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如何,大家还是先找了一个比较安全的地方稍作休息。

    宋霞的伤势非常严重,像小峰的腿已经完全健全了,行走起来跟平常并没有什么区别,可她现在这种状况也不知道要休息多久才能够恢复过来。

    不管怎么样,没有死就已经算是福大命大。

    “还好穆宁雪将伤口及时冻住,止住了血液外流,不然的话……”白婷婷说道。

    宋霞虚弱的清醒过来,感激的看了一眼穆宁雪,穆宁雪也只是朝着她点了点头。

    “我们接去该怎么办?”郑冰晓问道。

    已经有人受了重伤,再加上有一部分人嚷嚷着要回去,人心不和,不知道这次任务是否该不该继续去。

    “总之,我不会走?!蹦履┧档?。

    穆宁雪并不去强求任何人,无论是明珠的还是帝都的,既然是一次真正的历练,是一次对自己实力最大的考验,就没有理由要退缩。

    牧奴娇想法和穆宁雪一样,她自己出身名门世家,她很清楚一名强大的法师若经受不住这种生死考验,很大程度上会影响着修为。

    实力的提升,并非是坐在安逸的都市里,每天闭着眼睛苦思冥想就能够达到的,更多的是战斗,她相信假如这次就这样离开了,将来再遇到难关恐怕就在也提不起勇气去闯!最\\快\\更\\新\\就\\在

    “既然穆宁雪都留来了,那我也不可能走……”廖明轩说道。

    穆宁雪和牧奴娇都是女流,这种时候她们都如此坚定的要留来完成任务,其他人还真没脸说回去的事情。

    只不过,廖明轩沈明笑明聪这三个人对莫凡的敌意并没有消退,他们依旧将之前的那场?;榫淘谀驳纳砩?。

    “莫凡,你接去最好闭上嘴,像你这种一遇到危险就跑的人,真不知道明珠的领导怎么会让一个品格这样低劣的人做交换生?!绷蚊餍敛豢推乃档?。

    一旁的明明聪同样点着头道:“倘若不是我手上有光系斩魔具,大家能不能冲出来还不好说?!?br />
    “想打架就直接来,你们两个一起上都行,我给你们一个半残不死,也好让你们名正言顺的爬回去?!蹦仓苯哟蟛阶叩搅肆蚊餍兔鞔系拿媲?。

    就这两货,莫凡还没放在眼里。

    能动手,就特么别BB!

    “好了,都别吵,我们不要耽误时间,到一个探查点?!蹦僚空玖顺隼?,那双眼睛更是瞪了一眼同样打算起哄的沈明笑和罗宋。

    “我不喜欢和几只只会狗叫的人为伍,你们去这个勘测点,我自己去另外一个,眼不见心不烦,大家也好节省时间?!蹦惨膊欢喾匣?,直接提出自己要单走。

    牧奴娇马上出声劝阻道:“莫凡,别冲动?!?br />
    “是啊,大家一起才安全一些,你一个人在这荒城,要是遇到了什么危险我们也很难照应?!敝1档?。

    “给他自己走吧,哼,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从那里活着出来?!绷蚊餍档?。

    “你们看,是他自己要离队的?!甭匏嗡档?。

    莫凡也不废话,直接选择了离队。

    白婷婷原来是要跟着莫凡一起离开的,整个队伍里她最信任的人就只有莫凡,可宋霞的伤势始终需要她照顾,她不可能丢宋霞的性命跟着莫凡一起任性离队。

    赵满延也打算跟着莫凡混,可莫凡拒绝了,让他继续跟着队伍。

    “既然你这样决定,那随时保持联络,勘测完那个地点你要马上归队……”牧奴娇看出莫凡已经很不爽那几个人了,也没有别的好办法。

    “放心我很快就回来,我可不放心把你一个人放在一群白眼狼中?!蹦菜档?。

    沈明笑和罗宋对自己有敌意,那是情有可原。

    那个廖明轩突然间这样发难,摆明了就是因为争风吃醋的事情。

    这种鬼地方,随时命都会没有,还有那个心情玩挤兑,果然小人无处没有!

    “总之你自己一个人要多加小心?!蹦僚靠醋拍?,心里也明白有些锋芒毕露的他遭到挤兑了。犹豫了一会,她从包裹中取出了一件看上去有一点像水晶一般的珠子,递给了莫凡道,“这个给你?!?br />
    “这是什么?”莫凡不解的问道。

    “水晶守珠,遇到危险的时候你将魔能灌入到里面,然后将它一口气捏碎,马上会有一个类似于水域的防御水晶液在你周围循环缭绕,可以?;つ阋徽笞??!蹦僚克档?。

    “这东西……不便宜吧?”莫凡看着一脸真诚的牧奴娇,心里涌起了一阵暖意。

    “你最好完整的把它带回给我?!蹦僚垦纤嗟乃档?。

    牧奴娇知道莫凡这家伙平时嘴贫,又对什么事情都很散漫无所谓,可经历了刚才那次危险后,她明白这次荒城行动稍有闪失就会死在这里。

    牧奴娇不想莫凡有什么事,这件水晶守珠是她一直戴在身上的一件护身符。

    “谢谢你,娇娇。假如我真的没有回来……你也不用一直为我守着,找个好人家嫁了?!蹦脖拘圆桓牡牡髻┑?。

    牧奴娇都不等莫凡说话,扭头就走了。

    瞬间高冷的她不想跟这家伙多说半句,什么叫找个好人家嫁,自己是那种见异思迁的女人嘛?

    不对,不对,谁要为他守着!

    ……

    调戏完牧奴娇,莫凡心满意足的滚蛋了。

    临走前穆宁雪也交代了一句,这让莫凡突然间发现自己女人缘其实蛮好的。

    迅速与队伍分开,莫凡自己却又返回到了那片已经倒塌快成废墟的市政大楼位置。

    “伪怖魔这种比较奇特的生物,它死亡后会不会留精魄呢?”莫凡自言自语了起来。

    顺着那些残桓断壁,莫凡灵活的跳跃到了那颗已经被咬烂的头颅位置,一番检查过后,不由的叹了一口气。

    也不知道是时间过了太久,魂魄已经消散,还是这伪怖魔确实没有出现精魄,总之莫凡什么都没有捞到。

    “好了,好了,小泥鳅,别在抖了,我这不是返回来了吗?刚才要是把好东西挖出来,岂不是见者有份,分给牧奴娇啊赵满延啊白婷婷穆宁雪他们我倒能接受接受,可还有那么多恶心的家伙,你想他们也分一杯羹?现在也好,都归咱!”莫凡对胸口的小泥鳅坠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