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简陋的山洞,一把正旺盛燃烧的篝火,一个坐在石头上衣裳褴褛宛如一个原始人一般的男子,旁边更有一位身材火爆即便平躺着都起伏起惊人胸围的女子。

    女人的军绿色长裤已经被褪掉了,露出了粉红色的惊艳小亵裤,窄窄的小内内完全无法遮住她那成熟饱满的纯色,肥美的肉肉暴露在空气中,在火光的照耀更加诱人。

    山洞篝火男人女人,这样一幅画卷总是可以令人浮想出无数的动人情节!

    “这鬼地方怎么会有女人?”男人自言自语的说道。

    “嗯~~~”旁边躺着的女人突然发出了一声好听的鼻咛,顿时整个山洞气氛更加干燥不已了,甚至能够听见某人咽口水的声音。

    “糟糕,忘了帮她穿裤子了?!?br />
    话音刚落,离曼已经从昏迷中苏醒过来,她睁开眼睛之后便茫然的看着周围,终于发现旁边坐着一个头发长如野人一般的家伙,她顿时凝神静气,习惯性的要动用魔法。

    “你中毒了?!背し⒁叭诉挚?,露出了一口好牙。他的虎牙有些尖锐,感觉像两把剑要从上吻中暴露到空气中。

    “你是……猎人?”离曼回过神来,表现得很是冷静。

    她之所以要顿一顿再说,实在是这个男子的模样太过野人了,猎法师再不济也能够给自己一个清爽啊,这家伙不知道离开都市多久了。нéiУāпGê一章节已更新

    “差不多吧,短时间内是没法离开这荒郊野岭的?!蹦凶有ψ呕卮鸬?。

    “你救了我?”离曼说道。

    “是啊,你中的毒很可怕,当初我染上的时候也费了很大的功夫才解掉,不过你体质比我想象中的要强,还以为你至少昏迷个七八天呢?!币叭四凶铀档?。

    “谢谢,事实上我以前没这么不小心的?!崩肼馐土艘痪?。

    “你一个女人怎么独自在这种危险的地方行走?”野人男子问道。

    “你不也一个人吗?”离曼反问了一句,眼睛里带着几分独立女性的傲然。

    “说的也是,你也是冲着山谷的宝物来的?”野人男子继续问了一句,那双黑色的眸子倒是挺会找时候偷看女人的。

    离曼摇了摇头,她回想起自己昏倒前看到的雷电,又仔细看了一眼野人一般的这个男子,开口道:“我巡查的,最近这里出现了一个杀戮过重的东西?!?br />
    “哦,哦……”野人男子有些不自然的转开了视线,转开话题道,“不是去找宝物的就好,死了不知道多少人了?!?br />
    “死了很多人?”离曼愣了。

    “对啊,你以为你的毒是怎么中的。我提醒过几批人了,结果他们完全不理会我?!币叭四凶铀档?。

    “这个山谷很不寻常?!崩肼酒鹈祭?,仔细回想了自己中毒的情况和自己进入山谷时嗅到的那种令人不安的气息。

    她是一名高阶法师,连她都差点栽在了这里,更不用说那些猎法师队伍了。

    糟糕,大锤的队伍还不知道这地方有大问题,但愿他们别中上那种毒,不然全得死在山谷里。

    “你的毒还要过阵子才能够完全解除,你就暂时躲在山洞里吧?!币叭四凶铀档?。

    “你为什么在这里?”离曼询问道。

    “收集点东西……”野人男子神秘的一笑。

    “看够了没有?”离曼额头上已经全是黑线,瞪着这个野人男!

    “呃……我出去,你把裤子穿起来,我帮你晒干了!”野人男一脸尴尬( 大宋的智慧WwW.dIjiuZwW.COm)的出了小山洞。

    离曼真是有些忍无可忍了,她在和这个家伙对话的整个过程已经在无限暗示对方出去,谁知他跟没事人一样在那里聊个没完了!

    要不是看在他救了自己的份上,拔自己裤子的这件事就不可饶?。?!

    ……

    回来之后,透着一股子豹性的女人已经穿上了裤子,她正注视着篝火思考着自己是否被这个野人那啥的问题。

    刚才她稍微检查过,那里异样倒没异样……至于那个东西早破了,作为一个女军法师,贞洁象征早就献给了严酷的训练,跟男人毫无干系。

    “能不能麻烦你一件事?!崩肼醋耪飧鲎呃吹某し⒁叭?。

    离曼心里暗暗奇怪,这个野人在这里生活了多久啊,头发都要拖到地板上了,根根如钢丝,再加上虎牙如獠牙,要不会脸还长得正常离曼都以为是一个狼养大的男人呢,简直狼族少年的翻版!

    “我没时间?!崩巧倌旰苤苯泳芫?。

    “我都没说什么事?!崩肼行┢盏乃档?。

    “姐,我真没时间,我自己的小命都还吊着?!崩巧倌晁档?。

    “你要做什么,我可以帮你,但现在我希望你去告知前不久进入这里的猎法师队伍,就说是我提醒他们别轻易闯进去,会送命?!崩肼档?。

    离曼对那队人印象还可以,尽管他们色眯眯了一点,但她早就习惯了这种注视。

    “我真是……就差在那里立个牌子!山谷中心沼泽的东西本来已经受伤了,结果这些日子一队接着一队的法师去送温暖,拉都拉不??!”狼少年抱怨道。

    离曼沉心思考了一番。

    想来有消息放出说山谷内有土系灵种,还是极品,所以不断有猎法师前来探宝,结果这山谷就是一个坑,坑了不知多少活人,像这种全军覆没的消息短时间是不会传回到城市里的,要是消息散播的过大,还会有接连不断的人去送死。

    连她一个高阶法师都中招了,来再多的队伍也得死??!

    “你说那东西受伤了,你怎么知道?”离曼很快对这个狼少年起了一些疑心。

    别人都是走到一半就挂的差不多,偏偏这家伙好好的活在山谷里。

    还有,自己明明感觉到那个洞庭湖死神在自己昏迷的时候出现过,最后为什么变成这个野男人救了自己,是自己出现错觉了吗?

    “这个……你就不要操心了?!崩巧倌曛е嵛岬?。

    “我还不知道你名字?!?br />
    “哦,叫我梵墨?!?br />
    “你好像对这里蛮熟悉的,我不想看到太多的人死了,都是中阶级法师……我们一起除掉山谷里的东西?!崩肼⒆耪飧隹瓷先ズ懿谎俺5那嗄?,认真的说道。一切存在的隐患,军方都有义务铲除,离曼作为军统遇到这种事情,是义不容辞的!

    莫凡倒是愣住了,上打量了一番这个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威严气质的女人。

    “我确实在想办法解决它,可惜就我们两个人的话应该搞定不了,得有一个足够灵活的家伙引开那群毒物?!蹦菜档?。

    “我们进山谷前一直有一个鬼鬼祟祟的家伙跟着我们,这人应该学过一些军方的追踪和隐匿本领,我把他找来?!崩肼档?。

    “那也不够,得有一个实力强到可以勉强和统领级生物周旋的人……唉,算了,就试一试吧,你先去把那激灵家伙找来。有言在先,我要的东西别跟我抢,不然你们都有生命危险?!蹦菜档?。

    “我对东西没兴趣?!崩肼皇橙思溲袒鸬乃档?。

    ————————————————————————————————

    (安妮小朋友,很不巧前天刚得知我大舅和你有一样的遭遇。今天听你了你朋友的诉说,我却觉得你更让我钦佩,因为你比一个五十岁多岁的大老爷们还要坚强和勇敢。

    我的大舅到现在都不愿意承认自己是病人,不敢去面对治疗,怎么劝都没有用。

    借谁与争锋余洛晟的最后一次战役来说,逃避永远只会让一切更加恶化。加油,哪怕存在着令人伤感的概率,也不要放弃。选择逃避,康复的概率就是零,我不知道我大舅接去几年会发生什么,但我相信接去几年,你一定会健健康康快快乐乐。

    乱叔每天都更新,每年都在写,还要写个十年,二十年,更新到需要大家的孙子在清明时分烧结局,所以你也得给我追着看,每天的更新都不能落,要看到谁与争锋的电影出来,要看到莫凡踏上至高魔法塔的最顶端。乱叔可不轻易送吻,这次就:::“唔嘛”一个,要乖哈~~还有更多比乱叔在你心中更重要得多的人在为你守护。

    你是最强王者的小安妮,要一套带走青铜癌,要完爆它!

    祝安妮小朋友早日康复,我答应你亲口跟我说你手术顺利的那天我一定会加更新?。。?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