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年站在天鹰背脊上,一眼看见了驾驭着风之翼的胡渣男子。

    斩空??

    这家伙不是负责南方军部吗,怎么会跑到这洞庭湖平原上来管这个闲事?

    这件事是秘密进行的,军方的人怎么会察觉到,难道说已经有人通风报信了,是那几个逃走的学员?

    不可能,就算他们有通讯工具,把这件事说出去军方那边断然不会这么快就派人过来,斩空更不可能那么凑巧在这附近。

    陆年咧开嘴,满嘴的黄牙,他手上的烟斗还优哉游哉的抖了抖,眼睛里带着几分挑衅之意道:“你一个连博城都受不住的废物小军统难道也想和我陆年抗衡,斩空,你是孤身前来的吧……这小子天生双系的事情你早知道了,竟然隐瞒到现在,莫非你斩空其实早有图谋??”

    “狗屁。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这恶棍一样不折手段吗。什么血利子实验,以这小子的能耐,即便不需要那种不人不鬼的东西,他日也必定横扫一方。我真为你感到羞耻,对付一个学员还需要用这样要挟的手段,你父亲要知道你是这样没用的东西,当年就该把你射在墙上风干!”斩空骂人更是不管有多粗俗。

    他也是怒极了。

    原本斩空认为陆年就是针对莫凡,会强行活捉。

    谁知陆年如此丧心病狂,竟然将这里历练的学员们全部灭口。

    这些学员都是帝都魔都的精英学员啊,前途不可限量,却因为陆年这家伙的一点野心,便惨死在这荒城之中。

    军方多少年了都没有出过这样的败类??!

    “斩空,你真的以为你能够阻挡得了我?”陆年笑着,笑到极致的时候已经变得狰狞。

    事情既然败露了,那更好。

    不需要再顾虑那么多,成大事者就不应该有那么多束缚,没了军衔正好,放眼军统之界能够和他陆年抗衡的一只手都数的过来,这斩空决不再其中。

    是时候大开杀戒了。

    与这件事有一点关联的人,都全部得死??!

    “送他们去喂那个东西?!甭侥暝对兜奶魍艘谎鄯逖ㄉ夏且丫招蚜说木扌蜕?,嘴角勾起一抹残忍。

    “军统大人,那……那恐怕是一只巨蜥伪龙?!奔菰ψ虐咨煊サ哪俏痪儆行┎缓醯乃档?。

    陆年指的是峰穴的最顶端,而峰穴最顶端的正是这座荒城的最高统治者-巨蜥伪龙!

    把这四个学员拿去喂巨蜥伪龙吗??

    这未免太残忍了!

    更何况,自己这样飞过去,保不齐巨蜥伪龙会连他和天鹰一起吃掉啊。

    “你要违抗我的命令吗??”陆年怒目相视。

    “不……不敢?!本傩辛艘桓鼍?,驾驭着天鹰朝着峰穴的方向飞去。

    ……

    皮网之中,白婷婷脸色已经苍白得像一面纸。

    赵满延牧奴娇或许没有见过那个生物,可她是见过巨蜥伪龙的啊。

    天鹰正吊着他们朝那个家伙飞去,即便隔着还有一个城区的距离,可白婷婷依旧吓得冷汗淋漓。

    “那是什么??”赵满延抓住皮网,有些愕然得指着峰穴顶端。

    “就是……就是一口吃掉伪怖魔的生物?!卑祖面蒙舨兜乃档?。

    赵满延和牧奴娇都不禁颤抖了起来。

    原来是它???

    一口吃掉伪怖魔……

    伪怖魔对他们来说都是难以抗衡的,那么这巨蜥伪龙岂不是死神一般。

    他们宁愿从高空摔死,也不要变成那巨蜥伪龙的口粮啊。

    ……

    “陆年,你真的疯了吗,真要这样一错再错去?!闭犊辗吲ù笏蔚闹腔踳wW.DIjIUzww.COm)的嘶吼道。

    “斩空,别一副当年意气风发好像这个世界握在你手中的样子,你知道天山裂痕还有人在等你吗,你连去为她收尸的勇气都没有??!”陆年笑得猖狂狰狞。

    陆年的这句话让斩空整张脸阴沉至极,就像子刺中心底最不愿意触碰的东西,那双眼睛里全是杀芒。

    魔鬼军统似乎很享受斩空这副样子,继续哈哈哈大笑的道:

    “小小的博城,一群低智商的魔狼,你竟然也守不住,又让我看到了废物的一面,我真为你感到悲哀!”

    斩空肌肉在抽动,领口的伤疤甚至都随着着抽搐而有些咧开。

    “现在又想来逞英雄,当神圣审判人,好笑,好笑?你看看那几个学员,多无辜,多可怜,能活去可都是未来的栋梁啊。假如你要真有点本事,就从我尸体上踩过去把他们救来,证明你斩空不是一个废物!可事实上,你就是一个废物,彻头彻尾的废物??!”陆年的声音尖锐刺耳至极。

    怒到极致,便是面无表情。

    斩空此时面无表情,他指着陆年,用铿锵有力的声音道:“我是没能够做到,但我从没有坐以待毙过?!?br />
    被冰封在天山裂痕的那个人,即便自己老到头发都白了才突破到超阶,他也一定会再踏天山,不论她是生是死——这是他斩空一辈子的承诺!

    博城灾难,他难咎其责,翼苍狼黑教廷,他斩空一个都不会放过,必定用狼血,必用黑教廷头颅去祷告祭奠博城亡灵!

    今日,他斩空再发一誓,必斩陆年,洗刷军耻,不死不休??!

    风之翼拍打着,当务之急是要救那四个被送向巨蜥伪龙口中的学员,斩空以最快的速度驾驭着风翼横穿,天空中可以看到他迅速划过的一道风痕,围绕着阵阵凌乱的气流。

    “岩魔之瞳!”

    陆年怎么可能让斩空过去,他的周身出现了一道一道的璀璨星轨,密密麻麻像天空中唯美的星线在密密麻麻的交织。

    星轨交织成图,图案璀璨夺目却又一幅幅相互辉映,竟然是在陆年的周身呈现出了一个陆离瑰丽的震撼星座。

    褐色星座复杂到了极点,但陆年排列描画构架的却无比娴熟??!

    这个魔鬼军统施展的正是土系高阶魔法,璀璨夺目瑰丽壮美的星之座就是最绝对的证明。

    “石化!”

    魔鬼军统冷冷的吐出了技能后缀,霎时这一片白色与蓝色相间的云空竟然被一片灰白所笼罩……

    空气中弥漫着石化之埃,那些白色的云团在短短几秒钟的时间竟然化作了泥,从漂浮的状态变成了不断的剥落。

    云都被石化了,更何况活人??

    (奇怪,今天又手感还不错,想多写一章。喔,多可怕的念头,赶紧喝点水,压压惊……唉,现在好多了,再也没有想多写一章的可怕念头了。

    不过!

    月票排行榜第17名,好像进前10啊。今天大家把票投个满300张,我就写个四章,可好??

    现在都230多张月票了,投个70张月票就够了?。。?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