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年眉头子锁了起来。

    他其实刚才就在考虑着等陆正河过来在手,但过于心急的他还是直接达了命令。

    在他眼中这些不过是一群根本没有经历过真正厮杀,真正战争的学生,面对这样的屠杀甚至只会脑海一片空白的在那里等死。

    谁知道那个叫莫凡的小子反应速度那么快,竟然知道拿陆正河做人质。

    陆正河这小子也够蠢,刚才跑过来不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大……大哥,救我!”陆正河带着哭腔的喊道。

    陆年杀得果断,丝毫没有一点怜悯。莫凡这家伙也非常得狠,那些玫炎随时都会往他身上扑去,陆正河可以肯定莫凡这家伙绝对是说杀就杀,眉头都不会皱的。

    “有点意思?!甭侥瓿榱艘豢谘潭?,摆了摆手,示意身后那群魔法轰炸团暂时停手。

    陆年不能让自己弟弟死去,从军多年的陆年无儿无妻,比直接小上许多的陆正河基本上成为他们这个家庭唯一的香火了,他陆年自己会在不久之后上法庭,他自己死不死无所谓,陆正河不能死了。

    但是,他并不能表现出很在意弟弟狗命的样子。

    事实上,相比起这次任务,假如非不得已,他还是会选择让弟弟牺牲,因为他要做的事情非常非常宏伟,成功了他将成为改变世界格局的人。нéi Уāп Gê

    所有的牺牲都将变得值得!

    “你是什么狗东西,给我听着,我廖明轩是帝都魔法协会廖封之子,你杀了我,我让你全家都去死??!”廖明轩歇斯底里的大叫了起来。

    “哦?”陆年挑起眉毛,那双眼睛突然闪耀起了一道褐色的光芒。

    褐色目光一闪,刚才还在疯狂叫嚣的廖明轩突然间静止了。

    他发不出任何的声音,他身体变得僵硬,连一根手指头都动弹不得。

    他的身体被一层灰白色物体所覆盖,一开始只是脚趾头的位置,渐渐的开始蔓延到他的全身。

    灰白色扩散得越来越快,看上去就像是水泥在很短的时间被晒干了的样子,问题是这些灰白是在廖明轩的身体上铺开,也就是说他身体只要变成灰白色的部位,就全部凝固成了灰石??!

    廖明轩还望向挣扎,可没过几秒钟他整个人竟然化作了一尊灰白色的雕像??!

    “这种人,更留不得?!甭侥暧殖榱艘豢谘潭?,就像摆平了一小撮垃圾一样那么随意和不屑。

    有着几分麻醉效果的烟草进入肺腑,背后伴随了不知多少年的疼痛才有了一些缓和,陆年脑子也稍微清醒了一些。

    他目光注视着正挟持着自己弟弟的莫凡,整个人就像一把血迹斑斑的妖刀,捉摸不透又危险至极。

    “说吧,你想怎么样?!甭侥甑乃档?。

    “是你想怎么样,我们跟你无冤无仇,为什么要杀我们?!蹦僚糠吲ù笏蔚闹腔踳wW.DIjIUzww.COm)得整张脸的通红了。

    质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她身子还是轻轻颤动的,很显然她也害怕,却要强行让自己镇定来,对方这毫无征兆的杀人太诡异,也最令人难以抗衡,好在莫凡似乎第一时间抓住了对方的命脉,控制住了陆正河这个叛徒。

    “你是牧战兴的孙女吧,有几分胆识……如果我说,这件事是你爷爷也同意的,不知道你会作何感想?!甭侥晗裱忠谎笮α似鹄?。

    陆年并不着急,他手底的人已经将他们给包围了。

    能让陆正河活来,那自然是好事,毕竟是自己唯一的弟弟,如果不行,还是都杀了,免得节外生枝。

    这般学生归学生,身份都不太一般,尽快弄成历练意外全军覆没为妙,至于他们这些人背后的势力的质问,死无对证了,还质问个屁!

    “这样吧,一条命换一条命。小子你自己选,要让谁活?!甭侥暌坏愣济挥刑概械某弦?,更完全是占据一个上风的样子。

    莫凡也皱起了眉头来,这个魔鬼的脾气实在摸不准,最重要的是莫凡到现在都搞不清楚这个家伙为何要杀他们,难道他们这群人撞到了什么他们不可告人的秘密,否则为何杀人灭口?

    “你旁边的小妞不错,你们关系不一般吧。你放了陆正河那蠢材,我可以保证不杀她?!甭侥赀挚俗?,满嘴的大黄牙。

    “换五个,我,他,她,她还有她,其他人你自便?!蹦仓苯拥忝?。

    莫凡这一点名可把罗宋沈明笑等人给吓坏了,差点给莫凡跪来。

    而彭亮宋霞也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莫凡,他们两个好歹算莫凡队友,却没有想到他连商量都不商量,直接将他们两个给放弃了。

    “我说了,只换一个!”陆年声音子寒了起来。

    “那让我走?!蹦膊患偎妓鞯乃档?。

    “哈哈哈哈,好有趣的小子?!甭侥曜哟笮α似鹄?。

    此时,白婷婷赵满延牧奴娇都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莫凡。

    他们可没有想到真到这种时候,莫凡连他们也放弃了。

    “我尽力了?!蹦脖傅亩运撬档?。

    “我无所谓,反正没有你的话,我已经死了?!卑祖面闷嗥嗟囊恍?,谁都能够听出来她的话语很勉强。

    牧奴娇咬着唇,理智告诉她莫凡这样是一个正确的选择,换作谁也会这样选,可心里就是很难受,在那个魔鬼军统说只能够让一个人活的时候,她尝试着幻想过莫凡会不会让她走,尽管只是有些荒唐的一闪而过的念头。

    “莫凡,你这样让我对你失望透顶,不过,假如我真的死在这里,我希望你以后帮我杀了这个家伙……”赵满延笑了起来,笑得难看至极。

    “不用你说,我也会杀了他?!蹦不卮鸬?。

    陆年抖了抖卡着的烟丝,斜着眼睛看着这群乳臭未干的魔法学生们。

    “做好决定了,遗言说完了?放了陆正河,不然你们连一个活去的机会都没有?!蹦Ч硗沉焖档?。

    “我刚才已经说了,让我走?!蹦仓馗戳艘槐?。

    “很遗憾,这里所有人都可以走,就你不能走?!蹦Ч砺侥赀挚煨Φ?。

    莫凡愣了愣,有些愕然的看着这个杀人如麻的高阶法师。

    难道他们是黑教廷的人??

    不对,他们手段狠毒归狠毒,明显跟黑教廷没有什么关联,他们每个人神情带着几分木然,一副明知道这番举动会令他们万劫不复的模样……

    问题是他们到底要做什么???

    这群人,太过诡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