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教廷做事,非?;嵊靡跄惫罴?。

    现在越是没动静,就意味着他们蓄谋越久,等待一次性爆发。

    眼下,他们最完美的下手时机就是这次不得不举行的主校区考核。

    主校区考核不太可能取消,取消的话就等于在告诉黑教廷几大势力已经有所防范了,况且明珠学府也不可能因为这杯弓蛇影就取消掉这么重要的事项。

    算了,先不考虑这些事情,把暗影妖兽给找到再说。

    ……

    “猴子,你现在在军方是吧?”莫凡打通了张小侯的电话。

    “是啊,凡哥,我跟你说我现在可牛b了……”张小侯一听到是莫凡打来的,好不容易在军旅中建立起来的一点端正、严肃却一下子化为了一个炫耀成绩的小孩,屁啦帕拉说了一大通。

    “你自己申请去中部?”莫凡有些诧异的道。

    张小侯貌似在军方混的不错,军方对他极力栽培,虽然要经历一次为期一年的中部训练,但归来之后他就能够晋升为军官了。

    “对啊。在那里也可以学到很多东西。凡哥,你找我有什么事的吧?”张小侯开口问道。

    在博城分开之后,张小侯自己进了军方,选择了大部分学生都不会走的路。莫凡到了魔都,在学校奋斗。两人走的算是完全不同的路,但这并不影响他们的关系。

    “恩,我想了解一下军方的一种驯化兽-暗影妖兽?!蹦菜档?。

    “我没有负责这方面,但是我有一位战友是专门管理暗影妖兽的,太过机密的事情可能没法弄到,但一些常规信息没有问题?!闭判『钏档?。

    张小侯办事效率极高,莫凡早上给他打的电话,到了下午张小侯已经把关于暗影妖兽的资料发给了莫凡。

    “凡哥,你要是有到中部地区就尽管来找我哈,我可想你了?!?br />
    “会的!”

    “凡哥现在一定很厉害了吧?”

    “那是当然?!?br />
    “凡哥,你还是这么不谦虚?!?br />
    ……

    张小侯的那位战友真帮了莫凡一个大忙,他在资料中告诉莫凡,被驯化过的暗影妖兽它们对牛肉有着极大的癖好,几乎每天都要吃掉半头牛来,假如是一只在魔都中流浪的暗影妖兽,那么要找到线索倒可以从魔都一些牛肉加工产着手。

    莫凡并没有着急的去牛肉加工产找,魔都这么庞大的城市,大型的牛肉处理产没个一千也有八百,要找到暗影妖兽在的谈何容易。

    很快莫凡又到了警察局,高级猎人的身份不亚于一名警官了,莫凡可以让那些警察帮自己找一下一些失窃信息。

    “猎人先生,您要的有关报案我已经整理出来了,因为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再加上偷窃和毁坏的是肉类,这种案件多半就是派人去看看,做个记录罢了,要完全立案是不太可能?!迸陌付阅菜档?。

    “好,谢谢,另外,有人报警关于牛肉失窃和毁坏的,都请马上通知我一下,这是我的联系方式……”莫凡对这名帮自己查找警局资料的女文案说道。

    “好的?!迸陌缚蠢从Ω靡彩且晃恍戮?,对所有事情都很热心。

    离开了警局,莫凡便回去翻找这些小失窃案的资料。

    “浦东新区出现的频率较高,最近一次是在万街,那里应该是靠近港口的地方,进口肉类食品应该都是囤积在那里,然后再通过货车发配到整个城市……”莫凡很快有了一个大致的方向。

    当天莫凡就前往浦东新区的那个靠近港口的万街寻找线索,拥有高级猎人的身份办起事来非常顺利,只要说自己是查案子,并且跟妖魔有关,工作人员便一万个配合,把知道的都说出来。

    莫凡到了牛肉仓库里,开始细细的查找了起来。

    张小侯给的那份资料上表示,暗影妖兽是一种尾巴毛发容易脱落的生物,脱落的尾毛又会有荧光的效果,所以若是找到其藏身之所的话很容易通过那些荧光的尾毛确定它是否在这里出现过。

    连续找了二十多家囤积牛肉的仓库,莫凡终于在一家看上去并不是很注意卫生的牛肉囤场中看到了荧光尾毛。

    “脱落的尾毛会在七天后慢慢的分解成粉末,这毛发快成粉末了……”

    这次探查,并没有找到暗影妖兽的真正位置,仅仅表示暗影妖兽有在这里出没过,停留的时间相对比较短暂。

    到这里线索算是断了,莫凡只能够离开,寻找下一个可疑的地方。

    莫凡离开了这个囤肉的仓库没多久,又有一队人来这里,并且挨个寻找那些肉质的仓库。

    “几位小兄弟,难不成真有妖魔出没吗,刚才就有人来这里检查过了?”一名工作人员战战兢兢的说道。

    “哦?还有人比我们先来了?!鄙蛎餍τ行┎镆斓乃档?br />
    沈明笑也是学校风云人物之一,他可是借助了自己在猎者联盟的关系才追查到了这里来,他以为自己应该是最快获得线索的,谁知道已经有人捷足先登了。

    “看来我们动作要更快了,被别人先找到就不好了?!甭匏嗡档?。

    “放心,暗影妖兽只可能是我们的!”沈明笑说道。

    ……

    ……

    莫凡离开了肉质仓库后,就往黄浦江边走去。

    “喂,哪位?!蹦哺找较乱桓鱿咚鞔?,手机却响起来了。

    “猎人先生,是我。我们刚刚接到线报,在许江岸的一家老肉出现大量牛肉失窃,您要不要去看一看?”那位警察局的女文案说道。

    “好,我这就过去,谢谢你,下次请你吃饭?!蹦菜档?。

    “嗯……”

    ……

    一栋很普通的商品房停车库下,一名戴着半块面具的男子冷冷的站在那里。

    一只遍体通黑的妖怪也在一旁,长长的爪子就搭在已经冷汗淋漓的女文案的小脖颈上,只要轻轻的一划,女文案必定血溅当场。

    “你做得很好。我不杀你,不代表我不会杀了你的家人,所以你想让你家里人好好活着,就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一点半点……”半块面具的男子面露凶光的道。

    事实上,他想杀人。

    自从脸被毁了之后,他会把每一个被自己杀掉的人想象成莫凡的样子。

    但是,他没有杀这个女文案。

    她死了,很容易被审判会的人追踪到自己。

    黑教廷享受杀戮,杀人也不需要理由,但杀人的前提是不会给自己惹来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