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心夏,哥哥我可能要离开一小段时间,你自己照顾好自己哈……”莫凡见唐月那边已经劝好了那头蛇BOSS,自己也跟心夏打了一个平安电话。

    “好,你路上小心?!毙南娜砻嗝嗟幕坝锢锛耐凶潘欠萏赜械牡S?。

    “放心……你在公寓吗,怎么有点吵?”莫凡听见了电话那头传来了女生慌乱的叫声,顺口问了一句。

    “我在学生宿舍,有几名学员得了奇怪得病,我在给他们治疗,不过治愈系的魔法似乎对这种怪病起不到太好的作用,最近得这种怪病得人蛮多的,学员都有划分隔离了?!毙南乃档?。

    心夏是治愈系的学员,偶尔也会为学校分担一些医务工作。

    “那你自己小心,怪病大都会传染的?!蹦惨捕V隽艘痪?。

    “嗯!”

    挂去了电话,莫凡发现唐月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将摩天之蛇装入到了图腾珠之中,整个图腾珠刚才还泛着青黄青黄之色,现在却彻彻底底的被青黑色给霸占,隐隐约约可以看到有什么东西在珠子内蠕动。

    “还真能装进去?”莫凡有些好奇的看着图腾珠,用手指去搓了搓。

    “别闹,我们赶紧离开这里,用不了多久祝蒙的人就会将这里封锁起来?!碧圃滤档?。

    莫凡点了点头,撑着船只离开了湖心岛,往杭州西面的方向逃去。

    唐月已经早早的制定好了一条路线,她打算将摩天蛇带到杭州安界边境的一座名叫白镇的小镇中。

    白镇地处杭州的最西面,离杭州其实有很长的一段距离,在白镇的白山上有一个隐蔽洞窟,这个洞窟唯有历届的图腾守护者的族长知晓,也是在非常时期用来?;ね继诘?。

    白山路途说遥远不遥远,说近不近,莫凡要做的就是护送唐月和摩天蛇到白山千洞之中。

    白山千洞洞连洞、山连山,是一整片未被探索的山内世界,摩天蛇在那里栖息再安全不过了,即便祝蒙的人找到洞口也无济于事,迷宫一样的洞窟会让祝蒙的手下们有去无回。

    “好了,我们出发!”

    “出发!”

    两人乘着夜深,神不知鬼不觉的带着摩天之蛇离开了杭州城,迅速的往杭州最西面最边境的地方逃去。

    ……

    ……

    一座雅致的别墅楼阁内,满是髯须的祝蒙恼怒的将手中昂贵的茶杯给摔了一个粉碎,看着一干低着头在自己面前说不出一句话的手下们,祝蒙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都是废物,都是废物??!那么大的一头蛇妖,说不见就不见了,我让你们盯着图腾那一族的人,你们都做了什么??”祝蒙指着他们骂道。

    “议员,您息怒。我们确实按照您的吩咐死死的盯着图腾族的每个重要成员,但我们没有想到的是图腾族的人竟然将图腾玄蛇交给了一个叫做唐月的族内女子。这女人实力在族内算不上特别出众,我们并没有第一时间派人盯紧……”宫廷侍卫长武平景说道。

    “这个唐月身为审判员,竟公然反抗我??梢灾苯酉伦ゲ读?,杭州审判会若有异议,把有异议的人一起抓了!”祝蒙恼怒的说道。

    他没有想到这次的计划竟然被一个不是很起眼的女人给搅合了。

    “祝议员,你就别再责罚你的属下了?!币幻┳鸥垂沤跖鄣睦险呋夯旱拇油ピ旱敝凶吡顺隼?,手上还端着一壶香茶了,山羊胡须随着走动而一摆一摆的。

    侍卫长武平景愣了一愣,有些诧异的看着这名一直和祝蒙议员争锋相对的罗议员,不明白为什么他会出现在祝蒙议员的府邸中。

    “武平景啊,你还太年轻,在你眼里白就是白,黑就是黑……”罗冕摸着自己的胡须,一副长辈的语气道。

    “这次铲除杭州隐患战略里,罗冕议员是支持者之一。但考虑到他自己在杭州审判会的影响力,不想公然和图腾一族的人翻脸罢了?!弊C伤婵诮馐土艘痪?。

    武平景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议员与议员之间关系太过复杂了,会议上两人整的面红耳赤,就连武平景都坚信一直袒护图腾的罗冕是图腾那边的人,谁知道他早已经和祝蒙议员密谋在了一起。

    莫非,这次图腾玄蛇进入蜕皮期的这个重磅消息便是罗冕议员和他手下透露的?

    “本来昨天会议结束后我就知道会由唐月那丫头带走图腾玄蛇,奈何审判长唐忠好像对我已经有了怀疑,一整夜都拉我下棋,没有让我及时知会你们。唐忠那家伙,也不是省油的灯啊?!甭廾嵝呛堑乃档?。

    “别说那么多废话了,这次叫你过来就是让你支招的。我早已经派人在各个重要位置部署了戒备,我不明白那小小的唐月是怎么完美的避开我在杭州市的部署?!弊C伤档?。

    武平景也点了点头。

    这是他这位侍卫长最大的疑惑,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派人盯紧唐忠、黑羽等图腾骨干人员之外,他们还布置了一整个笼罩在西湖一带的戒备,那唐月最多一个高阶法师,断然不可能逃脱的了那么都宫廷侍卫高手的感知啊。

    “我也是刚刚从那位属下口中得知的。图腾玄蛇在蜕皮期虽然实力大幅度下降,但它的感知力会成倍成倍的提升。方圆二十公里统领级生物、高阶法师,都逃不过图腾玄蛇的感知,这是图腾玄蛇在蜕皮期?;に约旱囊桓鲋匾侄?,这使得它可以快速的预知危险,并成功躲避掉所有有可能威胁到它的敌人。那个唐月,一定是借图腾玄蛇的这种能力避开了你的这些得力干将们?!甭廾崴档?。

    祝蒙挑起了浓密的眉毛来,一副很是诧异的样子。

    侍卫长武平景也抬起了头,有些恍然大悟。

    “图腾玄蛇作为君主级中至强的生物,怎么可能没有一些特殊的本领。所以啊,你们现在派再多的高手追击过去也于事无补啊,图腾玄蛇可以轻易的获知追踪者的位置?!甭廾峒绦档?。

    “那依你的意思是……”祝蒙说道。

    “审判会多的就是实习审判员。派实习审判员去找他们,并从中阻扰,不说缉拿他们,只要拖延到你的宫廷侍卫赶到,那个唐月还不得束手就擒!”罗冕缕着胡须,似乎心中早有了这个计划。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