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只怪物厮杀的血肉横飞,不共戴天。

    而在地河窟处,张小侯已经炼化了土系灵种-流沼,整个人轻快的要飞起来。

    这是张小侯第一次获得灵种,对他来说无异于实力提升了好几成啊,一些别人无法执行的任务自己说不定都可以单独完成了!

    “这流沼应该是土系灵种之中最极品的了,坚固时堪比坚岩,难以摧毁,柔软时可以化作流沙沼泽,拥有强大的粘性和毒性?!崩肼谒档?。

    张小侯显得几分不好意思,他没有想到两人真爽快的就给了自己。

    灵种流沼带给张小侯完全不同的感觉,正如离曼说的,它有两种截然不同的亚属性,灵种便有亚属性的真的少之又少啊,这将让张小侯的所有土系魔法威力翻倍不说,更有了许多变化。

    就拿地波来说,绝大多数人的地波只能够用来做位移,稍微熟练的人可以勉强制造出小型的流沙波动,延缓敌人的前行。

    但流沼效果的地波,简直就是直接制造一个大面积的沼泽陷阱,敌人的双脚会被沼泽中的软泥给死死黏住,行动起来更极其不方便,再加上附带着水属性的毒渗透……

    张小侯觉得自己战斗力何止是翻了一番?。?!

    果然跟着凡哥混就是不一样,别人一辈子攒钱都未必能够买上一个灵种,自己竟然还获得这般极品灵种。:黑||岩||閣 即可免費無彈窗觀看

    “别不好意思,这是你该得的,好歹是拿命在玩?!蹦才牧伺恼判『罴绨?。

    张小侯这次出了很大力,更何况这小子把自己一身的家当都变卖了,换了两个精魄送过来,莫凡说什么也不能够亏待了自己这傻弟弟啊,正好这流沼被发现,不给张小侯给谁?

    “恩!”张小侯重重点了点头。

    “我们上去吧?!崩肼档?。

    “走?!?br />
    “最好它们两个一起死了?!?br />
    ……

    三人迅速的回到了地面上,他们一路狂奔到了中央泥湖。

    隔着老远就能够听见那两个生物厮打的剧烈震动了,这让莫凡不得不佩服沼毒千蚣和武壳巨蜥的生命力,他们好歹在面休息了那么长时间,这两家伙还没有分出胜负来。

    “嘣?。。?!”

    突然,一条硕大如树的腿从天而降,直接就砸到了三人的面前。

    三人反应都是神速,分别朝不同的方向躲开,这蜈蚣腿其实相当锋利,简直像一柄大镰刀挥舞过来,看得张小侯心惊胆颤的。

    “大蜈蚣只剩六只腿了!”张小侯指着窜到空中的沼毒千蚣,一脸欣喜的说道。

    湖泥面的空中,沼毒千蚣长达百米的身躯高难度的扭动着,凭借着身子的韧性狠狠的朝着武壳巨蜥身上拍去!

    武壳巨蜥顶起背上的大壳抵挡,然而那平地一般的大壳猛的裂开了一整片,可见沼毒千蚣身躯抽打的力量有多恐怖。

    武壳巨蜥直接陷入到了泥湖之中,这一抽相当猛,让它这样健硕的身躯好半天都爬不起来……

    沼毒千蚣一点也不给这只巨蜥蜴喘息的机会,身子直接大链条一样捆住了武壳巨蜥粗短的脖子,要将武壳巨蜥的头颅给直接拧断。

    武壳巨蜥痛苦无比的挣扎着,那略显短的四肢在这个时候根本起不到作用,再加上它所中的毒越来越深,一身力拔山兮的蛮力无法全部施展出来。

    考虑到泥沼在这个时候反而限制了行动,武壳巨蜥四肢迈开,化作了一座肉山从湖中撞了出来,笔直的往岸上撞去。

    肉山的脖子上可还锁着一只百米巨蜈蚣的,也不知道是武壳巨蜥发现了挑起战争的人类,还是无意识的选择一个方向,武壳巨蜥冲去的地方正是莫凡三人所在的区域。

    三人赶紧找地方躲起来,没过一会,便看见一座蜥蜴山盘着一条巨型蜈蚣撞向了山谷的山壁……

    什么树林,在它们眼中不过是一堆杂草。

    什么山壁,那勉强算一座石墙而已。

    武壳蜥蜴感觉要窒息,要被拧断脑袋了,它发狂的乱撞,想要将越锁越紧的沼毒千蚣给撞来。

    沼毒千蚣是赌上一切了,这就是它给武壳巨蜥的致命一击,倘若被甩来,没有几条腿可以逃跑的它将被踩得稀烂,所以任凭武壳巨蜥怎么撞,怎么摔,它都坚决的盘住,身上流出的血和体液会不停的浇在武壳巨蜥的身上,再多坚持一会毒素就能够将它彻底毒倒,那个时候这巨蜥蜴的脑袋就要和它身体分家了??!

    动静大如群雷轰地,不是地面出现一个大坑,就是山体被撞得垮塌。

    到处都是血,到处都是淋漓的肉块,两只统领怪物已经到了你死我亡的地步了??!

    血体液内脏汁!

    沼毒千蚣身体内的液体全是剧毒,它们流淌到了武壳巨蜥皮肤上,顺着其厚厚的皮肤渗透到肌肉里,也顺着武壳巨蜥的伤口,进入到武壳巨蜥身体内部。

    武壳巨蜥已经呈现了水紫色,中毒相当深了。

    事实上整个战斗过程它武壳巨蜥都是占据了上风,沼毒千蚣的腿一个接一个的被它给拔来,外壳也都全烂了。

    然而越往后,毒性就越可怕,武壳巨蜥怎么都不会想到自己最终还是败给了这家伙的剧毒。

    它的肉山之躯渐渐发麻,它的四肢僵硬得无法动弹,它浑身都开始僵死了,力气一点都使不出来……

    脖颈处的勒痛让它痛苦不堪,它的最后一击仍旧没有将这该死的蜈蚣给砸死,这也就意味着它要倒塌了!

    这么多年,武壳巨蜥都是打得沼毒千蚣满地找腿,就这一次它败在了拼命上,豁出性命的去厮杀,阴狠的沼毒千蚣更加可怕。

    ……

    “轰隆隆隆~~~~~~~~~”

    一座蜥蜴肉山,它终于缓缓的轰塌了!

    毒性蔓延到了武壳巨蜥全身,它的肉僵得不能再僵,原本强劲得颈部在这个时候也有明显错位的迹象,更是被沼毒千蚣给半拧了来。

    没有完全拧来,是因为沼毒千蚣也脱力了。

    它的腿刚才又被撞断了三条,这会它仅仅只有三条腿了,身上全是伤。

    它骄傲的扬起头颅,朝着夜空声嘶力竭的咆哮着,仿佛在向这整个山谷的生物宣誓这一刻的它重新夺回了自己的领地!

    (每天都要精彩不停~~~最精彩刺激的,当然是看到月票蹬蹬蹬往上涨?。。?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