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再坚持一会,再坚持一会,就要变绿色了!”

    “该死更多的大蜥过来了,再不走我们就全在这里给别人当晚餐吧!”

    “绿了,绿了!”

    “快撤,快撤??!”

    一群人满头大汗,逃也似的离开了事发地点。

    而不久之后,成群成群的绿皮大蜥从那些半陷入的沼泽中的城区中爬了出来,绿压压的都要将这一片街区给塞满了。

    叫声此起彼伏,四面楚歌,一群魔法师们施展出各种神通来,心惊胆颤的逃离了这里。

    还好大家在进入这片地带的时候就计划好了逃跑路线,要是莽撞的跑,没准就被那群绿皮大蜥堵个正着。

    “妈的,才完成一个地区的勘测就狼狈成这样,要把这座城大多数地方都勘测过去不得死个大半??”胖子罗宋在那里喘着,说话断断续续。

    “莫凡不在,少了一个强大的火力,对付起这些妖魔群来费劲不少?!迸砹寥滩蛔∷档?。

    要说毁灭能力,连穆宁雪都没法和莫凡比,雷和火两大暴力系又都是双灵种,有多少奴仆级妖魔冲过来那都是几个中阶魔法就全部消灭的事。

    “哼,那家伙只闯祸,还说自己独立去完成勘测,我看他没多久就要灰头土脸的滚回来?!绷蚊餍档?。最//快//更//新//就//在

    他们这群人从探查到制定计划,再到执行,算起来也花了接近两天的时间,尤其是勘测器特么还会招惹一些听力强的妖魔,一队人要守在勘测器附近整整三个小时,要没有一大队人,根本就完成不来。

    “确实啊,没准他都死了?!甭匏蔚阕磐?,就是巴不得莫凡这家伙早点死掉,也不知道这家伙走的什么狗运,天生双系不说还双灵种!

    “看来要让你失望了,从我的手表来看,他正在往我们这个方向来?!闭月铀档?。

    他们每个人都带着定位手表,指针会指向同样带着这种定位手表的人的方向,距离也会以一个含糊的方式显示。

    赵满延一直都有注意定位手表,发现莫凡一个小时前开始往它们这里靠近……

    他的移动速度还非???,在这妖魔肆意游荡的荒城中好像根本不需要躲躲藏藏的样子,就大摇大摆的直行。

    这让赵满延不禁猜想莫凡的幽狼兽是不是进阶成功了,否则移动速度怎么可以这么快,更行走的如此大胆?

    ……

    众人提前找到了栖息之所,是一个保存还算完好的教堂。

    教堂在建造的时候就考虑过岁月变迁的这个问题,石材是那种植物很难生长蔓延的,所以这整个教堂还非常完整,密封起来连灰尘都比其他地方少的多,随便一打扫就能够住了。

    留守在教堂内的有三人,受重伤还在昏迷的宋霞,一直在为宋霞治愈的白婷婷,以及负责?;ぐ祖面盟蜗嫉拿鞔?。

    “他们撤回来了,不过返回的路被堵了,不知道天黑前能不能回来?!泵鞔辖拥搅搜断?,开口对白婷婷说道。

    白婷婷正跪坐在宋霞的旁边,身子的力量都压在了饱满的小腿上,滚圆的臀|部与弯曲的大腿撑得薄薄的裤子没有一点皱褶,丰盈得令人不禁浮想联翩……

    明聪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他见白婷婷在专心治疗宋霞,便肆无忌惮的将目光放在那里,时不时还咽了咽口水。

    廖明轩很喜欢牧奴娇,这是路人皆知的,他像蜜蜂一样飞在牧奴娇周围,偏偏老是会被莫凡这家伙恶心到。

    明聪本来对莫凡也没有什么,后来发现自己感兴趣的白婷婷对莫凡好得不行,再加上莫凡天生双系确实锋芒毕露,对他就更没什么好感,廖明轩沈明笑罗宋直接挤兑莫凡,他就毫不犹豫的站到列队中。

    这次留守教堂,是明聪自己的意思,他想借着这个机会和白婷婷培养点感情出来。

    “明聪,你去弄一些稍微干净的水来,我好给她清洗伤口?!卑祖面梅愿烂鞔系?。

    “直接用饮用水就是了?!?br />
    “清洗伤口水用的量比较大,饮用水不多,省着喝?!卑祖面盟档?。

    “好吧?!?br />
    明聪拿着水罐就出去了,寻思着哪里能够弄到水……

    他记得来的时候有看到一片长满了水草的水池,那里的水用来洗伤口应该足够了。

    到了水池,明聪并没有发现任何情况,漫不经心的把水罐给沉到了水池中,脑子里却不停浮现出白婷婷那被撑得滚圆挺翘的裤子。

    白婷婷和牧奴娇穆宁雪有所不同,个子不高,属于身材很丰满的类型,明聪不喜欢瘦的女人,就喜欢这种********相当明显的女人,抓起来一定特别柔软舒服。

    原本在这危险荒城中,绝大多数人会担心妖魔的问题,可越是危险,越是需要躲藏在一个破败的教堂内,人就越容易在这种气氛产生邪念,明聪看过不少末世类的成年片,感觉自己和白婷婷共处一个教堂,就很符合那气氛……

    出门这么久,几乎每天都要趴在女人肚皮上享受的明聪这么久没有宣泄了,脑子里龌龊念头就更甚了,各种幻想止不住的在脑子里飘。

    水装满了好一会,明聪都没有注意。

    甚至一只看上去如同水蜘蛛般的生物正顺着他浸泡在水里的手爬进他衣袖中,他也丝毫没察觉!

    那只半透明的水蜘蛛迅速的爬到了明聪的衣服内,也没有做出任何举动,就那样趴着。

    “该回去了,与其在这里遐想,倒不如多和她沟通沟通,看看怎么把她拿?!泵鞔弦膊皇堑跛?,知道意|淫是没用的,怎么讨好白婷婷,然后顺利讲她那啥才是最大的关键!

    他转身回教堂里了,连同那只水蜘蛛模样的小家伙也带到了教堂之中。

    “这鬼地方,到处都是虫子,浑身痒痒的,真烦?!泵鞔夏幼疟?,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叮了。

    ——————————————

    (这个月最后一天啦,兑现昨晚的诺言,求月票啦?。。。。。?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