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昂已经无法再忍受让莫凡多呼吸一点活人的空气了,他嘴边念起了奇怪的咒语。

    咒语就像一节节能够看见的灰色音符一样,它们在宇昂的周围漂浮着形成一条条灰色的缎带。

    缎带相互缠绕,编织成了一个满是符咒刻印着的灰色之门。

    灰色门缓缓的打开,顿时一道深绿色的光芒射出,直接锁定了正在巨大铁笼之中的莫凡。

    莫凡可以肯定那是一双嫉恶如仇的眼睛,当那只怪物从灰色之门走出来的时候,莫凡才终于看清它的模样。

    浑身呈现灰黑色,那些皱巴巴的皮上被一个个奇怪形状的铁烙折磨过很多遍,纵横交错,更如小小蜈蚣般爬的全身都是。

    体型上,它和黑畜妖几乎没有任何的分别,然而又和黑畜妖又着极大的不同,仔细看上去让莫凡觉得这个家伙散发出来的气息竟然和之前许昭霆身上的气味有一些相似!

    是一股子被诅咒的陈腐、邪恶味道,而这种黑畜妖的实力恐怕要远远在那些普通黑畜妖之上??!

    “这是诅咒畜妖,当我们将活人扔到池子里浸泡的时候首先要进行一番让他怨气十足的折磨,携带的怨恨越强,变成诅咒畜妖的概率越大……这是我的第一只诅咒畜妖,许昭霆是第二只,而你,将变成我第三只诅咒畜妖??!”宇昂指着莫凡咧开嘴道。

    宇昂知道莫凡拥有天生双系,一般而言如果将实力强的魔法师扔到池子里去淬炼,出现诅咒畜妖的概率会大很多。尤其是像莫凡这种天生双系资质的??!

    莫凡看着出现的这只诅咒畜妖,不由的皱起眉头来。

    从气息上来判断。这妖怪绝对达到了战将级,没有想到宇昂这一两年也是长进了。从驾驭黑畜妖的小罗咯变成了一个拥有诅咒畜妖的教士!

    现在莫凡已经大致清楚黑教廷的阶级了。

    最低等的都称之为教徒,他们大都隐藏在普通人当中,利用黑教廷赐予他们可以控制黑畜妖的能力谋取他们自己的利益。

    高一个级别的,那就是教士。宇昂现在就是一名灰衣教士,手底下有一群教徒为他卖命。

    再往上一个级别,那就是执事。

    许昭霆冒死偷出来的名字,就是黑教廷一名蓝衣执事的。

    宇昂作为灰衣教士,自然具备了驾驭实力更强的诅咒畜妖的能力。

    可惜许昭霆在变成诅咒畜妖时还保存着一些意识,以至于被它逃跑出去。并且宇昂也知道许昭霆难以控制,所以算是舍弃了。

    此时他召唤出来的这诅咒畜妖却绝对忠诚,因为它已经被宇昂奴役了有十几年!

    “知道这个人是谁吗?”宇昂指着身旁这只诅咒畜妖,面目带着几分狰狞的说道。

    “我没兴趣知道?!蹦舱驹诰薮筇?,一边和宇昂拖延时间,一边寻找铁笼的出口。

    宇昂不再多说,开始命令这只诅咒畜妖逼近铁笼。

    这世上恐怕再也没有人会知道,这只诅咒畜妖其实就是宇昂自己的亲生父亲。

    在七岁那年,无意中成为黑教廷培养成员之后。宇昂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虐待他的亲生父亲给变成了黑畜妖。

    随后不久,宇昂进入到了穆家,在穆家长达十年的时间也不曾暴露过自己的身份,并且利用不断得到的资源慢慢的淬炼这头黑畜妖。

    果然?;故亲约鹤钋鬃钋椎娜俗钗?,从众多自己的奴隶中脱颖而出,化身为了诅咒畜妖。

    也正是凭借着这只诅咒畜妖。他宇昂成为了教士,直接听命于蓝衣执事。

    这次任务倘若能够完成。那么他将直接获得撒朗主教的赏识,坐上权力滔天的蓝衣执事更加不成任何问题!

    但凡得罪自己的人。都绝没有什么好下场,在七岁的时候他就可以将自己的亲生父亲变成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更何况是毁掉了他十年潜伏计划,更毁掉了他半边脸的莫凡??!

    一定要让莫凡痛不欲生?。。?!

    “去,先将他的皮给撕了?!庇畎汉莺莸拿钭缰湫笱?,手上的鞭子更是无情的朝着它甩去。

    诅咒畜妖显得非常惧怕宇昂,它将自己的所有委屈、痛苦全部转嫁到了那个关在巨大铁笼之中的莫凡身上。

    诅咒气息宛如一阵可以让人窒息的毒气,从铁笼外面疯狂的扑打过来。

    莫凡原本还是站在铁笼边缘的,看见这家伙一步步靠近,身子也不由的向后退了几步。

    这东西,体型跟人差不多,没有理由能够钻的进来吧?

    就在莫凡心中带着几分侥幸的时候,莫凡猛然间发现着诅咒畜妖竟然拥有缩骨的能力,原本就几分畸形的身躯转了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先是头颅钻了进来,随后就是那一趟软骨骨骼丑陋干瘪的身子。

    诅咒畜妖整个钻入铁笼的过程看上去异常惊悚,换作是承受能力小点的人要直接吓昏过去。

    宇昂看到莫凡已经露出恐惧之色,那一嘴白牙也咧了出来。

    他可要慢慢享受这个精彩的过程,最好等到司夜统治大阵散去的时候,人们可以看见莫凡的一张人皮留在这铁笼里!

    “宇昂,马上撤离!”忽然,一个声音窜入到了宇昂的耳中。

    宇昂动了动耳边的耳塞,急忙恭敬的对通讯那头的人说道:“东西就要到手了。执事大人,为何这样紧张?”

    “我有不好的预感?!?br />
    “可是,执事大人,拥有地圣泉的小子已经被我控制在巨大铁笼里,很快就能够拿下他,请再给我们一点点时间?!庇畎杭泵λ档?。

    开什么玩笑,他宇昂好不容易在把莫凡驱赶到这铁笼之中,就这样撤离了,宇昂怎么会甘心??

    “是吗?”那位执事大人明显也在犹豫。

    这次要是空手而回的话,他们必定要被撒朗责罚。

    可不马上撤离,又感觉审判会的人正在逐渐逼近,蓝衣执事有几分犹豫不决。

    “执事大人,我马上就能够拿到地圣泉,并第一时间将他交付给您?!庇畎翰幌敕殴獯位?。

    “那……那我再稍等片刻?!崩兑轮词滤档?。

    为了地圣泉,他们要冒这个风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