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不幸,莫凡和唐月被困在了白镇。

    他们刚入城没多久,白镇便开启了全面封锁,不允许任何一个人离开这座特殊的镇子,防止有潜伏的瘟疫者将这种病毒继续扩散开。

    莫凡和唐月处境一下子变得尴尬了起来,他们原本就打算在白镇落脚,然后立刻带摩天蛇到白山去。

    不管摩天蛇是不是瘟疫的祸端,这条蛇都不能呆在城镇之中,送走是最合适的选择。

    谁知道镇子被封,有结界在外,任何人擅自离开都会被发现,这让莫凡和唐月彻底陷入到了惆怅当中。

    “不行,我们得硬闯了,假如你们的神是一个瘟神,它继续呆在这里只会让瘟疫越来越严重!”唐月果断的说道。

    “嗯,入夜后我们就行动。但这样多半会惊动镇子里的军法师,还会暴露我们?!蹦驳懔说阃?。

    “没关系,大家伙可以感应到那些宫廷侍卫和审判员的位置,他们无论如何都追不上我们?!碧圃滤档?。

    ……

    到了夜里,莫凡和唐月便直接行动了。

    镇有防护墙,防护墙还设了结界,只要结界出现任何波动就会马上被巡逻的军法师察觉。

    莫凡也没有在意那么多,召唤出了疾星狼来,让它驮着自己和唐月硬闯结界。

    月明星稀,整个白镇基本上没有几个人在外面行走了,大家都被瘟疫吓得不敢出门,而杭州市那边白天本来还平平静静的,到了晚上一下子爆发出了上百名瘟病者,消息迅速的散播,人们恐慌至极。

    瘟病扩散的速度比想象中的快很多很多,很多药剂师们都傻眼了,他们从未见过如此气势汹汹的病疫,治愈系的魔法对其毫无效果,以往的抗病变的药方甚至还会加快这种瘟病在人身体内的侵占!

    瘟病大都有一个潜伏过程,紧接着是病发,病发后会缓慢的恶化、传染,最后就是大规模的人病死。

    可这个瘟病,一点潜伏的预兆都没有,说病发就病发。

    扩散速度快的瘟病大都恶化速度缓慢,会给人们一些足够的时间去找到抗体,这瘟病扩散速度快不说,恶化速度还相当惊人,一个星期前的病人现在已经浑身长起了密密麻麻的水泡,水泡呈现青色,看上去异??膳?,若再得不到救治恐怕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

    就在莫凡和唐月携带着很有可能是瘟疫源头的摩天蛇逃离白镇的那一个小时,最先感染了这种瘟疫的三名病发者死在了病床上。

    这件事引起了医药界的轰动,一时间不知多少专家聚集到了魔法协会医院,这些人围成一圈,每个人都戴着防护面具,一脸惊然的看着病床上那一趟被腐蚀严重的尸体。

    三具尸体的身上长的水泡破裂之后,身体就被疯狂的腐蚀,白天还看上去只是个病人,到了这夜里,面目全非!

    “鹿老先生,您有何看法?”祝蒙沉着声音问道。

    鹿先生摆了摆手,示意护士们将尸体给遮起来,连他这种医药界的泰山北斗见了这副画面都有些承受不住。

    “这瘟病是我十几年来见过最可怕的了。我们已经计算过了,从感染、病发到变成这副模样,一共也就七天的时间。七天啊……这给我们的时间太短暂了!”鹿先生代表着众医药师,本身也是治愈系顶尖法师的他对这次瘟病只能够用震惊两个字来形容!

    “审判长,我想您应该知道被感染的人到现在已经破千了吧??”祝蒙看了一眼审判长唐忠。

    “我知道?!碧浦业懔说阃?。

    “看到这三具尸体,您还觉得是我祝蒙拿生命开玩笑,设计陷害你们的神吗?”祝蒙指着那三具被白布遮住的尸骸,带着几分愤慨的说道,“我祝蒙根本不屑使用这样可笑的手段。如果你还觉得你们的神是无辜的,那么这些尸体该做什么解释??!”

    审判长唐忠保持了沉默。

    这个结果对唐忠来说也非常难以接受,起初他和族内都认为那两具一个星期后才发现的尸体是祝蒙所为,可当他发现瘟病死掉的人死状和当初那两具尸体一致后,他自己也震惊了!

    不是祝蒙干的……

    难道真是图腾玄蛇??

    蜕皮期的图腾玄蛇已经狂躁到控制不住自己的邪性??

    报道已经铺天盖地,各大新闻媒体全部聚焦杭州。再加上被图腾玄蛇杀死的两具尸体和病死的人症状一模一样,一旦这个消息传出去,人心惶惶的杭州市必定会掀起一次对图腾玄蛇的讨伐!

    那个时候,无论他们图腾守护一族们是否公布图腾玄蛇的事情,图腾玄蛇都将彻底变成灾祸,政府不铲除、审判会不铲除,民众都会给予各大势力巨大的压力迫使它们铲除图腾玄蛇。

    “图腾玄蛇在西湖栖息不知多少岁月,以前从未出现过这样的瘟病……我想,这件事还得容我去调查个清楚?!碧浦胰先险嬲娴乃档?。

    “唐忠??!”祝蒙怒斥一声,脸上的髯须有些抖动着,他指着审判长唐忠愤怒的咆哮道,“到现在你还袒护那条图腾玄蛇,你到底有没有搞清楚现在的情况。感染人数已经达到1324人,一个星期之后,这1324人全部会化成这样的尸体,你作为审判长难道真要墨守可笑的祖宗遗训,眼睁睁的看着这些人死去吗!”

    “或许现在看上去是它栖息在我们的城市之中,事实上图腾玄蛇存在比我们人类早了不知多少个世纪,我们的祖先寻求图腾玄蛇的?;げ拍芄辉诓锌嵫У耐持瘟斓刂谢畹浇裉?,并在这里建城,安居乐业。历史没有记载着这样一段,但我们世世代代都谨记于心。这次瘟病,我也明白图腾玄蛇的嫌疑最大,但请你们容许在给我一点时间,我会让唐月带回蜕皮时图腾玄蛇的一些体液给你们,假如能够从中提取出抗体也能够避免这次瘟病的扩散??晌蘼廴绾挝一故乔肭竽阕C梢樵辈灰暇∩本?!”唐忠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