヅ恍┯ズ觳堇?,可现在没可能了,白魔鹰们暴躁得跟一群魔鬼般,盘踞在西岭,而且还随时都会发动进攻”王小筠说道。

    “你跟我来?!绷榱橐膊豢推?,直接抓着王小筠的衣袖就往一座瞭望台上走去。

    瞭望台上,莫凡正坐在最边沿的地方,眼睛注视着远处那片密密麻麻从青色变成了白色的西岭。

    白魔鹰的数量似乎越来越多了,它们就跟人类囤积兵力一样,早已经布满了那起伏连绵的山峦

    也不知道它们会何时发动一次进攻,如此庞大数量的白魔鹰也不知会给这座杭州城带来多少死亡。

    “莫凡,我有大发现?!绷榱榘缘赖呐∽派倌晖跣◇薜侥裁媲?。

    王小筠见莫凡是穿着军官之衣的,急急忙忙的双脚一并,向莫凡行了一个礼道:“长官好?!?br />
    灵灵将刚才的所见所闻转述给了莫凡。

    莫凡半信半疑,又问了一些细节上的东西。

    “鹰红草在西岭,你看看现在的西岭白魔鹰的羽毛都已经跟树叶一样遮盖了那山岭的青绿色,我们拿不到鹰红草,又怎么证实他说的话是真的”莫凡说道。

    灵灵见莫凡摇头叹气的样子,立刻伸出了小葱指跳起来戳在莫凡脑门上,数落道:“你笨呀,我们没法接近西岭,我们可以让这小子去抓只毒鼠怪来解剖分析啊,只要证明毒鼠怪的血毒和瘟病毒疮一致,就证明毒鼠怪就是瘟病之源啊”

    莫凡眼睛贼亮贼亮,毫不客气的把柔软无骨的灵灵给抱起来,大大的在她嫩嘟嘟的脸颊上吧唧亲了一口:“哈哈,我怎么没想到啊小子,你叫什么,去去去,赶紧去抓只毒鼠怪来,不,我跟你一起去抓,以你的实力估计要半天才杀的死?!?br />
    “就在前面那片林子里,你们跟我来,我有办法引那些老鼠怪出来?!蓖跣◇匏档?。

    莫凡点了点头,毫不犹豫的唤出了疾星狼来。

    倘若这骚年说的没错,那么这次闹得整个杭州沸沸扬扬的瘟病事件就找到了一个重大突破口了

    我们乱盟一直以来号称网文圈的百合网非诚勿扰约会吧,不知多少乱盟单身狗找到了能陪自己打撸撸的女神啊~~~你们可以叫我乱大大,也可以叫我乱叔叔,更可以诋毁的叫我乱胖胖,但你们不能否认我这“网文圈少女之友”的事实

    咱们乱盟女读者绝对是最多的,不服来辩

    咳咳,说正事,说正事

    广州cicf漫展

    阅文集团给我们在漫展弄了一个展位,展摊内有全职法师的周边,有谁与争锋的衣服赠送送给来现场的童鞋

    最重要的是:我会在我会在我会在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10月2号午一点到四点

    10月2号午一点到四点

    10月2号午一点到四点

    地址是:

    广州保利世贸博览馆

    新港东路1000号保利世贸中心5号馆阅文集团t0203展位

    地铁站是琶洲,小伙伴可以自行查询哈。

    嘿嘿嘿,今年乱盟相亲大会又要促成几对乱盟狗男女咳咳,牛郎织女,好期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