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到了,白婷婷在水罐中混入了一些驱毒药剂,宋霞皮肤肌肉处的伤口愈合很慢,很明显攻击它的东西附带着一些毒性,这些伤口无法用治愈魔法来清理,就得自己慢慢得将那些毒素给洗掉了。

    香汗淋漓,白婷婷感觉到一些闷热,已经脱掉了外套,露出了滚圆的雪白肩膀,发梢略显湿漉的香汗贴在脖颈处,又慢慢的滑向胸口的地方。

    明聪站在旁边,从高处俯视去,他眼睛里顿时精光绽放。

    好深的沟??!

    以明聪老道的经验,他坚信白婷婷一定是穿了类似于束胸的东西,把自己那对惊人无比的玉峰给藏了起来。

    明聪脑子止不住的在浮想,他甚至已经不做一点掩饰了,就那样肆无忌惮的盯着,眼珠子都要飞到别人胸上去了。

    白婷婷清洗完了宋霞的伤口,用手背擦了擦脸颊上的香汗,不巧与明聪那带着浓浓欲|望的眼睛对碰。

    白婷婷愣了愣,表现得还算镇定道:“别这么没有风度?!?br />
    明聪没有反应,他那双眼睛还在死死的盯着白婷婷。

    终于,白婷婷意识到对方不是偷窥那么简单了,她甚至从这个家伙眼睛里看到了越来越强的占有欲。

    明聪身体一动不动,他的双眼更是深陷在了一片贪婪之中。注:字符防过滤 неìУаПge 即可观看最新章節

    不知道为什么,就在刚才浮想联翩的时候,他感觉自己陷入到了一片幻想的泥潭中,这片泥潭里,他肆无忌惮的对白婷婷手了,就像自己之前载看得那些经典岛国片一样。

    末世荒屋孤男寡女。

    邪恶的笑声,女孩惊慌羞涩的尖叫,衣服被狠狠撕开的声音,简直就是把囚禁在内心深处那头野兽的枷锁给彻底弄断了一般,再也不需要估计所谓的道德伦理,要做的只是让这头野兽尽情的发泄。

    “撕啦~~~~~??!”

    “你干什么,混蛋!”白婷婷满脸羞怒。

    她的小内衬被突然间兽性大发的明聪给抓住,随着这个家伙暴力的一扯,小内衬的带子直接就断了,那裹不住的春子露出了大半,雪白雪白玉润丰满坚挺柔弹!

    白婷婷也不是那种任人宰割的弱女子,她羞怒的往后躲去,魔法星轨在她周身快速的排列着。

    她也不想对自己人施展魔法,可是明聪的行径确实太不知廉耻了,她清楚的知道很多男人心底估计都会有一些龌龊的念头,可那也只是念头,绝不会像明聪这样真就乘人之危!

    白婷婷确实没有想到明聪看似仪表堂堂,内心竟然如此肮脏。

    “畜生不如的东西,你在做什么!”就在这时,一个男子出现在了教堂门外。

    此人正是陆正河,他驾驭着幽纹暴狼,一进来就看到了明聪相当不堪的一幕,顿时怒喝了一声。

    幽纹暴狼快步冲上去,一爪子就将有些疯狂的明聪给摁住了。

    明聪被制服,可他的丑态彻底暴露在了众人眼中,大家更是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教堂内,好半天没有人说话。

    白婷婷披上了外套,脸上依旧带着几分怒意。

    太过分了,这个明聪真的太过分了,为什么这种人会出现在帝都学府的精英学员行列,回去之后,白婷婷一定不会放过他!

    “明聪,你他妈疯了吗?”陆正河一巴掌打在明聪的脸上。

    明聪整个人清醒了,他恍然回过神来,子撞上了众人那怪异的目光。

    再看了一眼脸颊通红衣裳有些褴褛的白婷婷,明聪顿时脸色发白。

    天啊,刚才那些不是自己幻想的吗,自己真的对白婷婷直接手了……

    “我……我……”

    “你还解释个屁,小峰许大龙,把他给绑了?!甭秸铀档?。

    “我真不知道,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br />
    “唉,没有想到他是这样的人?!?br />
    “是啊,菁菁,你还和他走那么近,以后要离他远一点?!闭悦髟滦∩乃档?。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大家都没有想到会如此,许大龙和小峰将明聪给绑在了柱子旁后,刚才还在讨论一个踩点目标的众人没了心情,气氛奇怪得不能再奇怪。

    ……

    大概到了夜里,疲惫得众人正要睡去,教堂之外却传来了脚步声。

    “别紧张,是我?!苯烫猛?,传出了莫凡的声音。

    门打开,莫凡带着往日那散漫的笑容走了进来,目光不自觉的扫过几个自己比较关心的人。

    谁知,还没等莫凡反应过来,白婷婷突然从坐着的位置上站了起来,小跑到了莫凡的身边,好像受了什么天大委屈竟然一头栽入莫凡的怀里。

    软软丰满至极的娇躯就这样送来,那惊人弹性的触感让莫凡感觉幸福来得有些过于突然。

    大家全部看愣了!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白婷婷很喜欢和莫凡走在一起,据说是莫凡曾经救过白婷婷的性命,可貌似他们还没有发展到这种关系吧??

    还是说,白婷婷其实也被吓坏了,意识的觉得莫凡是可以安慰他的人。

    “那个……那个,发生了什么事吗?”莫凡也有些不知所措,本以为是谁出事了,可仔细一看,大家都好好的活着啊。

    “你不要走了好不好?!卑祖面醚廴τ行┖旌斓?,整个人楚楚可怜,仿佛只有莫凡是她能够信赖的。

    “这个……好?!蹦布泵Υ鹩α死?。

    美女投怀送抱是好事,可这样突如其来的撞上来,让莫凡还是感觉到几分说不出的奇怪。

    自己和白婷婷关系真没到这种程度吧??

    “那个说要自己独立完成勘测的人回来了啊,怎么样,收获如何?”廖明轩一样怪气的说道。

    莫凡安抚了白婷婷一会,从口袋中掏出了两个已经变成绿色的勘测器,将它们抛给了负责保管这些的穆宁雪。

    “两个勘测点?”穆宁雪有些意外的说道。

    “切,可能吗?”

    “好像真是完成了,我靠,莫凡你是怎么做到的,我们完成一个勘测点都差点全军覆没了?!迸砹烈痪徽У慕辛似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