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糟了,有一群巨亡蜥正朝我们过来”一名负责观察的军官脸色大变的说道。

    蜥颅巨妖始终都无法冲破他们十三位中阶魔法师的方阵,毕竟他们都是一群身经百战的军法师了,他们懂得如何利用妖魔的弱点来制造属于它们的魔法堡垒。

    可是,巨亡蜥就完全不同了!

    每多一只巨亡蜥出现,就有可能让它们的魔法方阵有一些摇晃,需要他们几个人联合发动中阶魔法才能够真正将巨亡蜥给震慑住。

    然而,一群巨亡蜥的出现,对他们来说就是噩梦了。

    他们需要抵挡如潮水一样涌过来的蜥颅巨妖,又哪里还有人手去联合对付巨亡蜥??

    看到那一群身躯几乎占据了半个街道的巨亡蜥朝着这里过来,看见它们呈现出不同的肤色并且掌控着元素之力,军官们再也无法像之前那样镇定了,死亡离得他们越来越近!

    “杀出去,杀出去??!”蒋艺高声命令道。

    他们必须杀出一条血路,否则要在这里全军覆没??!

    ……

    ……

    另一边,莫凡凭借着遁影之术悄然脱离了这片可怕的主干道。

    他所在的位置依然是金林市中心,只不过这里的楼房不知道为何已经全部倒塌了,遍地的废墟、此起彼伏,一眼都望不到头。

    这里没有什么泥塘,虽然还能够看得到那耸立而起的震撼峰穴,但并没有什么蜥颅巨妖出没。

    莫凡站在一座只剩下骨架的景观塔的上方,眺望着那些被蜥颅巨妖们渐渐吞没的军官。

    他能够想象得到那些高傲军官们脸上的惊恐,更能够想象得到蒋艺看到自己逃脱后脸上不可思议的表情。

    这般孙子,还妄想和自己斗,他们死都不会想到自己还是一个暗影系法师,只要有阴影的地方,自己就能够穿行自如。

    蜥颅巨妖的感知能力是很迟钝的,莫凡遁影从它们的影子下掠过,它们都未必能够发现自己,这也是为什么莫凡要选择闯蜥颅巨妖地盘的重要原因。

    当然,最重要的是自己突破了!

    现在莫凡明白为什么那么多法师都提倡年轻法师要多历练,多厮杀了。

    苦修固然重要,可人的潜能往往只有在战斗之中会得到最大的的提升,假如没有这次被包围,莫凡相信自己至少还要半年才有希望让火系星云突破到第三个级别。

    “烈拳-九宫……现在我也掌握了这霸道的力量?!蹦参战袅擞胰?,回味着那一拳轰起九道震撼火焰之柱的暴力感觉。

    想当初第一次见到这一招还是因为唐月老师,那个时候的唐月就给莫凡一种强大到心生膜拜的程度,或许唐月老师现在已经达到了更高的领域,可至少现在自己已经追赶上了当时的她,她可是一名审判员!

    身子往后一靠,莫凡躺着休息。

    这一战让他有些疲倦,他现在也安全了,并不需要着急着逃离,顺便惬意欣赏一下那些魔鬼军官们是怎么死的尸骨无存的!

    “恩,那是什么?”仰躺着的莫凡突然间发现了天空中有白色的翅膀在扇动。

    他定了定神,用意念去凝视,这样可以将远处的一切看得清晰。

    然而下一秒,他整个人如遭霹雳一般,不自禁颤抖了起来。

    那是一只羽毛洁白的巨鹰,其体型还比普通的天鹰还要大上两号,白得看不见一点杂毛。

    它翅膀扇动着,正从这金林市中心上空缓缓的飞过……

    它的爪子巨大,下面正吊着一张皮网。

    皮网内,被牢牢束缚着的一共有四个人,他们像是被禁锢了精神,面对这一张皮网却根本无能为力,只能够像小鸡一样被拧着,用无助的双眼穿过皮网的间隙看着外面。

    这四个人,莫凡在熟悉不过了,正是赵满延、牧奴娇、穆宁雪、白婷婷……

    怒火在莫凡的心底一下莧燃了起来,他总算明白陆年为什么没有直接追击自己了,原来这个魔鬼将这四个人给擒住,并将他们吊在了空中,就怕自己看不到他陆年手中握着的筹码一样。

    莫凡愤怒(大宋的智慧wwW.DIjIUzww.COm)至极!

    一个人怎么可以卑鄙到这种程度,假如怒火能够化作拳头上的烈焰,莫凡一定要亲手将陆年那张狗脸轰一个稀巴烂?。。?!

    “莫凡,我只说一遍,无论你听到与否!”

    “马上跪着到我面前来,否则我将它们从这里扔下去!”

    “你放心,我已经将他们的心魂封印了,保证在下坠的过程中绝对施展不出任何一个魔法来。另外经过我这么多年的经验,一只战将级的力量型妖魔从这个高度抛下去,也一定会摔成一滩肉泥。被我打了一个半死的赵家小子死了就死了,可惜了这还在昏迷不醒的冰系女孩,想来对你挺重要的吧,假如一个不重要,那三个加起来呢?”

    陆年魔鬼一样的声音从空中传了下来,这个家伙用魔能灌入到声音之中,确保这一整片破败的城区每个角落都可以听见。

    莫凡听见了,他脚下已经出现了不受控制的火焰,唯有愤怒(大宋的智慧wwW.DIjIUzww.COm)到了极致火之力才会不受控制的从身体之中涌出来。

    连穷凶极恶的黑教廷都没有让莫凡这样怒过,没有想到做出这种事来的会是一名披着军袍的魔鬼禽兽??!

    “莫凡,这个魔鬼事一定会杀我们灭口的,无论你出不出现?;氐降鄱?、魔都,一定要将这里发生的事情告知审判会、军法庭……”赵满延满身是伤的高喊道。

    他声音没有灌入任何的魔能,他的心魂已经被禁锢了,唯有蛮力的嘶喊,希望在下方的莫凡能够听见。

    事实上,这个高度莫凡根本听不见!

    白婷婷和牧奴娇保持着沉默,她们耳边满是陆年那尖锐如鬼怪一样的笑声,难听之极。

    ……

    “呼呼呼呼~~~~~~~~~~~~~”

    白云之下,凌乱的气流迅速的掠过,在云中分开了一条天蓝的中线……

    一双风之羽翼缓缓的在蓝色的天空下出现,一位同样穿着军袍却是另一种图案的男子猛扇着风翼朝着这里飞来

    男子面容英俊,胡渣明显,尽管将衣领竖了起来,依旧可以看到他脖颈位置有一条非常醒目的伤疤延伸到胸口……

    “陆年,你罪大恶极,还不放了这些学员??!”风之翼男子逼近了那只硕大的天鹰,用愤怒(大宋的智慧wwW.DIjIUzww.COm)的声音咆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