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稍安勿躁,稍安勿躁,祝蒙议员,你又不是不知道摩天蛇的本领,像你这样杀气腾腾的去找它麻烦,只会引来更大的麻烦啊,凡是都要慢慢解决?!币幻瓿さ纳笈谐ばψ潘档?。

    “别说那么多没用的,这次你们也别想再袒护它了!”祝蒙非常强硬的说道。

    “袒护,我们为什么要袒护。图腾玄蛇在这座城市已经呆了不知多少年,这里本就是它的栖息之地,我真不明白我们有什么资格将它驱逐出去?”一名明显持着守护图腾立场的长老义愤填膺的说道。

    “那是你们图腾,和我们又有什么关系。我在意的是这只妖物会不会大肆作乱!”祝蒙同样气势不减的说道。

    “我看你不是担心图腾玄蛇作乱,而是担心它存在一天,你的隐患战略就无法彻底施展开,就无法让你获得更多的拥护者,就成不了魔法宫廷会长!”那名年老的图腾守护者怒斥道。

    祝蒙看着山羊胡须的老者,不怒反笑了起来。

    山羊胡须的长老也是冷哼了一声,在座的人里面没有人敢去得罪这位审判会议员,但他罗冕却不怕它。

    罗冕同样是议员,而他绝不容许祝蒙将图腾玄蛇作为他追名逐利的踏脚石!

    “你得搞清楚,罗冕议员,伤人的是他们供养的这妖神。你要觉得我是故意为之。那你去平息前阵子引起的恐慌,你去解决现在闹得沸沸扬扬的杭州巨蛇事件,你们大可以现在就向民众承认你们供养着一条这样的大蛇,看看公众会如何反应!”祝蒙说道。

    一直守护着图腾的唐月终于忍无可忍了,开口说道,“图腾玄蛇是不会伤人的,你凭什么说那两具尸体是玄蛇所为?”

    “哪来的不懂规矩的丫头,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祝蒙议员身旁的一名宫廷侍卫大声喝斥道。

    祝蒙却是看了一眼唐月,似乎人认出了她来。他摆了摆手,示意旁边的侍卫长不必要去在意这种理解问题。

    “凡是都要讲证据,随便拖出两具尸体来,就说是图腾玄蛇所杀,不觉得很可笑吗!”唐月继续怒斥道。

    “唐月,别没规矩,退下?!鄙笈谐ぬ浦艺玖似鹄?,目光注视着祝蒙道,“我侄女说的也没错,凡是要讲证据。以我们图腾的能耐,真要杀人的话,尸首都不会留下,怎么会凭白无故留下两具一个星期才被发现的腐烂尸骸……把这两具尸体的罪名扣在我们图腾的身上,就未免欺人太甚了!”

    “正是,正是,这件事才刚发生,还需要深入调查?!币幻褪吕纤档?。

    “查案不是我的事,我的职责本就是铲除隐患。它公然出现在闹市,就这条足以让它被列入隐患之首。现在我只给你们两天时间,要么你们自己将图腾玄蛇交出来,要么我亲自动手!”祝蒙伸出了三根手指,态度再强横不过了。

    “你简直不可理喻,不要用你的那套什么隐患战略来加罪在我们图腾的身上!”山羊胡须老者怒得面红耳赤。

    “我是议员。拥有魔法宫廷与明珠法师塔授予了我的铲除隐患的最高执行权。现在,我祝蒙说它是,它便一定是!”祝蒙根本不想再跟这些拼死守着图腾的老族再废话过多。

    图腾玄蛇出现在闹市,已经构成了威胁,更有两条人命在手,无数民众要求政府给予回答。无论是法令,还是民意,图腾玄蛇此次必定铲除!

    ……

    祝蒙带着一干宫廷侍卫离开了,却留下一屋子哑口无言的众人。

    那些中立的,以及偏向于服从魔法宫廷和明珠法师塔最高审判会的人,也都纷纷站起身离开了。

    这件事,已成定局。祝蒙这一次是有理有据的杀来,看来图腾玄蛇很难躲过这一劫难了。

    会议的人员渐渐散去,屋子里便只剩下了审判长唐忠、山羊胡须的老者罗冕、瀑布发鹰眼黑羽、唐月以及莫凡五人了。

    “唉,没有想到我们小心翼翼的守护着它,它还是被人抓住了把柄?!碧浦姨玖艘豢谄?,显得无比惆怅。

    “现在该怎么办,祝蒙这次是铁了心要对付图腾了,而且这次他占了理,即便我们上书更高的会议厅,恐怕也无法平息下来?!焙谟鹚档?。

    “其实啊,他祝蒙也就是耍一时威风罢了。他要对付图腾,就让他对付好了。他要真有那个本事可以敌得过图腾玄蛇,早就执行了,何必非得等到今天……还不是忌惮图腾的实力?!甭廾嵋樵泵嗣约旱暮氲?。

    “罗议员,你有所不知啊……图腾每十年会经历一次蜕皮期,它之所以出现在闹市中,正是这个时期的躁动不安导致的。蜕皮期间,它的实力会大幅度下降?!碧浦宜档?。

    “你是说,这个蜕皮十年马上就在这几天?”罗冕愣了愣,一副惊讶的样子。

    “正是?!?br />
    “这就麻烦了。这个祝蒙也太会挑时候了……”

    “我们怀疑族内有内鬼?!焙谟鸪磷派羲档?。

    不是什么事都存在巧合的,祝蒙这次敢大放厥词,就表明他做了充足的准备。

    想必那个内鬼已经告诉了祝蒙蜕皮期的事情。

    “唐月,我想你要提前带图腾离开这里,寻一处安全的地方让其安心度过蜕皮期了?!碧浦宜档?。

    “嗯,我知道了?!碧圃碌懔说阃?。

    “我负责?;ぬ圃潞屯继诎??!焙谟鹂诘?。

    审判长唐忠摇了摇头开口道:“蜕皮期的图腾很敏感的,凡是统领级生物和人类中的高阶法师出现在它方圆二十公里之内,都会引起它的敌意。唐月是唯一一个实力超过了这个界限而不会被图腾当做敌人的人……”

    说着这番话的时候,审判长唐忠特意看了一眼莫凡,也不需要去询问,他已经看出了莫凡的修为,接着道,“这位小兄弟不是高阶法师,跟在图腾身边应该也不会有什么问题?!?br />
    “他?怎么可以让一个外人来做这么重要的事情……况且,他一个中阶法师在这样的局面下又有什么作用。祝蒙手底下的宫廷侍卫个个都是高手?!焙谟鹇砩铣钟蟹炊砸饧?。

    “黑羽,你这样想就错了。这位小兄弟没准还能够帮上大忙?!鄙笈谐ぬ浦宜档?。

    莫凡在一旁倒是听的云里雾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