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色的巨兽出现在一片荒草平原中,荒草平原的中央位置,穿着皮衣的妖冶男子正保持着一定的高度飞翔着,他的身影落入到猎王的视线之中,在月就如同一只黑色的蝙蝠,相比起这一片荒草平原是有几分渺小。

    忽然,生长得无比茂盛的荒草平原之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气浪,气浪将那些有一米多高的荒草全部压折了,从远处一直肆无忌惮的扫到猎王所在的位置上,洋洋洒洒,无比壮观!

    “妖男,小心!”猎王急忙叫了一声。

    “什么小心……天啊,他在我方??!”

    “大块头,救人!”猎王喊道。

    巨大的青色巨兽双腿一蹬,小山一般的身躯竟然一跃而起,从荒草平原的边缘位置跳了有近一公里的距离……

    再继续一跳,巨兽直接飞跃一般,在空中月光投射其硕大的身躯,如有猛禽划过。这次落脚点已经到了这片荒草之地接近中央的部位,夸张至极??!

    “吼~~~~~~~~~~~~?。。?!”

    凌乱飞舞的荒草风暴中,穿着皮衣的妖男被什么东西撞了,只见他狼狈的从空中呈现一条倾斜的直线跌落,落地之后又撞出了一条长长的沟壑,不知滑行了多远才终于停来。

    “妖男,你没事吧?”猎王站在巨兽头颅上问道。

    “死……死不了……这家伙好厉害,千万要小心??!”妖男说道。

    “这次的试验品是一名高阶法师,三系异变,再加上他本身就是高阶法师,所化作的怪物就更恐怖了?!绷酝跛档?。

    “这种实验还是乘早禁掉吧,太可怕了。就我的实力,对付几个高阶魔法师都不成问题,可这怪物……”

    猎王没有再回答妖男的话了,因为此时他已经被一双通红如血月的眼睛给盯上。

    青色巨兽那也是统领级中极强的存在,一般实力差一点的妖魔见到它都得浑身哆嗦,可在大荒草原之中的那个怪物身影却根本不畏惧,反倒是要杀个痛快的样子。

    “妖男,这里接近动车轨,你去那里守护着,免得战斗波及到动车轨道出现大事故?!惫似?,猎王再次开口了。

    “遵命!”

    “就让我来会会你这怪物吧!”猎王目光一冷,站在巨兽头顶的他周身赫然出现了璀璨无比的星图。

    星图不止在他脚呈现,更在他的周身和头顶都有,描画的速度快得令人应接不暇。

    星图与星图之间还有一副更加神秘莫测的图案在描画,衔接着所有不同的星之图案,数之不尽的星轨如流星雨一般纵横交错,星子多得更似漫天繁星,密密麻麻……

    远处,妖男最后往猎王那里看了一眼,见他周围赫然浮起瑰丽无比的星座,不由的摇了摇头道:“猎王就是霸道,上手便是高阶魔法!”

    ……

    白色的动车在干净的月反射出金属的光泽,拖着长长的身影在一望无际的旷野中畅快飞驰,即便是出现道路的弯曲也丝毫不见减速,在浩淼的大地上留一道白色的弧影,赏心悦目。

    妖男捂着胸口,嘴角还有一抹没有擦去的鲜血,他拍打着肉翼悬浮在动车大弧度转方向的位置上。

    动车极快,卷起了一阵狂风,吹得空中保持悬浮飞翔的妖男头发凌乱。

    妖男同样开始布置他的魔法,他施展的是水系的水幕华天,大范围的将这片动车轨道给?;そァ?br />
    “妈的,来了??!”妖男动作加快了一些。

    水幕华天呈现一个巨大的水之结界,蓝色的水幕在银月闪耀着晶莹,当它竖立在动车弯道前方的时候就像是一座蓝色的瀑布凭空出现,巨大的水帘守护着后方的一切。

    “隆隆隆隆隆~~~~~~~~~~”

    高耸的荒草成片成片的弯道,显得几分干燥的大地出现了一道道深深的裂痕,更严重的出现了长长的裂谷,宛如地震波纹正在从远方蔓延过来。

    仔细看的话,会发现一个巨大的冲击波正在扩散,扩散的震中正是猎王和那个怪物战斗的地方,要知道这里可是相隔了有至少两公里,而冲击波明显不是猎王所释放的,可见那个怪物的破坏力得恐怖到何等程度!

    水花天幕立在那里,当冲击波涌过来的时候可以看到水花天幕结界上出现了剧烈的晃动,似乎要被直接冲散。

    “这么猛,离这么远还有如此强的余波?军方到底是在做什么??!”妖男看着自己那差点被冲散的水花天幕结界,心有余悸的说道。

    ……

    ……

    帝都魔法协会坐落在古老宫廷之中,也被称之为魔法宫廷。

    魔法宫廷和明珠法师塔属于国内最顶尖的魔法协会,在整个世界都享有盛名。

    魔法宫廷深处便是古老的宫廷庭院,有楼阁有假山有水亭。

    其中西阁楼上,四四方方的檀木桌旁正坐着四人,正在倒茶的那位是名半老之人,戴着清朝的复古帽子,两鬓霜白,脸上却看不到多少皱纹。

    一只手摁在桌上,整个人侧坐着,看上去像是在生气的男子倒是从穿着打扮上来看像一位军法师,胸前有明显的军法师勋章,从挂饰的数量来看,职位应该不低。

    和这位军法师对坐着的则是老教授秋雨华,他正一口将好茶给灌入喉咙里,没有一点点品尝的心思。

    “你两何必怄气呢,这件事终究不是谁说的算?!泵弊喻薨装肜夏凶铀档?。

    “我可没怄气,这已经上升到一个做人底线的问题。上一次我已经很明确的告诉你们了,休想打他的主意。这件事没得谈,陆年大军统,就麻烦收起你那军威,别在打着一切都是为了国家人类什么的旗号做一些跟黑教廷没有什么区别的勾当。连五大洲魔法协会的会长都已经表明绝不会将其纳入到新魔法系之中,你们所作所为就是邪恶之术,要遭天谴的!”老教授秋雨华一转头,就是冲着那名军统男子破口大骂,骂得毫不客气。

    ————————————

    (今天的第四章先给大家送上啦~~~~~~~~~不出意外是能够更新第五章了~~~就是没那么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