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处,一颗孤耸在一块小平底中的老树树冠上,一名骨骼显得几分清瘦的青年坐在树干上,那双小眼睛瞪得前所未有的大,完全不敢相信的看着刚才在沼泽湖中央发生的那一幕。

    牙齿开始打颤,张小侯看着那块大大的平地,许久都没有回过神来,甚至他有些杯中蛇影的看了一眼自己方的这块长满杂草的地……

    仔细确认一番,张小侯保证它不会突然间升起来后,身上的冷汗已经干了大半。

    这什么鬼地方?。。?!

    张小侯真是被吓到了,他本来是想跟着尸体去寻找踪迹的,但考虑到自身实力无法在这谷中行走自如,于是继续跟着那群猎法师,并且与他们保持一定的距离。

    谁知就这么几个眨眼的功夫,他们全没了??!

    好歹也是一队全部由中阶法师组成的猎人精英队伍啊,说全军覆没就全军覆没!

    也不知该庆幸还是该悲观的张小侯一时间失去了方向,这个山谷远比他想象中的可怕,而且刚才那个在沼泽中心巨大巍峨的生物分明就是超越战将级的。

    到底是赶紧离开这个山谷,还是……

    该死,人没找到,自己怎么可以走呢!

    大不了死也不去沼泽湖的中心就好了,像它那么体型庞大的生物,行动起来肯定很费劲,多半不会到处乱走?。汉趞|岩||閣 即可免費無彈窗觀看

    咬着牙,张小侯赶紧闪人,离得沼泽湖中心越他妈远越好??!

    “我靠,不是吧,那些蜥颅巨妖开始回巢了???”当张小侯要离开之时,发现那些原本是聚集在西面和西山头的蜥颅巨妖开始集体往沼泽里爬。

    这群群居的生物就跟享受完傍晚的沐浴和夜晚的散步一般,要回归老巢睡觉,这可就害苦了张小侯了,他现在不出意外是在别人的巢穴附近。

    事实上,山谷中心大概会有2到3个小时是比较空荡荡的,正是因为绝大多数蜥颅巨妖们会集体到西面和西山,出没时间点和规模性像极了广场舞大妈们,享受品质生活。

    大锤猎人团的计划便是在这2到3个小时间行动,时间一旦过了,甭管有没有获得宝物,必须马上离开,等第二天这个点再继续。

    只可惜,他们绝不会想到沼泽湖中心蛰伏着那么一头怪物!

    张小侯很不巧,遇上了大妈们……呃,蜥颅巨妖们返回自己的巢穴,因为他压根不知道蜥颅巨妖有这生活节奏,认为它们会一直在西面和山上呆到天亮。

    看着越来越多的蜥颅巨妖往这里爬来,张小侯一阵头皮发麻,更是用尽毕生所学要逃出这里。

    ……

    ……

    山谷南面,沼泽之水有毒,这毒性不仅是沾到会蔓延,更会随着沼泽散发出来的气体渗透到生物的皮肤当中。

    沼泽气息的生物对这种毒性已经免疫了,而非沼泽生物,一旦踏入这片区域,就等着慢慢的沉入泥沼里,化作整个灰色泥沼底部无数骸骨其中之一。

    “你毒性还没有消退,跟着出来做什么?”莫凡看着这个倔强的女人,也不知该说什么好。

    “我没事,倒是你叫我吃的那个恶心的果实,能抵挡毒性吗?”离曼说道。

    “可以,不然我早死在这里了?!蹦不卮鸬?。

    “那我们尽快去告知那支猎法师队伍,然后找到那个风系法师吧?!崩肼档?。

    “他们要今晚行动的话,多半是没命了,至于你说的那风系鬼鬼祟祟的家伙啊,这山谷这么大,要找到他……”莫凡说着话的时候,身子娴熟的一矮,穿过了前方一面凸出来的山壁,可刚获得山壁另外一面的视野莫凡话就止住了。

    离曼跟在后面,也低头顺着缺口穿过了这个横在前面的山壁,接着莫凡的话说道:“他应该在附近……呃?!?br />
    莫凡愣愣的站在那里,目光注视着前方那一片泥泞之地,注视着那成群成群的在爬动的蜥颅巨妖,注视着蜥颅巨妖前面那个提着裤子飞奔的清瘦青年。

    清瘦青年似乎没有发现这块山壁是有一条缺口可以通行的,他已经跑到了山壁的死角位置上,那双小眼睛焕发出了一股子坚定,瘦瘦的脸颊一副刚毅的模样。

    “你们这般东西,侯爷爷跟你们拼了!”张小侯自知无路可逃了,深呼吸一口气,做好了和这些追了自己半条山谷的蜥颅巨妖决战到天亮的心里准备。

    蜥颅巨妖数量不少,一眼望过去少说七八十只,它们体型又还比一般的奴仆级生物要大得多,唯一缺点就是爬行速度并没有那么快,它们正很努力的从百米外的地方追过来,咔嚓着獠牙等待品尝海鲜,对栖息在泥沼水的它们来说,生活在陆地上的人类就是海鲜。

    “你说的那个人是他吗?”莫凡从山洞缺口处探了脑袋,只看到一张乌七八黑的脸。

    离曼也看了一眼,点了点头道:“应该是了?!?br />
    离曼其实也没反应过来,还以为找这人得费上一些功夫,谁知道没刚要到山谷的西面就给撞上了,巧得让人觉得几分有点太轻而易举了。

    “喂,别决战到天亮了,这里有路,赶紧过来!”莫凡在山壁的缺口处朝那傻小子招了招手。

    张小侯转过头,看到了一个野人和之前那个跟猎法师一起走的神秘女人。

    “哦,哦!”张小侯一脸没回过神来的钻进了山壁缺口。

    ……

    蜥颅巨妖穿不了这山缺口,自然没法再追来了。

    三人在不见光的山缺口中走,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中,张小侯倒是先开口了:“两位,多谢出手相救?!?br />
    “不用客气,我们正好与你商量点事……话说,朋友,你声音有点耳熟?!蹦苍诤诎抵杏Υ鹆艘痪?。

    “奇怪,我也觉得你声音好耳熟啊?!?br />
    两人说着这番话时已经走出了黑暗,月光洒落在他们两个人的脸庞上,四个眼神相互凝视,一点一点的适应月光的微亮。

    一阵寒风悄无声息的从他们之间飘过,不远处山林某只夜乌鸦发出了一声怪叫……

    “卧槽,猴子?”

    “凡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