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它出现了,却没有破坏过任何一栋建筑,甚至没有出现任何伤亡?”莫凡说道。

    报道已经出了,摩天之蛇出现的整个过程都没有踩踏任何建筑物,更没有杀死过一人,事实上像它那样体型的生物,除非是刻意伫立在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否则怎么都会压塌到蝼蚁般的人类的。

    唐月点了点头。

    “政府知道你们的存在,也知道那是你们的神,所以才掩盖了真相?”莫凡继续问道。

    唐月继续点了点头。

    “可是……你们不觉得它……它……”

    “它很可怕,而且稍有失控,必定造成难以估量的毁灭是吧?”唐月凄凄一笑道。

    “恩,它能够自如的出现在城市最繁华之地,更可以悄无声息消失。我想,这件事即便公布出去,全杭州市民,全国都会反对这种做法吧。毕竟,你们村子和神有着怎样牢不可破的守护与被守护关系,在别人心里就只有对未知和能够看见的恐惧,这份恐惧会让人做出无数疯狂的事情来……”莫凡说道。

    莫凡自己可是一个见过大世面的法师,再加上他本身性格就对很多事情没有惧怕之心。

    连他这样的人都被吓得留下了巨大的阴影,更不用说当时跟自己一样看到摩天之蛇的人了,吓病在医院的绝对不会少吧?

    “我们也很苦恼。像七天前出现的那种情况,这么多年来也还是第一次,我们也不知道它为什么会突然间出现在那里,一般而言,唯有这座城市出现了足以让它感觉到极不安的威胁,它才会出现。我找你来,其实也想从你这里了解具体情况。当时你在场,你发现神有什么异样的地方吗,比如说在它注视着什么……”唐月说道。

    莫凡回想起当时的那一幕,却也没觉得什么什么奇怪的地方,因为这整件事情都特么充满了奇怪!

    非要在这天方夜谭的奇怪中找到一些奇怪之处,那估计就是摩天之蛇有凝视过自己所在的那栋楼,有点像在凝视自己这一层,更像是在凝视自己。

    “我感觉它在盯着我?!蹦踩缡档幕卮鸬?。

    “你确定吗?”

    “也不是很确定,它眼睛那么大。没准那栋楼当时有什么令它不安的吧,总之我没发现?!蹦菜档?。

    莫凡心里在想,会不会是和自己恶魔化有关。

    恶魔化的力量可怕至极,假如说摩天之蛇是守护神的话,它会不会因为自己体内暴躁的恶魔之血而突然出现,等到它发现这股恶魔之血并不是什么威胁之后,它又离开了。

    可是,莫凡感觉还是解释不是很通,自己就算恶魔化,实力最多一个统领层次。

    摩天之蛇级别还在统领之上,没有必要为一个统领而神从天降啊。

    或许,自己呆的那栋楼里确实还有别的什么。

    唐月一下子陷入到了沉思当中。其实令她担忧的并非是摩天之蛇惊现在世人眼中的这个问题,令她真正担心的正是摩天之蛇它出现的原因!

    “那么,那头蛇,真是守护神?”莫凡认认真真的问道。

    “嗯。它以前是守护着村落,但那是几千年前的事了,如今它守护着一座城,这座城就是杭州?!碧圃滤档?。

    莫凡张了张嘴,好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谁能想到一只那样巨大的生物,带给人臣服与恐惧的擎天巨蛇居然会是这座城市的守护之神,这恐怕是最令人难以接受的骇人秘密了吧。

    “以前为什么从来没有听闻过?!蹦菜档?。

    “你应该知道图腾吧?”唐月走到了另外一面墙的位置上,然后指着上面的图案。

    “图腾……好像以前有听说过,说很早时期一些人类部族拥有自己的旗帜,旗帜上画着图腾守护兽……你是说,那条大蛇是图腾守护兽??”莫凡猛然间醒悟过来。

    历史书上有提到过图腾这个词,在遥远时期人类利用以供奉图腾兽来寻求栖息环境的安宁,这些图腾生物并非是真正的妖魔,也并非是召唤生物,它们就是一群很特殊的存在,对人类没有杀戮之心,反而愿意共存,甚至守护。

    可惜,图腾兽在千年前就已经成了传说,如今这个魔法盛行,人类拥有自我?;つ芰Φ氖贝?,好像只有召唤生物这一说,已经没有了图腾兽的说法了……

    “它是古老图腾兽。我们一族人世世代代守护着它,它则守护着城??悸堑饺缃窈芏嗄Хㄗ橹季迮峦继谑薰谇看蟮牧α?,所以不少权威组织还是持着反对态度,再加上图腾兽确实日渐封存在岁月里,图腾已经不再能够重见天日了,也不再被人们接纳,我们这些人恐怕是国内为数不多的图腾守护者了?!碧圃虑崽玖艘豢谄?。

    “图腾守护者,没有想到唐月老师还身份特殊啊,那你审判员的身份呢?”

    “这两者又不冲突,审判会是知道西湖图腾兽的,审判长是我大伯呢……”

    “……”莫凡略显无语,看来自己的这位唐月老师还真是非常不一般,先不说那特殊的图腾守护者,就是审判长侄女这身份,感觉全国各地都可以横着走,什么世家、什么协会、军方都要客气礼让。

    “话说回来,那你当初为什么要到博城去?”莫凡突然间想起了这个很重要的问题。

    唐月老师既然在杭州身份特殊,那她到博城那小地方就未免有些太说不过去了。

    “那是因为博城可能也隐匿着一群跟我们一样的图腾守护者?!碧圃滤档?。

    听到唐月这句话,莫凡脑子里突然间有光一闪。

    似乎……似乎心夏也跟自己说过,博城的人是某位古老君王的守护者的后代,可他们守护的似乎是地圣泉啊,地圣泉和图腾又有什么关系??

    “那唐月老师的意思是,博城灾难,绝不是黑教廷为了报复社会随意选择的一座城市?”莫凡感觉自己有可能抓到黑教廷袭击博城的真正目的了。

    “我们起初也怀疑他们是为了已经遗失的另一种图腾,但后来渐渐发现他们另有目的……只可惜,我没有再负责追查下去了?!碧圃滤档?。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