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莫凡还是妥协了。

    因为唐月告诉了莫凡,为什么这些日子以来他内心总是有一份恐惧,总是在闭上眼睛就会看到那头摩天之蛇的面孔,看到它在朝自己吐信子……

    那是因为摩天之蛇选定了一个猎物,等待合适的时机它就会像之前那样毫无征兆的出现,然后一口将莫凡给吞到肚子里。

    “蛇进食都是吃活物的哟,吞到肚子里后,你不会死亡,要过些时候才会慢慢的被消化?!碧圃掳严附诿枋龈蔡?,听的莫凡特么一阵毛骨悚然。

    “姐,你就别再描述了,我这不都跟你去了吗!”莫凡哭丧着脸。

    跟着唐月一直走到了西湖,到了湖边,直接上了一艘小船,缓缓的飘荡在了湖面上。

    湖水清澈宁静,能够看到倒印来的白云,轻柔的飘荡在小船的周围,亦或者和船影慢慢的重叠在一起。

    和唐月单独坐在这小船里,换作往常他一定会脑洞大开的开始意|淫,开始想象着如何在这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孤舟上做一些丧尽天良的坏事情,然而这一次他做不到。

    他的脑子里,的的确确被植入了一份恐惧,这让莫凡从始至终都感觉到不安。

    甚至,莫凡在盯着自己身旁清澈湖水的时候,都隐隐约约感觉湖水深处有一个朦胧盘卷的巨大躯体,它就在船只的正方,船只渺小的跟一片叶子浮着,而方的躯体却根本无法完全展露出来,是冰山一角。跪求百独黑*岩*閣

    水深的发黑,黑暗中一个蛇的面孔正在贴近,顿时一股灵魂的颤栗让自己彻底沦陷在惧怕的深渊之中。

    自己究竟是怎么了??

    莫凡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心神不安。

    难道说,真的像唐月说的那样,自己就像是一只被凶物标记了的猎物,接去的日子里它随时都会来享用?

    小船一直划到了湖心岛。

    湖心岛整体呈现一个禁止的标志,一个圆,里面一个叉叉,其他地方都是水。

    小船刚到了岸边,莫凡就看见有一名穿着青色衣裳的男子守在那里,那男子见了唐月马上眼睛就亮了起来,但看到莫凡,眉头却皱了。

    “唐月,我们这里不许外人进来的?!鼻嗌律涯凶铀档?。

    “大生,他不算外人?!碧圃氯媚采狭税?,自己则将小船栓在旁边。

    “难道说,你们已经?”叫做大生的男子一愣一愣的,如果说刚才还对莫凡带着些许外人的排斥的话,那现在彻底变成敌意了!

    唐月意识到什么,俏脸一红,娇嗔道:“你想哪里去了呢,他是我学生?!?br />
    “哦,哦,学生啊,勉强算自己人?!贝笊雍┬α似鹄?,对莫凡所有的不友好都解除了。

    “原来这里是被你们的人承包了的啊?;挂晕慰鸵部梢陨侠??!蹦埠芤馔獾姆⑾?,这湖心岛已经没有半个游客了。

    以往湖心岛的游客不会少,这是一个相当雅致,也特别有调调的湖岛,岛不大,走几步就回到原地了,却因为举步为水,巨湖缭绕,亭子树木,是难得一见的美景。

    “大生,你回去吧,今天我这里守着就好了?!碧圃露郧嘁碌拇笊档?。

    “哦,哦,好的?!贝笊裁欢嘞?,乘上船就离开了。

    莫凡看见大生毫无戒心的离去,不禁觉得这人好有趣。

    貌似这湖中岛没人了吧,孤男寡女在这小湖岛上,那可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的啊,还真相信男学生和女老师的关系?

    浮想着,福想着,果不其然,那该死的蛇脸又出现了,去它大姨妹?。?!

    ……

    “今天本来就是我执勤,不过有你陪我,倒也不会无聊?!碧圃滦α诵?,对莫凡好似没有太大的戒心。

    莫凡承认自己脑子里现在全是龌龊的东西,孤岛孤男寡女又是露天幽深之景,还是师生禁忌,尽管现在不是了……这份龌龊,渐渐的连那头大蛇的恐惧都抵挡不住了!

    唐月背着手,像一个活泼的小女孩正在带自己朋友到自己熟悉的地方。

    她步子缓慢却又轻快,有着几分温柔可亲,没有最初自己见到她时的惊艳和些许老师的盛气凌人。

    莫凡跟着唐月穿过了湖中池,抵达了湖中池的十字中央的庭屋之中,青瓦红柱,是最有代表性的江南之风。

    庭屋内有陈列着一些古物,莫凡跟着唐月走进了里面,发现不单单是桌子上有古物,就连壁上都有雕刻着一幅一幅传承着古老传说的壁画……

    壁画上上有人,还有看上去模拟两可的妖图。

    有村落,有水,也有一些形象怪异的生物围绕在周围,保持着一个逃散状。

    换作平常,莫凡是不会去关注这种东西的,换作平常,即便他关注了,也根本不能够明白画壁上要阐述的是什么。

    可一联想到唐月说过她们村落的事情,莫凡感觉自己有几分看懂了!

    村子被模拟两可的妖图给包着,而不仔细看这个包着村庄东西的头尾的话,还以为是村庄的泥墙……事实上,那就是一条蛇!

    蛇盘成环,村在环内。

    周围有很多妖物,它们在逃散,预示着它们惧怕这个村庄。

    事实上,这些妖魔们惧怕的并非是村庄,而是围着村庄的那条蛇!

    整幅古老之图成简笔画,没有听过有关的故事,根本就不会把那一圈东西想成是一条巨大的能够将村落包在里面的蛇。

    “你说的是真的?”莫凡看着这明显有一些岁月的壁画,然后又看着唐月。

    唐月认真的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没有开玩笑。

    “这蛇,真在?;つ忝??”莫凡也同样认真的问道。

    “嗯,所以,我们把它称之为神。这个湖心岛,其实也寓意着这个古老事迹?!碧圃滤档?。

    莫凡愣了愣,回想起整个湖心岛呈现的环状……

    环状??!

    原来这存在了不知道多少个岁月的西湖湖心岛早有预示!

    只是,谁能想到它掩藏着这样一个惊人的秘密??!

    很不巧的是,自己的唐月老师竟然就是秘密的守护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