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莫凡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雷戒之罚-九戒之禁??!这是雷系的超阶魔法,由魔法大阵开启的话其威力足以镇住君主级生物,罗冕议员和祝蒙议员早已经准备多时,就是要置图腾玄蛇于死地?!闭驹谂员叩拇笫憷淝嗨档?。

    雷电如同一根根无情的鞭子充满力量的抽打在图腾玄蛇的身上,图腾玄蛇刚刚褪去了一层重要的防御皮囊,这些力量对它来说痛苦至极,每一道都能够在它身上留下一条重重的雷电伤痕。

    它并没有屈服,它张开了大口咬在了其中一根雷电戟上,想要将这雷电元素禁锢之力一口咬碎。然而更加强劲的雷霆灌入到它的咽喉当中,闯入它的食道,袭击着它的内脏,给予它一击沉重的电创。

    如此沉重的打击,换作一只统领级生物早就灰飞烟灭了,摩天蛇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还能够爬起来,又一次咬向了其中一根雷电戟,即便结果还是令它浑身抽搐,它仍旧没有放弃。

    它如同暴君一般的愤怒,它凝视着两名罪魁祸首,它想要冲破这超阶魔法大阵的枷锁,要将这两人给生生吞到腹中??!

    它身上的创伤,越来越多,它的野性却越来越强。

    它无所畏惧,即便是这毁天灭地的雷系魔法。

    它要摧毁一切,摧毁这胆敢惹怒它的雷电??!

    “快停下,我求你们快快停下!”唐月哀求的喊道。

    每一次看到图腾玄蛇遭受到雷电的惩罚,唐月都感觉自己的心脏也被狠狠的击中了一样。

    “求情??”祝蒙议员冷冷的说道,他远远的朝着城市的方向望去用手指着那些围在西湖岸上的惊恐的人们,此时那里已经聚集了不知多少人。

    “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唐月怒斥道。

    祝蒙议员脸上面无表情,他张开了口,隔着数千米的湖,朝着繁闹的城市用如同天雷滚滚的声音道:“杭州市民们,这就是曾经出现在闹市中带来恐惧的那条蛇妖,也是这次瘟病的根源,它就栖息在西湖之中,有人可笑的将它当做神,要守护它!我审判会议员祝蒙今日将它诛杀在此地,永绝后患。你们赞同我的做法,就让我听到你们的声音!”

    祝蒙的声音非?;趾?,似乎整个城市都可以听见,他动用了莫凡未曾见过的魔法。

    湖的那一头,是越来越多聚集在那里的城市居民们,原本苏堤的对岸,相隔甚远,可随着人流的庞大,竟然可以看清密密麻麻的人流,他们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了震惊,更多的是对这未知生物的恐惧。

    人群中有就读在魔法学校的学生,有很普通做着生意的商人,有只是散布偶然目睹这一画面的老人,有普通民众,也有无数追求奥义的法师,他们不敢相信,这样一个生物就栖息在他们身边。若不是今日亲眼所见,他们又怎么会相信。

    人群恐慌震愤,他们感觉有人欺骗了他们,有人将他们的生命置之不理??!

    “杀了它?。?!一定要杀了它?。?!”

    “这样的东西怎么可以栖息在西湖,快杀了它??!”

    “原来瘟病就是它导致的!这就是一个大祸害?。。?!”

    人们的声音凝聚在一起,响彻了这片西湖,即便传到苏堤这里,依然清晰。

    “不是的,不是的,它不是瘟神,它是守护这座城市,你们不能伤害它??!”唐月站在苏堤上,声嘶力竭的喊道。

    她一个人的声音又怎么对抗的了千千万万的呼杀之声,即便她的祈求之声像祝蒙议员传到对岸的每个耳中,人们也不会有一丝丝的怜悯。人们心中只有恐惧,只有愤怒,他们跟祝蒙议员一样,一心要让这种东西远离他们的城市。

    呼声越来越响,听得到的,听不到的……

    雷戒之罚中图腾玄蛇,遍体鳞伤,那双桀骜不驯的眼睛有了几分疲倦。

    它太虚弱了,蜕皮期的它本就遭受到了一次自然的惩罚,现在又被人类的法师死死的禁困在充斥着雷电的毁灭之力的阵法内。它已经没有像之前那样力断山峦,雷电在它身上肆无忌惮。

    它能够听到对岸上人们对它的驱逐之声和杀戮之心,它不是很在意,它强忍着雷电穿透身体的痛苦,缓缓的转过头颅注视着苏堤上的唐月。

    唐月有些无力的跪坐在苏堤的边沿,整座城市的愤怒之下,她显得更加渺小。

    不是因为自己,图腾玄蛇是不可能在自己最虚弱的时候离开最安全的地方。

    它活了不知多少个世纪,它比人都更有智慧。它只是绝对的相信自己,而自己……却害了它!

    看着身上满是伤痕,看着露出了几分疲倦和失望的图腾玄蛇,她越感觉它在质问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对它!

    唐月早已泪流满面,她什么都做不了。在她的身旁。有无数比她高强的法师,在湖的对岸,有千千万万都要它是的民众,她要如何抵抗??

    哭声哽咽,一旁的莫凡听得真切。

    同样的,莫凡什么也做不了。

    这座城市早已经笼罩在了蛇的恐惧和瘟病的惶惶不安之中,一旦找到了祸源,人们只会用最原始的手段。

    祝蒙议员的行为完全符合了他们的心意,莫凡相信很快这件事后祝蒙议员将获得无数杭州市民的拥戴,又有谁会去在意一个女人的伤心欲绝。

    “小心,它在强行冲出来??!”宫廷侍卫长武平景高声喊了一句。

    莫凡回过神来,却发现早已经被雷电折磨的虚弱无比的图腾玄蛇强行从雷戒之罚中探出了那颗巨大的脑袋。

    狂舞的雷电链条疯狂的劈打在它头颅上,它好像都已经麻木了,依旧往前伸。

    它将脑袋伸到了离苏堤很近很近的地方,一时间整个苏堤的审判员、宫廷侍卫们都惊恐的后退了些许。

    即便被镇在这雷戒之罚大阵里,图腾玄蛇依旧拥有相当恐怖的震慑力!

    就在人们以为图腾玄蛇要发起最后一波攻势的时候,图腾玄蛇的脑袋却缓慢缓慢的凑到了跪坐在那里无比憔悴的唐月面前……

    蛇信子卷着,轻柔轻柔的从那大嘴中吐出。

    红色舌尖探到了唐月的面前,从她的脸颊上拂过……

    唐月怔在那里。

    红色的信子很温柔很温柔,像父亲的大手将脸颊上的泪水拭去。

    唐月抬起头,看着这颗硕大憨厚的脑袋,看着那双明明被折磨的痛苦不堪还依旧那么柔和的眼睛,看着那轻轻****着自己的红信子——它,还来安慰自己!

    这一瞬间,唐月泪腺彻底崩垮了,整个人更加泣不成声??!

    ————————————————

    (月末了,求张月票~~~~~~?。。。?br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