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吃了它的卵,毒性对我们没作用?,一起灭了它!”莫凡躲在一旁对两人说道。

    沼毒千蚣最可怕的就是它的毒性,即便它现在身上到处都在喷出血毒来也根本不需要惧怕了!

    而现在,正是杀死沼毒千蚣的最好机会!

    莫凡第一个跳了出来,他太需要统领级的残魄了,乘着武壳巨蜥的魂魄还没有完全消散,他必须马上将这统领级的残魄还收入囊中。

    “你不要命了!”离曼见莫凡就这样冲出去,马上叫了一句。

    沼毒千蚣虽然是身负重伤、奄奄一息,可统领级的生物就算是奄奄一息随意一个攻击也能够击杀掉战将级的生物,莫凡现在跑出去肯定会被恼怒的沼毒千蚣给杀死的!

    莫凡自己则管不了那么多,他必须第一时间采集残魄。

    武壳巨蜥的体型确实巨大,莫凡感觉自己是在一座巨大的建筑物下奔跑,他将小泥鳅坠从胸口抽出……

    很快,死亡的武壳巨蜥浑身泛起了萤火虫的光辉,勾描出了它整个躯体的完整轮廓。

    随着小泥鳅坠泛起同样的光泽,武壳巨蜥的魂魄慢慢的脱离了它自己的肉躯。

    然而让莫凡完全没有料想到的是,武壳巨蜥的魂魄依旧庞大无比,他甚至能够看见这巨魂带着对死亡的不甘与愤怒(大宋的智慧wwW.DIjIUzww.COm)一下子朝自己扑了过来。

    一股直入灵魂的寒冷风袭来,武壳巨蜥的灵魂豁然张开了巨口,竟然一口朝着莫凡咬来。

    莫凡整个人呆住了,面前这魂魄简直就跟武壳巨蜥还完整的活着一样,甚至统领级的气息都如大山一样充满压迫力,呼吸都要停止了。

    耳边,震耳欲聋的咆哮让莫凡精神世界一片嘈杂,耳鸣目眩的感觉紧随而来。

    浓浓的死亡气息扑打,莫凡整个人都被这死气给包裹住了,身体和灵魂好似要卑武壳巨蜥的魂魄给撕成碎片……

    “嗡~~~~~~~~~”

    小泥鳅坠宛如感觉到主人的?;?,发出了一声钟铃的颤音!

    幽蓝色之光在坠中绽放,化作了一道道丈芒射向了武壳巨蜥的魂魄。

    武壳巨蜥明显很惧怕这种光,它后退了几步,神色慌张,竟然转身要飘走。

    小泥鳅坠并没有打算放过它,这是它第一次品尝统领级魂魄,无论如何也不会给它逃走。

    道道幽蓝色的丈芒化作了灵魂之锁,千丝万缕,纷纷从武壳巨蜥那巨大的灵魂中穿透而过,死死的钩住了武壳巨蜥的整个灵魂。

    武壳巨蜥的灵魂刚要飞走就被死死的栓住,并且正被这千丝万缕丈芒给不停的向坠子内的世界拉扯。

    武壳巨蜥害怕极了,不停的发出厉鬼咆哮,但这家伙怎么都挣脱不开小泥鳅坠中射出的幽蓝色丈芒,更挣脱不掉这千丝万缕一般的锁钩……

    灵魂是很轻很轻的,纵然武壳巨蜥体型庞大,生前蛮力如山,化作了魂魄的它却被小泥鳅坠内的勾魂之力轻而易举的拉扯着。

    越拉扯,武壳巨蜥身躯就越渺小,直到被拉到莫凡面前的时候,武壳巨蜥彻底化作了一幽蓝色的烛火。

    这烛火之光便没有什么好惧怕的了,等莫凡完全回过神来武壳巨蜥的魂魄便彻底被降服,融入到了小泥鳅坠的天地之中。

    “差点以为小命交代在这了?!蹦擦成黄野?。

    他哪里会想到武壳巨蜥死了之后依旧那么恐怖,这让莫凡不得不重新定义一遍统领级的生物,它们的强大不仅仅是肉身,连灵魂都在鬼魂界是主宰者!

    小泥鳅坠大显神威,让莫凡松了一口气。

    稍微检查了一番,莫凡发现武壳巨蜥的残魄高傲的悬浮在了冥河之上,在那成片成片的萤火虫之光中鹤立鸡群。

    小泥鳅坠内有一片特殊的天地,当初吸纳的地圣泉则已经化作了一条长长的河流在这片小世界中无限循环的流淌着,小泥鳅所吸纳走的#魄和残魄都会悬浮在地圣泉河流上,那些魂魄如一颗颗烛火、灯笼火般点缀在河面上,倒影全部都是魂魄生前的模样,而整条河流充斥着的又如灵魂星辰在生命长河当中悬浮……

    无论是烛火、冥灯静静悬浮于幽冥之河上,还是代表着灵魂的星辰缀满星宁静亘古,生前有多少凶残、多么怨怒的魂魄到了这个世界里都会融入到这份唯美与平静里,无怒无悲的等待消逝!

    “总算有一个统领级残魄了,虽然不是精魄……”莫凡见武壳巨蜥的灵魂已经被降服,整个人也安心了许多。总算不要再承受被恶魔反复折磨的精神痛苦了,凭借着这个统领级残魄自己也将安然度过最后一次恶魔反噬,重新做人!

    “凡哥……凡哥,你后面!”张小侯牙齿打着颤提醒莫凡。

    莫凡一脸舒心的转过身去,猛然间发现一只鲜血淋漓的巨大蜈蚣半支撑起上半身的俯视着自己,那陷入到面孔中的眼睛泛着歹毒与不屑的光芒。

    小小人类,竟然敢在这个时候夺取自己的战斗果实?

    沼毒千蚣杀死了血统比自身还高了些许武壳巨蜥后,整只蜈都散发着一股凶性与煞气。

    恐怕这次战斗之后,沼毒千蚣将会有一次更强的蜕变了,在这个肉弱强食的自然法则之中,杀死了实力比自身强、血统比自身高的妖魔便宛如得到了血性自然之神的青睐一般,会获得一次**与灵魂的升华!

    此时,沼毒千蚣即便奄奄一息,所散发出来的气息竟然比之前更强了,它只是高高的俯视着莫凡,莫凡身体竟然僵在那里无法动弹半分。

    “该死,自己太心急了!”莫凡暗骂了一句。

    莫凡太需要统领级残魄了,又担心武壳巨蜥魂魄消散,所以莽撞的冲上来。

    谁知沼毒千蚣这样伤痕累累还带着统领的血性,它缓缓的张开了巨口,已经在给莫凡宣判死刑。

    “光落漫丈??!”

    就在莫凡咬着牙施展遁影逃离之时,不远处离曼声音带着几分威严响起。

    无比华丽的星座在离曼那凹凸有致的身子周围显现,将离曼衬托得如一位从星空中降临的女神一般,唯美又不失神圣!

    金色的光斑弥漫在她的周身,这些光斑在离曼的意念操控下化作了漫天的箭矢??!

    “高……高阶……”一旁的张小侯看得都傻眼了。

    莫凡同样瞪大了双眼,不敢置信得看着这个女人!

    我的天,这肥美屁|股女人是高阶法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