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魄,你需要大量的精魄。现在你无论如何都要控制好自己的力量,这样我才能够将你带回到军部,由军方为你提供足够多的精魄来保障你的灵魂不会被反吞噬。恶魔系确实是恶魔,因为那等于你和恶魔签订了协议,恶魔给了你恶魔一般的力量,随后它就会来收走你的灵魂?!闭犊占泵Χ阅菜档?。

    纵然莫凡拥有四系,可他爆发出多么强大的力量,就会受到多么强烈的反噬。

    要能够?;ぷ×榛?,唯一的方法就是获取大量的精魄。

    精魄正是养魂的重要宝物,假如说那个赐予莫凡力量的恶魔正在抽取他年轻的灵魂,那么足够多的精魄是可以做一些抵消的。

    这个精魄需求的量非常庞大,斩空也不确定军部那边是否会无限的提供,因为根本不知道需要多少精魄才能够保住莫凡自己的灵魂,但无论如何斩空都会让莫凡活下来!

    “控制好自己,我带你到军部……”斩空说道。

    “吼吼~~~~~~~?。。。。?!”

    莫凡意识似乎已经没有了,他如一匹凶狼般仰天嘶吼了起来。

    突然,他一跃而起,如同一柄箭矢般飞窜出去,以极快的速度消失在了斩空的面前。

    斩空脸色一变,施展出风之翼要追上去,然而周围的气流刚刚凝聚一下子全部涣散了,斩空这才发现自己伤得也不轻,已经很难再施展出相当消耗魔能得风之翼了。

    “莫凡?。?!”斩空朝着狂驰在金林市中的恶魔之影大喊道。

    那恶魔之影并没有停下,他朝着某个方向疯狂的奔逐,感觉用不了多久就能够飞驰出金林区。

    问题是,他这样漫无目的的朝深山老林撞去,等待他的只可能是灵魂被抽干啊。

    斩空望着已经消失在眼前的恶魔身影,脸上的苦楚更不知该如何倾诉出来。

    事实上,博城灾难之后,斩空一直都有在留意着莫凡,包括让萧院长格外关照一下他。

    斩空知道莫凡的天生双系迟早会公诸于众的,在知恶魔系这项恐怖军方实验后,他便一直令人留意陆年那边军部的动向,果不其然,他们下手了。

    只是,斩空低估了陆年这个魔鬼的不折手段,他竟然让一群忠心耿耿的部下卸下军职,并做出如此丧心病狂之事。

    学员们死了近半,连莫凡现在也因为反噬而消失、生死未卜,这让斩空怒得一拳重重砸在地面上,怎么就没有早一点防范??!

    追是不太可能了,斩空现在根本没有力气去追,本身他从另一个城市飞到这里,风系魔能就消耗了很多,更何况,在这荒郊野岭当中,即便有风之翼也未必能够跟得上拥有暴走速度的恶魔莫凡。

    重新站起身来,斩空只好朝着那片面目全非的市中心走去。

    很快,斩空就找到了那四名学员,还有陆年的几个手下。

    “你们要反抗的话,我不介意现在就将你们处决了?!闭犊绽淅涞淖⑹幼沤盏热?。

    蒋艺摇了摇头,做出束手就擒状,开口道:“我们不会反抗,只是,能够告诉我们,军统怎么样了?”

    “死了,被你们成就的恶魔给撕了?!闭犊栈卮鸬?br />
    蒋艺和那几位军官都怔住了,非要到陆年尸体前才愿意相信。

    结果,他们看到了陆年的尸体,是胸膛被打穿。

    他的脸近乎扭曲,恐怕死亡的那一刻还承受着巨大的痛苦,是如斩空所说的,灵魂被恶魔莫凡给撕了。

    蒋艺和几个军官已经痛哭了起来,但在赵满延、白婷婷、牧奴娇看来却是大仇已报的痛快。她们真的对魔鬼陆年恨之入骨了,那令人发指的灭口,还有不讲任何军法师道义更不讲人道的屠杀,他们这些出来历练的学员又到底犯了什么错?就因为这个魔鬼陆年疯狂的野心??

    “莫……莫凡呢,他受伤了吗,我可以给他疗伤?!卑祖面眉泵ξ实?。

    “回去再说吧?!闭犊詹幌攵嘌?。

    “请告诉我?!蹦僚咳词翘燃峋?。

    “我会通知他的家人?!闭犊盏蜕览?,眼圈也有些通红的看着蒋艺他们。

    斩空此时一样愤怒(大宋的智慧wwW.DIjIUzww.COm),他愤怒(大宋的智慧wwW.DIjIUzww.COm)这般跟陆年一样疯狂的刽子手,他们将一个非常有可能在魔法领域无比闪耀的天才变成了一个恶魔。

    就像他之前说过的。

    即便不需要这种东西,假以时日,天生双系的他一样可以让整个世界都知道他的名号,何必多此一举。

    没有人比斩空更看好莫凡!

    ……

    ……

    陆年的尸体被带了回去。

    原本只是到金林市勘测的历练学院们以有史以来最低的生存率返回到了帝都学府,这个结果是谁都没有想到的。

    军部已经派人过来接受陆年的尸体,以及愿意作证上军事法庭的蒋艺。

    陆年所在的军部想要将这件军界败类的事情给压下去,以免造成不良的影响,但校方那边却不会善罢甘休。

    依照斩空的要求,关于恶魔系的信息军方、校方都没有公布,对外只说是某种邪恶实验。而莫凡恶魔化的事情也一样没有公开出去,知道这件事的人就只有斩空、松鹤院长、萧院长、秋雨华教授以及莫凡救下的那四个伙伴。

    还知道真相的蒋艺和几位军官,全部都被处死了,蒋艺算是保存了最后一丝丝的善良,让莫凡在世人眼中变成一位舍身救下队员的英雄,而并非是一个已经不知道身在何方又死在何处的恶魔之物。

    ……

    ……

    耳边是熟悉的鸟叫声,是院落中央大梧桐树中栖息的小生灵们,它们好像长大了,声音也变得成熟。

    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是窗边能够带来整夜清香的盆栽,在自己离开的这段时间看来一直有小女佣在给它浇水,已经茁壮成长。

    屋子里,有着熟悉的香味,被子的味道、清香的残余、枕边的香袋……

    “小姐醒来,小姐醒来!”

    穆宁雪刚有了一些意识,就听见那个小女佣朝着外面喊着。

    紧接着她听到了上楼梯的声音,没过一会,面容憔悴得有些显老得穆卓云便一脸激动得闯了进来。

    “醒了,我的好女儿,你总算醒了?!蹦伦吭莆薇裙厍械乃档?。

    “爸……”穆宁雪服了浮嘴角,就当是微笑。

    “下次再也不让你去什么历练了,绝不让了!”穆卓云说道。

    穆宁雪慢慢的想起了昏厥前的事情,脑子里有一张令人发指的魔鬼面孔,自己用尽力气一箭冻结了他们。

    难道自己逃脱了??

    可是,好像并没有那么简单,在她意识模糊的过程中听见有人在自己耳边哭,有人在伤心的谈着一件事,好像和莫凡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