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莫凡浑身释放着剧烈的雷电,这些紫黑色焦灼的力量迅速的化作了一个在莫凡面前窜动着的由无数条雷电电弧组成的长矛!

    伸出手掌来,直接抓住了这雷电所化的长矛,恶魔莫凡速度瞬间爆发,整个人便要和雷电彻底化为一体。

    雷电长矛狠狠的朝着魔鬼陆年的胸膛位置刺去,雷电足够强的时候本身就附带着极强的穿透之力,像之前那只进阶期的巨亡蜥就是被一道雷轰穿了脑袋?。?!

    紫色的雷电在空气中扭动着,最前端的雷电长矛触碰到了魔鬼陆年的胸膛。

    陆年站在那里,他能够感受到雷电之力扑面而来。

    这些雷电并没有任何麻痹的效果,全是最直接霸道的摧毁之力,当它们全部被拧在一起化作一根粗壮的长矛刺来的时候,那种穿透力更是无与伦比。

    金色的软甲率先与雷电长矛相撞,这昂贵的铠魔具根本无法完全抵挡得了雷电的贯穿,软甲顷刻间被烧出了一个黑洞来。

    雷电穿过了软甲的防御,直击陆年的胸膛??!

    “滋滋滋~~~滋滋滋~~~~~~~~~~~”

    雷电之矛发出刺耳的声音,狂躁至极。

    它们碰到陆年的皮肤、胸骨、内脏、后背之后虽然受到了一些阻碍,可最后还是生生的穿透了过去。

    后背烂开的血洞中,雷电疯狂的溢了出来,雷电长矛保持着强大的电力,就那样贯穿在陆年的胸膛前,时不时分化出一些枝电在空气中劈啪作响。

    陆年身体僵硬在那里,不停的瞪大着他的眼睛。

    他用手去摸胸膛上的窟窿,手更是瞬间被电得焦黑。

    他的手感觉不到疼痛,那是因他的生命正在疯狂的流逝,人最可怕的并非是疼痛,而是再也感觉不到疼痛了,这意味着死亡就在眼前。

    “你……你怎么……怎么可以……”陆年死死的盯着莫凡,那张脸痛苦的扭曲着。

    恶魔莫凡就站在他的面前,身上还有雷电楸狂乱的窜动着,整个人就像是一位雷神从天而降。

    他邪恶凛然的咧了咧嘴,畅快淋漓的大笑了起来。

    他笑得张狂的脸与陆年那痛苦不可置信的脸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或许刚才还是刽子手的魔鬼陆年怎么都不会想到自己竟然栽在了这个小子手上。

    这么强大的力量,应该为他所用啊,怎么会……怎么会是首要目标便是杀死自己??

    恶魔系,费尽千幸万苦就为了寻找一个真正符合恶魔系的人,却不小心创造了一个对自己来说是噩梦的家伙,他用雷电直接击穿了自己的身体……

    陆年一滴血都没有留,胸口一个雷电焦洞看上去触目惊心,他身子缓缓的向后倒去,生命的最后一刻他看到了整片蔚蓝色的天空,美丽得像蓝色巨大宝石一般,当然,这片如梦一样的天空中却还印着一张脸,一张满是血纹的邪气凛然的脸庞,这是一个人类青年,更是新系最完美的试验者。

    只是,好不甘心??!

    明明自己可以牢牢的掌握住这个完美恶魔,可以借助这股力量为所欲为……

    “啊啊啊啊?。。。。。。?!”

    就在他生命最后一刻,数之不尽的狼之影爪突然间在他即将彻底僵死的身上飞舞。

    陆年以为自己生命就这么结束了,可最后他还遭受到了凌迟一般的痛苦,这种痛苦竟然是附加在了从躯壳中脱离的灵魂之中??!

    影爪拥有可以攻击灵魂的效果,恶魔莫凡似乎故意这样做的,利刃之爪将他的灵魂撕得一片又一片,让他这个大军统连化作亡魂的机会都没有……

    灵魂永远都是人类最脆弱的,遭受到直接攻击后更是恨不得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泯灭,那种感觉就像死亡来来回回的重复发生,地狱之所以可怕,正是因为它们折磨的就是人的魂!

    陆年现在后悔已经没有用了,他被恶魔莫凡的影爪撕成了碎片。

    些碎片甚至都不让他随风飘散,竟然还被吸纳到了一条奇怪的河流当中。

    那看上去就像一条冥河,上面飘荡着无数妖魔的亡魂,一具具,在陆年残破的灵魂看来简直惊悚至极。

    这里难道就是地狱,自己真的坠落到了地狱????

    ……

    坠子发出了轻微的颤动,莫凡甚至可以听到陆年灵魂痛苦至极的嘶吼。

    奈何被打入到小泥鳅坠中的亡魂,最终都会被炼化,也不知道这炼化是不是也类似于**实验?总之绝对不是那么好受的,与亡灵系有关联的总是伴随着痛苦、折磨与死亡。

    亲手杀掉了魔鬼陆年之后,莫凡突然间脑海一片是空白的,一片是狂暴的。

    站在不远处的斩空在注视着他,却不敢轻易的靠近。

    据斩空所了解的,恶魔化的人远没有刚才所展现出来的那么简单,他想要帮助莫凡从恶魔异变之中恢复过来,却根本无从下手。

    迄今为止从恶魔化中活下来的例子还没有几个,斩空本身并不负责这种变态研究,他也有些束手无策。

    他尝试着与莫凡沟通,因为莫凡和之前的那些狂躁的恶魔法师相比,似乎还保存着自身的意识。

    “莫凡……”斩空凝视着恶魔莫凡。

    恶魔莫凡也转过头来,眼睛里依旧是难以压抑的暴躁。

    他没有直接对斩空进行攻击,那是因为莫凡认得这位博城的总教官斩空。

    可是,一种头疼欲裂的感觉突然间占据了他整个脑海,令他发狂的要将自己的脑袋给撕成两半。

    精神冲击,非常强烈与暴躁的精神冲击,这恐怕正是血利子所产生的副作用,这精神冲击足以将一个正常人给逼成疯子,更可以将人的灵魂彻底给打散!

    “吼~~~~~~~~~”莫凡像野兽一样嘶吼了起来,浑身火焰和雷电完全不受控制的在周围狂舞着。

    “听着,听着,莫凡……恶魔系始终无法作为真正的魔法系,正是因为使用后的这副作用巨大,它等于提前透支了人灵魂中潜藏着的能量让恶魔系者短暂的拥有无与伦比的战斗力。你的灵魂很可能会被冲垮??!”斩空见莫凡咬着牙在承受精神的反噬,于是急忙对莫凡说道。

    “告……告诉我……我……我要怎么做……”莫凡保存着一些理智吐出这番话道。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