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将自己如何走上黑教廷的罪恶道路的心路历程彻夜不眠的给说了一遍。

    原来这个马克之前是效忠那位巴西的红衣主教,撒朗将他的靠山弄进圣裁院后,马克便率领着他的线下加入到了撒朗的组织里。

    狂戾罂粟的种植周期其实并不长,只是撒朗派系的人员渗透和扩展的速度非???,几年时间基本上将奥霍斯圣学府外围给承包了。

    不仅如此,南美洲所有国家都有撒朗的分教会,般罗城的只是其中之一。

    撒朗现在究竟有多少教徒,根本没法统计。

    “费了这么大的力气,还以为能够砍掉撒朗的一条手臂,让她无法再猖獗行事,哪知道我们清扫的速度都还没有人家扩张的速度快?!蹦蔡曷砜说某率龊?,无奈的摇了摇头。

    说白了,只要撒朗不倒,仍旧会有数之不尽的恶人选择黑教廷。

    “你说的是一个胖胖的家伙吧,那人原来是黑药师吗??”蓝衣执事马克一脸吃惊的说道。

    黑药师就是撒朗座下的大将之一,马克自己都不知道那个橄榄林商人原来就是黑药师,还以为就是一个组织在希腊的眼线。

    听到蓝衣执事马克这句话,莫凡更是苦笑。

    看来黑教廷对黑药师的?;し浅5轿?,连蓝衣执事级别的都不知道他真实身份。

    撒朗势力不停扩大,捣毁一个分教会不过是缓慢她前进的步伐,真要对她造成致命打击,必须是干掉黑药师、引渡首、掌教其中一个!

    包括蓝蝙蝠这个门徒,莫凡觉得她的价值都远没有这三个人来得大。

    现在莫凡也非常头疼。

    隐约摸到了这三个人的一些足迹,可真要将他们揪出来,难度却相当大。

    就像黑药师,当时其实已经在他们手中了,只是他们根本不知道橄榄林林场主就是黑药师。

    而吴苦掌教……

    也是因为追踪蓝蝙蝠的计划,偶然撞见了吴苦。

    看似一步之遥,可莫凡又清楚离真正将他们击破还有很大的距离。

    “你继续拷问吧,如果还没有一些更重要的价值,就让一名诅咒系的审判员过来,让他灵魂下地狱油锅去?!蹦捕酝料瞪笈性彼档?。

    “好的,长官?!蓖料瞪笈性钡懔说阃?。

    蓝衣执事马克脸都在抽搐,可作为一名黑药师手底下的蓝衣执事,他知道的事情其实也非常有限,他搜刮脑子里的东西,想尽可能的吐出审判会想知道的内容。

    如果他相信撒朗的那个死亡国度的话,那么他也应该相信诅咒系的灵魂折磨,那是真正的地狱折磨!

    ……

    打着哈欠,莫凡走出了审判会的审讯室。

    奥霍斯圣学府非常配合中国审判会的这次行动,已经设立了一些隐蔽的位置供给审判会使用。

    毕竟差一点学校就要被漫山遍野的安第斯山山人给包围,校领导是知道严重性的。

    天已经亮了,莫凡肚子又饿了。

    一个晚上没吃东西,可惜奥霍斯圣学府在食物上除了水果很不错,其他真得让莫凡很难下咽。

    “嘟嘟嘟嘟嘟~~~~~~~~~~~~~~!”

    白色海滩上,一架迷彩色的直升飞机在晨光中飞向了奥霍斯圣学府的学生社区,沙子被吹成了一层层白色的纱帘,跟随在直升飞机的下方。

    奥霍斯圣学府土豪极多,别说是坐直升飞机了,坐豪华私人飞机在沙滩那里降落都很正常。

    四五个穿着笔挺正装的身影从直升飞机上走了下来,莫凡本来是没什么兴趣的,谁知道手机这会响起来了。

    电话那头传来祝蒙粗狂的声音。

    “喂,莫凡,我到落地了?!?br />
    “你往后头看,对就是这条街道,穿浅驼色帅气风衣外套的,整条街最闪亮的那个男人?!?br />
    祝蒙往后看去,沿着街道看去,发现了一个浅驼色外套的颓废男,宛如一个刚从网吧通宵出来的游魂青年,也不知道哪里闪亮。

    “上车,带你去个地方?!弊C伤档?。

    “我还没吃早饭?!?br />
    “飞机上有盒饭?!?br />
    “……”

    现在的议员,都是这么得清贫吗?

    直升飞机上不应该有一杯82年的拉菲加一个美洲上好牛骨排吗?

    ……

    跟着祝蒙上了直升飞机,这辆直升飞机也不知道怎么的,忽然间不再用螺旋桨机翼了,到了高空中直接就从后方开启两扇空气阀喷。

    速度一下子提升了好几倍,莫凡还是第一次坐这种飞机,有一种战斗机的既视感。

    只可惜,盒饭还是盒饭。

    直接穿过了几座城市,这种飞机还带有隐身效果,哪怕从妖魔的领空掠过也不会找到围攻。

    当然,本身这种设备就透着强大气场,小妖小魔基本上也没胆量来骚扰。

    莫凡也不知道祝蒙要带直接去哪里,他现在困得不行。

    又过了一座大城市,莫凡发现这座城市是在安第斯山的另外一面,处在东处山峦的尽头,从这里开始就是热带雨林了。

    “你把我带到这里做什么?”莫凡不解的问道。

    “美洲这边我有一些产业,其中一部分是与当地政府合作的雷矿脉公司。巧的是,安第斯山联邦开采最近极其火爆的雷石矿脉是与我的公司合作开采的,所以我得到了一些雷属性的好东西?!弊C尚α似鹄?。

    “老蒙同志,你这是在**??!”莫凡对祝蒙说道。

    “我们国家本来就与秘鲁、智利、巴西这些南美洲国家有一些烂摊子合作,有人将这里一个快要倒闭的公司扔给了我,我自己花钱持股辛辛苦苦做起来,还得到了这些国际政府的认可,属于我自己一手扶起来的国外产业,怎么就**了?”祝蒙浓密的眉毛一挑,很认真的说道。

    “看不出来,你一个五大三粗的人,还懂产业经营?!蹦菜档?。

    “我哪懂经营,主要是我侄女厉害,哈佛矿魔法物质学博士毕业。她感谢我对她学业上的资助,所以打算送我一份雷矿脉的大礼?!弊C伤档阶约褐杜?,脸上满是笑容,看来很为她如今的成就骄傲自豪。

    “那你拉我来干什么,不会是想将你侄女许配给我吧,拜托,我是有两个家室的男人?!蹦裁缓闷乃档?。

    “假如金丝雀这个叛徒做了更严重的事情,威胁到国家安危,我免不了牢狱之灾,你把我身边这个大隐患给除了,我怎么能不感谢你。你正好也是雷系,所以我想你这个年轻人会比我更适合这份大礼?!弊C伤档?。

    祝蒙虽然说得很有诚意,但从表情看得出来,他是不舍的。

    “这不太好吧?!蹦惨桓蓖迫吹难?,但还没等祝蒙说话,他马上又道,“但你这么有诚意,我推迟的话就太不给你面子了?!?br />
    “……”祝蒙含泪点了点头。

    你这货从哪里看出自己有诚意了???

    不是犯了大错,他死也不会给莫凡??!

    那可是所有雷系法师梦寐以求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