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云依旧密布在这座繁花似锦的大都市上空,密集得透射不一点点的星光。

    城市之大,宛如一个巨人的身躯,那些闪烁着灯光的道路纵横交错密密麻麻,还有无数的红色之灯如血液一样在整个躯壳里输送着。

    午夜里,它还在运转,和巨人无时无刻不在蓬勃跳动的心脏一样。

    而某些角落,某些不容易察觉的阴暗之处,如同寄生虫毒瘤伪虫般黏附在这座大都市中的势力,一夜之间受到了全面清扫!

    或许连根拔起的时候会伤到筋骨皮肉,可谁都清楚,这些隐患不清楚,一次发作很有可能是整块肌肉组织,乃至某个重要器官受到影响,为了全部围绕着这个巨人般的城市栖息的人,该铁血的时候,决不能手留情!

    莫凡一直都躺在阳台上,楼层高到可以让他俯瞰这座城市的一大片美丽夜色。

    他几次都给唐月老师打电话,可惜都是提示留言。

    想来这一夜,所有审判会成员都一样在奋战,这场战争莫凡是看不见的,那些在学院中还在讨论暗影妖兽的学员们也是看不见的,已经安然入睡的普通人同样也看不到……但并不代表他没有发生过。

    “喂,你躺在这里跟个死人一样做什么。你赶紧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然……不然我就……”艾图图突然间跳入到莫凡的视线中。亲手动輸入字母網址:неìУаПge。Сом即可觀看新章

    霸占莫凡视线的倒不是她那张嘟嘟的脸庞,而是那一对呼之欲出的胸|部,偏偏还要穿着吊带睡衣,怎么让人受得了。

    “没什么,我自己的事情,你不知道为好?!蹦卜⑾肿约阂彩且桓鐾γ恍拿环蔚娜?,一看见大玉兔跳啊跳的,情绪就转回原来的懒懒散散了。

    “瞎说,黑教廷的人为什么要对付你?;褂心侵蛔缰湫笱悄憬捣穆?,我听说诅咒畜妖那是战将级的生物,你一个学员怎么可能敌得过战将级的生物?;褂邪?,那个贾文清和傅天明,真的是黑教廷的吗,莫非你是审判会潜藏在学校对付黑教廷的卧底……啊哈,肯定是了!”艾图图一大堆疑问扑过来。

    “你想象力不错,去跟乱学写小说吧?!蹦捕级园纪嘉抻锪?。

    “还有,还有最重要的一个问题,你回答了这个问题,其他问题就可以都不用回答?!卑纪家槐菊乃档?。

    “你问吧?!蹦菜档?。

    “你到底是哪一系魔法师??”艾图图质问道。

    这个问题,同样是一旁坐在沙发上牧奴娇想要问的,艾图图质问起来的时候,她也转了过来,那双秋水美眸注视着莫凡。

    第一次在新生大会上,莫凡分明是一名召唤法师,他的幽狼兽所向披靡。

    随后他展现出了雷系中阶魔法,这倒也正常,兴许他本来主修的就是雷系,次修的是召唤系,中阶魔法师都能够觉醒两系。

    然而牧奴娇自己亲自莫凡对战的时候,莫凡明显展现出了其他能力,这是一直困扰着牧奴娇的最大问题。

    就在驯兽铁笼里,莫凡的表现更为惊人。

    从烈焰之中走出,浑身被嫣红之火给缠绕,施展出的能力赫然是火系中阶魔法!

    那烈拳-地刹的惊人威力,牧奴娇到现在都还记忆犹新!

    他还是一个火系法师??

    可那怎么可能,他的修为根本没有到达高阶,却拥有了三系的魔法??!

    “你们不是都看到了,还有什么好问的?!蹦惨膊环袢狭?。

    事实上,她们两个女的要有心,去向老博城的人打听打听,多半也会知道天生双系的这件事情,被他们知道了就知道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你当真有三系??”这,牧奴娇坐不住了,子站了起来,凹凸有致的身段子落入到了莫凡的眼中。

    而艾图图更是小嘴张得能塞个鸡蛋,有些不可置信得看着莫凡。

    “大魔头,你真是一个怪胎。天生双系这种天赋一直都是传说好吗!”

    “你有这么多系,却还能够将他们修炼到了比绝大多数人都还高的境界……”牧奴娇很快握住了重点。

    火系施展的那一幕,让牧奴娇确信,莫凡的火系实力远超过了召唤系,甚至比雷系还要强上几分。

    更何况这个家伙掌握的不是凡火,是灵火!

    “大魔头,这么说你最强的系不是召唤系,也不是雷系,是火系??!”艾图图说道。

    “差不多吧?!?br />
    艾图图也算是给跪了。

    牧奴娇其实也是一个蛮好强的女子,原本以为自己实力和莫凡应该是伯仲之间,谁知道别人修的是三系,强大的雷系那是次修,以一敌百的召唤系是辅修,火系才是主修啊……一种挫败感徒然而生。

    “你个死变态?!卑纪嫉故瞧艉舻呐芰?。

    艾图图喜欢打游戏,原本以为自己很牛B了,结果却发现自己连别人小号都打不过,心里别提有多不平衡了。

    ……

    在清扫黑教廷势力的夜里,杭州也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城的大事。

    奈何新闻里报道的都是一些捕风捉影的信息,没有一个真凭实据,这件事成为了一个怪事后就随着其他更值得关注的新闻而慢慢的沉去了。

    莫凡在电话里头听心夏说了一些,隐约想起了唐月老师似乎提到过她在应对这件事情,但那座美丽充满诗情画意的西湖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恐怕也只有审判会和一些组织高层清楚了。

    黑教廷来袭的事情结束好不久,莫凡便到心夏的学校去了一趟。

    心夏和灵灵玩得不亦乐乎,两人好得跟姐妹一样。

    “有没有人打心夏的主意?”莫凡询问起灵灵道。

    “放心啦,她肯定不会有事,杭州有一个审判会的会议所,黑教廷一般不敢来这里找死。不过呢,在?;つ愕男∨训恼舛问奔?,我发现了一个你可能都没有察觉的事情?!绷榱樗档?。

    “什么事情?”莫凡不解的问道。

    “心夏姐姐好像有人在?;ぷ??!绷榱樗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