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身体被冲泄来的泥浆撞向了河谷后,莫凡才终于明白太完美的计划只因为太年轻!

    在滋味,绝对不比被统领级踩踏出来的冲击波再撞一次舒服,倘若不是面已经堆积了一层泥和水,这样被卷落来肯定会摔一个粉身碎骨。

    湍急咆哮的泥流当中,莫凡和张小侯很努力的屏住呼吸。

    它们的意识都快要打散了,可根本不敢昏死过去,天知道泥浆大潮会把他们卷到哪里。

    “咳咳咳~~~咳咳咳~~~~~~~”

    地河岸边,莫凡托着半死不活的张小侯爬到了岩石岸上,身上的泥都不知道有多少层,完全看不到人形。

    他不停的咳着,要将呛进鼻喉的泥全部给咳出来,这种感觉真的太难受了!

    离曼很快找到了他们两个,她见张小侯昏迷不醒的躺在莫凡旁边,更是一点都不客气,一脚就狠狠往张小侯肚子上踩了去。

    “噗~~~~~~~”张小侯喷出一小口泥柱出来,整个人也瞬间清醒了。

    “水御!”离曼的水系魔法信手捏来,她制造出了无数的小水珠,这些水珠们化作了柔软的水绸带,在离曼的操控从两个泥人的身上滑过……

    水蓝色的水御绸钻入到了莫凡和张小侯的鼻喉内,给他们来了一次彻底的冲洗。请用小写字母输入网址:Нёǐуапge.сОМ观看最新最快章节

    离曼一连释放了好几个水御技能,才勉强将莫凡和张小侯给弄得正常了一些,看着这两个半死不活的青年,离曼也不禁嘟哝了一句:“很久没看见这么拼的年轻人了?!?br />
    在离曼看来张小侯和莫凡这两人确实够拼的,一般人一听到统领,脸都吓白了,有多远逃多远,哪里还敢去招惹。

    这两人一人引了一头,更不可思议的是还真被他们给逃了!

    “凡哥,次我来打洞?!闭判『钪沼诨盍斯?,幽幽的说了一句。

    “你还想要次?”莫凡也好不到哪里去。

    张小侯摇头如捣鼓!

    要不是自己迫切需要统领级的残魄,莫凡打死也不会去找统领的麻烦。

    “咚~~~~~~~咚~~~~~~~~~~”

    “咚?。?!咚?。。?!”

    地河窟上方总是传来震动的声音,感觉上面脆弱的岩石随时都会塌陷来。

    两只庞然大物已经厮杀起来了,这不断传来的震响就是最好的证明。

    “我们上去?”休息好了之后,张小侯询问了一句。

    “统领级不是那么容易死的,不打个昏天地暗很难有胜负……对了,离曼,你之前说这里有土系灵种?”莫凡问了一句。

    “嗯,应该在那个位置,可惜我们都没有带采集工具,我将岩层打穿后,那灵种的灵韵应该会快速的流失?!崩肼行┛上У乃档?。

    这土系灵种绝对是极品,离曼用高阶魔法将其彻底击穿都非常吃力,也难怪会有那么多猎法师到这里来,能够拿的话绝对可以卖上大价钱。

    “猴子,你辅修不是土系吗,还愣着干什么,等灵韵全部流干??!”莫凡踢了旁边发愣的张小侯。

    “给我??”张小侯指着自己,有些不敢置信的说道。

    “我和离曼都没修土系,不给你给谁,赶紧滚去。等你炼化了土系灵种,我们好去给上面两头蠢货收尸!”莫凡说道。

    张小侯之前的那副难受一扫而空,屁颠屁颠的顺着离曼的指引去炼化土系灵种了。

    ……

    泥浪一层接着一层,一浪凶过一浪。

    在山谷西面,那成群成群的蜥颅巨妖们一个个无辜的往西山上面爬,遥望着那泥湖中心翻腾起来的黑色泥花,它们只能够有多远躲多远。

    统领级的战斗若是靠近方圆数百米都有生命危险,最安全的距离那怎么说也得一两公里。

    蜥颅巨妖们耷拉着脑袋,不停的往山上爬,简直像是家被淹没了正往高处逃的难民群。

    湖中心地带,不断有孤立在沼泽上的平地被吞没,不断有冲击波朝着四面八方扩散,两只统领巨物原本就在这山谷当中积怨多年,这次见对方都受了重伤,于是觉得一统这西照顾的时候到了,于是再也不管那两个人类是死是活,彻彻底底的厮杀了起来。

    沼毒千蚣在这座山谷栖息六七十年,在洞庭湖还没有恶霸蜥颅巨妖之前它也是洞庭湖一代的翘楚了,却不知这近一二十年来,蜥蜴遍地都是,更出现了一只武壳巨蜥霸占了它的府邸,使得沼毒千蜈只能够蜷缩在山谷的另一头小沼泽湖中。

    两怪物积怨早就深,相互厮杀起来更加不计代价,它们都清楚这山谷拥有着土元素与水元素的完美孕育能力,水系灵种和土系灵种每过个五六年都至少会诞生一个,无论是沼毒千蜈还是武壳巨蜥,都无法在洞庭湖一带找到比这更完美的栖息和修行之所了!

    这个山谷,只能有一个统领??!

    被鸠占鹊巢的沼毒千蚣已经再也无法忍受那种蜗居了,乘着武壳巨蜥被重创,赶紧将它彻底消灭了??!

    水紫的毒素从沼毒千蜈身体细孔中迅速的排出,毒素将这一大片泥水都给侵染了,甚至弥漫到空气当中……

    沼毒千蚣最大的依仗就是它的毒性,实力比它强上一个层次的统领级生物若是中了此毒都得变成它的食物。

    “吼~~~~~~~?。?!”

    武壳巨蜥一看到毒弥漫开,气势子弱了几分。

    它的实力要比沼毒千蚣强上几分,那山一样的身躯可不是摆设,而沼毒千蚣的锋利巨钳可以被它背上的武壳完美的抵挡掉,之所以没有将这家伙彻底给驱赶和消灭,正是因为它的毒……

    武壳巨蜥知道这毒厉害,身躯往后,暂避锋芒。

    谁知沼毒千蚣跟疯了一样长达百米的身躯直接飞窜了过来,巨口直接咬向了武壳巨蜥的面门,生生的在它脸上咬一块横肉!

    武壳巨蜥也彻底怒了,它子站了起来,两只爪子狠狠的抓住沼毒千蚣两侧的蜈蚣腿,狠狠的往两边一撕扯?。?!

    “啪??!啪?。?!”

    两条前腿直接被拔断了,断口出喷洒出无数的体液来,简直泉一样狂泄……

    沼毒千蚣啼叫了一声,竟然强行将自己喷出来的液体往武壳巨蜥的身上喷!

    这些体液,一样带着剧毒。

    沼毒千蚣完全不去顾及断掉的两条腿,反正它还有十二条,它要利用这拼命的招式彻底毒倒武壳巨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