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正河坐在穆宁雪的旁边,他自己并没有受到蛊惑,但疲于对付廖明轩和许大龙。

    他想要跟穆宁雪说话,可见她一言不发的样子,便完全不知道究竟该如何打破这个沉寂。

    他仰起头来,正寻思着又一个好的突破口,突然间那黎明发白的天边出现了一对对雪白色的羽翼,这些羽翼有序的往这个方向靠近,羽毛在微弱的光辉之点缀着沉沉的天空……

    陆正河心中一喜,又急忙假装什么都没有看见的样子。

    那些白色的羽毛并没有直接飞入到荒城中,而是降落在了某一处地方。

    它们降落的地方并不算太远,想必用不了多久就能够抵达这片区域了,陆正河特意环顾了四周,寻找莫凡的身影。

    巧的是,莫凡正好和牧奴娇白婷婷赵满延等人往这里走过来,莫凡率先开口道:“大家都没有心再勘测去了,回去吧?”

    “明聪还没有找到?!蹦履┨鹜匪档?。

    “不用找了,他被廖明轩失手给杀了?!毙泶罅洳欢〉拿俺隽艘痪?。

    廖明轩听到这句话后整个人都冷汗淋漓,指着许大龙道:“你不要血口喷人?!?br />
    “杀了就杀了,反正大家都中邪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蹦埠敛辉谝獾牟沽艘坏?。黑しし阁

    “廖明轩,你杀了他?”穆宁雪质问道。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根本控制不了自己……”廖明轩整个人都快崩溃了,双手插入到头发里,像是要把脑壳给掰开。

    他跟明聪怎么都是一对好兄弟,谁知自己亲手将他杀了,连尸体都面目全非。

    “那大家收拾东西,返回吧?!蹦履┟挥性俣辔?,以队长的身份说道。

    经历了这样的事情,谁都没有再勘测去的勇气了,这荒城比大家想象中的要恐怖的多,天知道完成了所有勘测后究竟还有多少个人能够活来。

    现在大家彻底疲倦了,最重要的是他们已经害怕了。

    之前伪怖魔的出现,就让大家心有余悸,现在蛊惑魔蛛更是让大家相互厮杀,廖明轩杀了明聪,纵然廖明轩是被蛊惑的最深的人,可大家依旧没法接受这恐怖的事实。

    ……

    收拾好东西,大家特意去看了一眼明聪的尸体,最终还是直接将他埋在了土里,并且施加了一个土系的魔法,算是给他盖上一个坚固的坟墓,免得尸体被妖魔挖出来吃掉。

    重伤的宋霞已经苏醒了,她的腹部还裹着纱布,整个人看上去很憔悴。

    能够活来,已经是幸运的了,宋霞也不奢望什么,跟着大家一起准备返回。

    郑冰晓状况也很差,白婷婷魔能都干枯了,能不能救活郑冰晓也不好说。

    来的时候,一队人还器宇轩昂,大有可以踏平这小小荒城的架势,谁知整个勘测根本没有进行几次便化作了一群残兵败将,妖魔之地的残酷可算是让他们彻彻底底的领会到了。

    明珠学府的精英又如何,帝都学府最出色的魔法学生又如何,在凶险万分的野外同样连最基本的生存都很难保证。

    在学校里如何风云人物,在同学面前如何实力碾压,听老前辈如何讲述外边的世界,亲生经历之后却发现在学校在城市中学的根本没有什么卵用,该死的还是死,该伤的还是伤。

    他们很不甘心,作为全国最出色的魔法学生他们每个人心里都有着一股子傲气,现在也只能够生生的咽去,拖着疲惫的身子沿途返回。

    这次历练,确实太过艰难。

    ……

    渐渐的,大家已经走出了城。

    天已经彻底白了,城外的林子中有一些鸟叫声,听上去非常的悦耳,像是稍稍冲淡了在荒城中的死亡气氛。

    一眼望去,还是那长满了青苔和杂草的火车铁轨,它穿过了树林延伸向远处,通往对现在的大家来说简直是天堂的都市。

    现在谁都迫切回去,回到有人的地方,回到温馨的屋子里。

    众人刚要顺着火车轨道走,突然间树林中有一队人影出现,他们穿着统一的制服,款式和军法师们有一些类似,但颜色上有极大的差别。

    这群人大概有二三十人左右,他们每个人身旁还有着一只雪白色的巨鹰,巨鹰胸膛饱满,眼神锐利,双翼保持着垂落几乎垂到了地面上,要是子展开的话,估计能有两米!

    这些天鹰莫凡自然见过,是军法师们驯化的一些妖兽。

    据说驯化妖兽是某些强大的心灵系魔法师才能够做到,虽然无法让它们协助战斗,但作为交通工具却是非常合适的选择。

    “军法师??是来援救我们的吗?”看到军法师出现,赵明月和菁菁两个女孩马上激动了起来。

    在这里能够看见活人真是太好了。

    “他们制服有些奇怪?!闭月铀盗艘痪?。

    “应该是来救援我们的,真是太好了。郑冰晓有救了?!迸砹粮咝说乃档?。

    陆正河站在那里,目光却闪闪躲躲。

    一队军法师径直的朝着众人走来,其中为首的是一位厚厚嘴唇上叼着烟斗的浓眉大眼男子。

    男子穿着一件军绿色的大风衣,那双浓密眉毛之的眼睛扫视着这一队历练生们,最终目光落在了陆正河那里。

    陆正河目光一瞟,方向却是莫凡所在的位置,像是示意烟斗军大衣男子什么。

    军统陆年微微点了点头,缓缓的举起了右手,对身后的一队都穿着军服的法师们说道:“闲杂人等,都杀了?!?br />
    这句话,陆年说得轻描淡写,就好像在说将这些人带走一般。

    然而他的令是杀令!

    这个杀令得让陆正河都呆住了,急忙堆起僵硬的笑容道:“大哥,您是不是搞错了,他们都是跟我一起的明珠帝都历练生?!?br />
    “所以才要都灭口,这件事我不希望让任何一方知道?!甭侥暧锲降薇鹊乃档?,从他这杀令都不眨眼的态度,便可以知道死在他手上的人不知道有多少!

    而在陆年身后,一股杀气瞬间弥漫而起,正是来自那二十多位军法师,这些人都是军官,其实力至少是中阶,当他们目光锁定了这一群略显青涩的历练学生后,便仿佛一群凶狼锁定了一群绵羊。

    气氛彻底改变了!

    赵明月和菁菁两个女孩刚要上前去和这些前来援助的军法师说话,结果她们脚突然出现了好几道冰霜锁链??!

    这些锁链在两女毫无防备的情况直接往她们身子上贯穿过去,银白色的冰锁顷刻间化作了鲜红的锁链……

    冰锁贯穿两人,血红一片。

    刚才还带着几分青春活力的女孩转瞬间化作冰链上两具尸体……

    这是何等的触目惊心,令人根本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的发生?。?!

    (求月票,求月票?。。。。?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