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蔓蠕动,这些前一刻还在小心翼翼,还在伪装的妖物子爆发了,那些粗壮的枝蔓正在不停的交错蠕动,随着植物的收拢,众人像是落入到了一个巨大的机器中,齿轮在缓慢的滚动,纽带在驱动着整个机器,于是这整个机器就活了过来。

    电梯井处,一根根粗壮的枝蔓迅速的窜了出来,枝蔓的最前端正在自我变形,顷刻间变成了尖锐的长矛,狠狠的朝着被困在走道中的众人刺去。

    “完蛋了,我们完蛋了??!”罗宋怪叫了起来。

    他和许大龙是在后方,此时此刻阶梯处的枝蔓疯狂的蠕动着,它们交错成了一层又一层的植物墙,密集得根本看不见一点光,厚得根本无法打破!

    “?。?!?。。。。?!”

    人群中有人发出了一声惨叫,原来宋霞正在描画火系星图的时候被旁边窜出的一根尖须给刺中了。

    尖须可是直接从她腹部位置贯穿过去,宋霞整个人被穿了起来,并朝着旁边密集的植物墙中拖拽……

    鲜红的血散了一地,宋霞嘴里满是鲜血,她再喊出来却已经没有了一点气力。

    活人像糖葫芦一样被穿着,这样悚然的画面看得大家脑海一片空白。

    “还愣着做什么,跑?。?!”罗宋尖叫了起来,更是管都没有去管正在被植物给慢慢吞没掉的宋霞。摆渡看新节

    “救她啊?!?br />
    “救什么救,她都那样了,死定了!”陆正河冷喝一声,强行让所有人镇定来。

    “冰锁??!”

    最先完成魔法的人正是穆宁雪,她眼睛盯着正在陷入植物墙中的宋霞。

    操纵着冰锁,这些锁链迅速的飞窜过去,生生的将宋霞的身体给捆绑着。

    穆宁雪抓住了锁链的另外一段,狠狠的一拉扯,竟然利用冰锁强行将宋霞给那尖须中拽了出来。

    “噗嗤~~~~~~~~~”

    宋霞腹部到背部出现了一个惊人的血洞,拔出来的那一刻鲜血在前后处都狂涌了出来,洒得到处都是,醒目之极!

    冰锁将宋霞从鬼门关拉了回来,可她那被洞穿的身体,根本不知道她究竟能够活多久,内脏破损,血流成河……

    “冰蔓-冻结!”

    穆宁雪再用魔法,将冰蔓往宋霞身上释放,那些冰体以极快的速度爬到了宋霞的身上,并快速的将宋霞那个留着血的血洞给冻住了……

    血液终于不再流淌,可只剩半条命的宋霞无比虚弱的倒在那里,那双眼睛里满是痛苦和不甘。

    “坚持住,我们会送你出去?!蹦履┒缘纱笏鄣乃蜗妓档?。

    宋霞依旧瞪着她的双眼,口中的鲜血慢慢的溢出来,看上去凄惨无比,她怎么都不会想到自己会差点葬在了这里,更不会想到出手救自己的人是穆宁雪。

    “我来照顾她?!蹦僚慷阅履┧档?。

    穆宁雪点了点头,转身冷眼扫了一眼陆正河。

    陆正河也没有什么表情,只是道:“我也是为大家安??悸??!?br />
    “我来指挥?!蹦履┎幌虢富尤ń辉诼秸诱庵志兰页錾淼娜四抢?,别人的性命在他眼中总是可以随时牺牲的。

    “好吧?!?br />
    穆宁雪驾驭着灵妙之风,迅速的闪步到了被封死的后路上。

    这时有一根同样于贯穿了宋霞的木须从旁边毫无征兆的刺了出来,正是朝着穆宁雪的心脏位置刺去。这要是被贯穿,瞬间毙命。

    木须如尖矛,穿刺速度极快,根本不给魔法师们作出任何反应,更不用说是释放一些中阶魔法了。

    穆宁雪早有防备,意念一动,她身子周围迅速的出现了一块又一块菱形的小冰片,这些小冰片像是有磁性一样,密密麻麻的覆盖在了穆宁雪的衣裳外面……

    每一个菱形小冰片都在黏合,不到1秒钟的时间,这些繁多的小冰片已经在穆宁雪全身组成了一件华美的雪白冰铠。

    冰铠柔软坚固,将本身就冰寒之体的穆宁雪衬托得宛如一位矗立在战场中的冰雪公主,绝美中竟然带着几分威严。

    雪白冰铠护住了穆宁雪的身子,那木须像是穿在了金属上,尖端部位自己就折断了,如同受伤的触手一样快速的缩到了植物墙中。

    “守护!”

    穆宁雪操纵着冰体锁链,这些锁链在众人的周身飞舞,只要有木须出现这些冰锁马上就会飞过去,?;ぷ”荒拘胪迪娜?。

    “水域??!”

    “圣盾??!”

    “水域?。?!”

    其他人也不至于干看着,各种防御魔法快速的完成,将大家?;ぴ谀Хㄖ?。

    “整个植物墙一直在收拢,等完全收拢的时候我们就跟那些猎法师一样死在这里了,必须赶紧把路给劈开!”赵满延说道。

    “谁有斩魔具,这种时候就别藏了!”穆宁雪问道。

    她的冰锁在这种环境只能够起到一个?;ぷ饔?,要想撕开面前厚厚的植物墙却相当困难。

    “穆宁雪,你冻住这些植物,我的光斩才会更有效果?!泵鞔纤档?。

    “好!”

    同样拥有冰系力量的菁菁和罗宋在这个时候也配合着穆宁雪释放冰蔓。

    领域效果之,三人的冰蔓都得到了一定的加强,覆盖再覆盖的冰霜之力渗透的速度也非???,短短几秒钟时间便将好几层厚的植物墙给冻住了。

    “裂光斩!”明聪意念一动,呼唤出了一柄金色的长刀。

    长刀只是一光影的轮廓,众人看到这明晃晃的利器出现后,纷纷都让开一条道来。

    这种斩魔具必定昂贵至极,想来这次外出历练危险至极,明聪所在的世家对他一点都不敢吝啬。

    “喝??!”

    魔具需要靠魔能来驱动,灌入的魔能足够多才能够将斩魔具的威力给全部施展出来。

    明聪手上的这斩魔具绝对是价值数千万的级别,那扩散开一轮接着一轮的光晕便已经炙热无比,灼得周围的植物不敢冒然靠近。

    当金色光影长刀挥出,可以看到金色的刀影之力呈现一条笔直的直线飞出,前方厚厚的植物墙被生生的劈开,炙热之灼更是让那些枝蔓焚了起来……

    明明是一线的金色斩影,撕开的道路却无比宽阔,那些枝蔓怕及了这柄带着圣光之力的斩魔具,那些没有被斩到的交错植物也有了松散的迹象。

    “好样的!”

    “快,快走,这里越缩越紧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