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卓云知道自己女儿昏迷后并不记得之后发生的事,于是将自己所知的告诉了穆宁雪。

    “唉,真没想到这混小子还真是讲情义,竟然舍身将巨蜥伪龙给引出来,让巨蜥伪龙跟陆年拼了一个两败俱伤,这样你们几个才得以获救啊。前阵子莫家兴来看过你了,我安慰了他一番。我想让他跟着我做事,给他一份高的薪水,可惜他拒绝了?!蹦伦吭埔涣惩聪У乃档?。

    穆卓云本来还不是很喜欢莫凡这个胡小子的,可知道他舍命救了自己女儿,不得不对莫凡有了彻底改观,并且他也让手底下的人去稍微照料一下莫凡的家人,怎么说也得给别人一个好的交代。

    “他……真的死了吗?”穆宁雪认真的问道。

    “恩,是斩空带回来的消息,斩空不可能说谎的吧。你也别太过伤心了……其实,我没有想到他那么喜欢你,竟然可以为了救你自己命都不要。要是知道……当初也不至于对他那样,唉,算了,算了?!蹦伦吭铺玖艘豢谄?。

    穆宁雪将下巴枕在膝盖上,出神的望着窗外,脑海中回想起了那天在教堂里莫凡对自己说的话。

    那些,是他的心里话吗?

    可不管是还是否,自己都没法验证了,就这样变成了他对自己的最后遗言。

    一点点期待都这样彻底烟消云散了。

    “宁雪啊,一年之内你别再使用冰晶刹弓了。虽然为父也很希望你能够在整个偌大的穆大世族中站住脚跟,但更不愿看见你出什么事啊。我们这个小小的家族本来就已经凋零的要在帝都这个穆氏世族的庞然大物上寄人篱下,你要倒了,我们这一家人可都完了?!蹦伦吭朴镏匦某さ乃档?。

    “嗯,我会注意的?!蹦履┑懔说阃?,脑子里还在回想着一些自己觉得有些青涩的事情。

    穆卓云没有再打扰穆宁雪休息,他知道女儿一定在回忆那个曾经拐带她逃出这个巨大牢笼的男孩……

    ……

    走出了屋子,穆卓云坐在沙发上也终于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刚要计划下一步怎么做的时候,管家就领着一位脖子上戴着银链子的年轻男子和一位头发倒梳露出脑门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

    两人衣装得体、配饰极多,有玉、有坠、有戒指,也不知只是稀有的装饰品还是名贵的魔器。

    “原来是周先生和有宏小侄,小玲,去把我最好的茶叶给拿来?!蹦伦吭萍奔泵γΦ恼酒鹕砝聪嘤?。

    “你所谓的最好茶叶还是算了,我们来就是看看宁雪伤势如何?!蹦俏恍罩艿闹心耆怂档?。

    “她在休息,两位还是坐坐吧,正好我也想和周先生谈一下帝都异骨在各大卖场全部渠道收购的事情。我在这一块已经准备有些时日了,你看是不是哪天和各大卖场的会长喝个茶什么的?!蹦伦吭菩呛堑乃档?。

    “这事你应该找你们自己世族的人啊,帝都所有竞拍会、妖魔卖场那都是刻着你们穆字,找我何用?!敝芟壬糇琶济档?,一副故作不知的样子。

    “老爸,你可别这么说,卓云伯父现在窘迫的情况您又不是不知道,我们能帮还是尽量帮上?!?br />
    “那可不行,非亲非故的。我们周家在帝都是有些势力,但也得守世家的规矩?!敝芟壬档?。

    “这个……”穆卓云一脸尴尬( 大宋的智慧WwW.dIjiuZwW.COm),更不知怎么作答。

    穆卓云很讨厌这种有求于人的感觉,可他也不得不这样。一个偌大的家要养,绝大多数本事没有,又全都是挥土如金的家伙,他已经和他们说过很多次现在的这个家已经不是当初博城时候那么安逸了,可惜一点用都没有。

    周有宏见穆卓云这个老家伙还在那里犹犹豫豫,也是没了耐心,敞开天窗道:“卓云伯父,您也知道我对穆宁雪是一片真心的,我和她的婚事还是尽快办了吧,这样我们也有理由全力帮你。我们也很同情你在博城的遭遇,也知道你现在在偌大的穆氏世族是寄人篱下,跟盘外人差不多,可婚事办了那就不同了,你与我周家嫡系是亲家,穆氏世族再大也得卖我们的面子,也得对你客客气气。更何况,宁雪这次受了重伤,我们本来是想从库里拿一些名贵的天灵药材来给她调理一番,对她身体康复和修炼也都大有帮助,奈何我们家主她还不是我们周家的人,这种昂贵的东西是不能拿出来的。卓云伯父,你怎么也得为宁雪的身体着想着想??銮?,到了帝都学府内校,没有我们周家的支持,她天赋的那点优势很快就会被人甩得很远很远?!?br />
    周有宏是不打算托了,既然定了婚事,那就赶紧成了。

    穆宁雪那婀娜身材,那冰肌玉骨,那张倾世容颜……周有宏早就垂涎已久,想到一成婚就可以得到她,周有宏自然更卖力的说服穆卓云。

    “这……这……”穆卓云没法拿定主意,事实上他也知道婚一成,自己这个快要破产的小家族就可以复苏了。

    可是……

    一想到穆宁雪的命是莫凡救下来的,要是自己马上答应了成婚,实在有愧那小子泉下之魂啊。

    “要不,再过阵子??宁雪她现在身体这么娇弱,一下子把这事压过来……”穆卓云说道。

    “那正好成婚,冲冲晦气?!敝芟壬灿行┎荒头车乃档?。

    “身体要紧,身体要紧,既然如此,那就先让宁雪养养伤,我们过阵子再来看她?!敝苡泻暌簿醯妹挥斜匾庇谝皇?,逼一个还躺在病床上的女人成婚,未免太没有风度。

    这极品女人,迟早是自己的!

    “那我们就告辞了,卖场的事情,你还是自己想办法吧?!敝芟壬群苤苯拥乃档?。

    周有宏还保持一点做未来女婿的谦虚,说了声告辞才转身离开。

    “唉~~”

    看着周家父子的背影,穆卓云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家族、世家、世族,这是三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穆卓云所掌握的穆氏家族,那不过是掌控着博城的一个小小土皇帝而已。在真正的穆氏世族眼中,就是被流放的南方小城中的小家族成员。

    博城没有了,穆卓云带着支离破碎的穆氏家族回到了帝都,然而除了在同龄人中出类拔萃的穆宁雪能够稍微在这个传承了不知多少年的冰系世族中稍微说的上一些话,他穆卓云、穆贺就跟稍微高级的佣人一样被掌控着更多资源的家族要员驱使着。

    他们算是一把年纪了,修为不可能提升,人脉很难扩展,唯有依靠年轻一辈,否则刻上了穆这个姓氏烙印的他们永远都别想抬起头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