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要塞第九瞭望塔上,一名十七岁的少年坐在边沿位置上。

    他正悠闲的正吹着一个短笛,短笛声悠扬动听,有着一种特殊的乡村旋律。

    笛声响起之时,有一只灰白色的成长期天鹰迅速的从一片小林子中飞出,欢快的降落在少年的旁边。

    少年抚摸着这只灰白色天鹰的脑袋,笑着说道:“灰,你又跑到那里偷吃兔子了。难道要塞中的伙食不符合你胃口,还是那个可恶的驯兽师又虐待你了……好啦好啦,我知道他讨厌你这不够纯正的血统,总是刁难你,有机会我有机会给你做好吃的?!?br />
    “呓~~~~~~~!”灰色的天鹰点着头似乎能够完全听懂少年说的话。

    一人一鹰在瞭望塔上玩耍了一阵子,突然整个要塞传来了刺耳的警鸣声,很快整个要塞骚动了起来,可以看见一支支军法师队伍穿戴整齐的被调遣到前线。

    “发生了什么事?”少年坐在瞭望塔上,朝着下方的一名通讯人员喊道。

    “王小筠,你还坐在那里干什么,赶紧躲到要塞里面去,就你这小身板,别被白魔鹰叼走吃了?!蹦敲ㄑ对彼档?。

    “没事,有灰?;の??!蓖跣◇匏档?。

    就在这时,一名脸上满是麻子的高瘦男子走了过来,他抬起头看着上方的少年,用命令的口吻,对他大声喝道:“还?;つ??军中刚刚传来命令,死自己饲养的天鹰,立刻执行!”

    “你说什么?军队怎么可能下这种指令?!蓖跣◇薏桓抑眯诺乃档?。

    麻子脸的男子再一次怒斥道:“西岭出现君主级魔鹰,整个要塞的天鹰即将叛变,你还愣着做什么,没有听到是立刻处决吗,违令者要受到军法处置!”

    王小筠震惊了,他看着旁边还没有成熟的灰鹰……

    要自己亲手杀死它,怎么下得了手???

    灰鹰是已经牺牲的大哥送给自己唯一的礼物,自己将它从幼年养到现在,对他来说这只灰鹰就是他最重要的伙伴。

    “哼,这样一只杂种血统的天鹰,本就不应该留在军中?!蹦敲樽恿车难笔奘λ档?。

    “不要!”王小筠看着旁边的天鹰突然咬破了嘴唇,狠狠的吹响了短笛。

    听到了短笛刺耳的声音,灰鹰就像接到命令一般,浑身散发出了一股军人的气质,绝对的服从。

    随着另一声短笛响起,它打开翅膀,卷起一阵旋风以极快的迅速飞了起来。

    虽然它没有成熟,羽翼也没有丰满,但它的飞行速度也不比正统的天鹰慢。

    没过多久,就看到他灰色的身影就化作小点渐渐没入那片森林,再也找不到踪迹。

    那名满脸麻子的驯兽师气得七窍生烟,用手狠狠指着王小筠:“你这个没有人要的小混蛋,居然公然违抗军法,你跟那只杂种的天鹰一样,就根本不配留在这军中,你知道自己犯了什么大错吗?你放走的它会叛变,它会跟那群白魔鹰袭击我们要塞!”

    少年王小筠低下头,一句话也不吭。

    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有如此残忍的决定,他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他与灰鹰相依为命,感情深厚,他宁愿受军罚,也不愿做这样残忍至极的事情。

    麻脸驯兽师愤慨的离开后,王小筠终于抬起头来,他环顾了一下整个偌大的要塞却赫然看见了成片成片的白色羽毛粘着血在空中飞舞……

    在不远处的驯兽场,成片成片的天鹰倒在了处决的血泊之下?。?!

    它们痛苦的挣扎,它们在血泊中渴望怜悯,它们不停的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这声音像一柄柄剑刃贯穿了少年的心脏!

    每一只天鹰都有他大哥曾经的心血,如今一个个倒下自己面前,最可悲的是,它们不是倒在战场,是倒在对它们最和蔼可亲的驯兽师手上。

    他不敢看,紧紧的闭上了眼睛。

    没有流泪,心却在滴血!

    ……

    ……

    灵隐审判会会议室,西要塞的消息第一时间传入到了这里,整个会议桌上众审判长、议员神情凝重,保持着严肃的沉默。

    谁都没有想到事态会如此严重,无论是突如其来的瘟疫,还是无缘无故大规模袭击杭州地界的白魔鹰军团。

    “白魔鹰应该是军方最不愿意面对的敌人,天鹰系统岂止是瘫痪,成了整个要塞的隐患,幸好首席驯兽师第一时间下达了格杀令,不然后果不堪设想?!鄙笈谐だ嫣焖档?。

    “现在我们是内忧外患啊。鹿先生是否已经研制出了抵抗瘟病的药剂?”祝蒙议员问道。

    “药剂是有了,可是我们通过图腾玄蛇的血研制出的药剂只是有抵抗作用,起不到彻底根治。我们需要得到图腾玄蛇的胆汁或者更多的东西?!甭瓜壬卮鸬?。

    唐忠皱起了眉头,回头看了一眼,被两名宫廷侍卫看着的唐月,对唐月说道:“你尽快去白山一趟,从神那里获得它的胆汁?!?br />
    祝蒙议员猛的站了起来,道:“既然他的血能够研制出抵抗药剂,这次瘟疫事件必然是它的所为。难道你不知道现在的事态吗!究竟要在你们所谓的古老传承上浪费多少时间,让你们这迂腐和愚昧害死多少人??!”

    唐忠沉默了。

    祝蒙议员走出了自己的坐席,他怒意十足的来到了唐月的面前。

    唐忠急忙站了起来,以为祝蒙议员要将怒气撒在唐月身上。

    祝蒙议员只是站在那里,凝视着唐月。

    过了许久,他突然低下了头颅,竟然瞬间解除了自己高高在上的威严。

    他彻底放低了姿态,更像是一个恳求者。

    “我能够理解你们的守护之心,可现在杭州陷入了一场巨大的?;弊C梢樵毖壑谐渎搜?,足以证明这些天来他根本就没有合过眼,“白魔鹰军团的袭击将会是一场恶战,假如我们不再一天之内解决这场瘟病,整个杭州将尸横遍野。所以……”

    祝蒙议员将头低的更深,简直是在向唐月弯下九十度的身子:“我恳求你,恳求你现在就唤回图腾玄蛇。我可以答应你,若是找到解救的方式,绝不会将它杀死?!?br />
    唐月后退了几步,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祝蒙议员。

    从惊讶之中回过神来之时,唐月看了一眼唐忠。

    唐忠无可奈可的点了点头!

    他何尝不心系杭州呢,他何尝想做这个罪人,既然祝蒙议员愿意妥协,放图腾玄蛇一条生路,那他绝不会再有耽搁之心。

    “好,我现在就将它唤回来,我将它唤回到西湖?!碧圃滤档?。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