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到教堂之处,发现教堂这周围一大片区域都已经面目全非了,到处坑坑洼洼,到处都弥漫着凌乱的元素气息。

    不过,自相残杀的战斗明显是结束了,就是不知道他们这群人究竟去了哪里。

    “宁雪,你没有事吧?!甭秸幼钕瘸鱿?,他急急忙忙的迎了上来,可看到莫凡正轻抚着她的柔弱香肩,眼神一下子变得极不友善,寒着声音对莫凡接着道,“我来就可以了?!?br />
    穆宁雪理都懒得理这两个人,自己坐在了一旁休息。

    陆正河果然如一只苍蝇一样缭绕在她周围,和指挥队伍的样子判若两人,看来廖明轩说的那番话其实也没有错。

    莫凡去寻找其他人,自己性感美丽的牧奴娇不知道如何了,怎么说都是同住一屋的女人,自己应对她负责。

    绕了一圈,没见到牧奴娇,却看到了罗宋罗胖子。

    莫凡一把抓住了罗胖子的衣襟,都还没有开口,罗胖子就一脸哭丧的道:“我叫你哥行了吧,我都快被她给杀了,她在那边,应该是清醒了,自言自语的……”

    罗宋确实是灰头土脸的,从他的精神状态来看,估计最后连魔具都用得差不多了,论修为,掌握了第二级中阶魔法的牧奴娇确实要比罗宋更强许多。

    很快莫凡找到了一个人站在一片植物丛中的牧奴娇,这些植物是她自己的杰作,她精神有一些恍惚,目光有几分呆滞,只是眉黛之间那一抹腥红是彻底消失了,变得往常那般圣洁高贵。

    “娇娇,你还好吧?”莫凡走到她身边,将脖子上的项链给摘了下来,挂在了有些失魂落魄的牧奴娇脖颈上。

    牧奴娇美丽的瞳孔中渐渐有了情绪,这是一种害怕的情绪,就像刚刚从噩梦之中苏醒过来,人还沉浸在之前的噩梦气氛中,后怕不已。

    “不用怕,不用怕,有我在呢?!蹦步僚磕侨崛崛砣淼纳碜忧崛嗔斯?,尝试着用自己男人阳刚的体温来烘暖她有些受伤的小心灵。

    牧奴娇被莫凡这样抱着,竟然没有什么反应,换作平常的她,就已经气场席卷了。

    “我……我是怎么了?”牧奴娇有些呆呆的问道。

    她对自己的行为并没有多少影响,她只记得罗宋在诋毁牧家,说的都是以前那些似是而非的事情,这让牧奴娇很生气,接下去的事情她就不是很记得了。

    “精神被控制,不过现在没事了,抱抱就好了,来抱紧一点点?!蹦菜档?。

    牧奴娇终于抬起了头,那双美丽的眼睛从一开始的害怕晃动变成了几分质疑。

    终于,牧奴娇醒悟了什么,小脸颊一下子飘上了两朵粉云,模样好看至极让莫凡看得都有些呆住了。

    这么近距离,还有着令人砰然心动的香气,莫凡觉得自己也要被什么蛊惑了,动粗到不至于,忍不住想亲一口这粉玉粉玉的脸颊和性感的香唇倒是真的。

    “流氓?!蹦僚客瓶苏飧龀巳酥5幕斓?。

    想来她此时的心情跟穆宁雪差不多,还有气力的话真要把这家伙吊起来打一顿,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

    莫凡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心情还蛮好的,因为揩了两位女神的油了。穆宁雪的身子特别滑,特别柔软,摸起来手感很不错。牧奴娇香肩饱满一些,体香萦绕,有着令人沦陷的魅力。

    “其他人呢?”牧奴娇转移开话题,免得气氛尴尬( 大宋的智慧WwW.dIjiuZwW.COm)下去。

    “不知道,他们的死活我就懒得管了?!蹦埠敛辉谝獾乃档?。

    “你这人怎么这个样子?!蹦僚堪琢怂谎?。

    “来,还给你,刚才杀蛊惑魔蛛的时候还蛮危险的,不过这件护身符我没舍得用?!蹦步且豢胖樽踊垢四僚?。

    牧奴娇也将凝神项链还给了莫凡,可一听到莫凡幽幽的飘了一句交换定情信物之类的话,刚才才褪去的红霞又飘了起来,快步走开了,不想和这个无耻之人多说半句话。

    她现在心神还是恍恍惚惚的,感觉被莫凡这样一挑逗,心里蛮奇奇怪怪的。

    ……

    随后,莫凡和牧奴娇找到了赵满延和白婷婷。

    他们两个人都相安无事,但郑冰晓却受了重伤,被赵明月一个火系中阶魔法轰中,整个人都快烧成焦炭了。

    白婷婷正在不停的为郑冰晓治疗,也不知道他能够支撑多久。

    没有被妖魔给杀死,结果却被同伴给烧了一个半死不活,郑冰晓就算能活过来估计也心灰意冷。

    这一次自相残杀,受伤的受伤、疲惫的疲惫,最重要的是整个队伍之间已经不存在什么信任感了,看着依旧昏迷不醒的宋霞,再看看浑身重度烧伤的郑冰晓、以及被咬下了一条胳膊的许大龙……

    队伍一片残败,每个人就跟之前被蛊惑了一样,气氛诡异的各自为营。

    “回去吧,明天一早就回去?!闭月涌谒档?。

    “我也呆不下去了?!甭匏嗡档?。

    “我们勘测还没有完成,怎么可以离开……”陆正河一下子慌张了起来,似乎很怕大家走。

    “命都要没了,还勘测个屁,反正我是不想再再这里呆下去了?!毙泶罅行┠张乃档?。

    他的胳膊,是被陆正河的幽纹暴狼给咬下来的。

    就算是自己中邪了,许大龙也觉得陆正河下手太狠了。

    至于中邪最深的明聪和廖明轩两个人,明聪已经失踪了,廖明轩倒还好好的,只是一个人蹲坐在旁边,神情非常的古怪。

    从清醒开始,廖明轩就那副诡异的样子,简直比被蛊惑了还要可怕。

    至于失踪的明聪,大家现在都精疲力尽,根本就不知道去哪里寻找,只能够等明天天亮往这附近搜索一番,实在找不到,那也没办法了。

    大家现在自身难保,实在不想去顾及别人。

    谁能想到这里会出现一只蛊惑人心的魔蛛,又谁能想到好好的一个精英队伍就在一夜之间崩垮成这样。

    (求月票?。。。。?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