鳞皮母妖几乎近在咫尺了,莫凡都可以闻这个怪物身上的腥臭味。

    凶爪越来越近,来不及多想的莫凡手掌心上凝聚出了一团玫瑰嫣红的火团出来。

    沉住气,就等对方飞扑到离自己仅仅只有3米位置的时候,莫凡狠狠的将右手甩出,将这团火焰抛在自己与这鳞皮母妖之间!

    火滋·爆裂?。?!

    一团玫瑰色烈焰在中间的空气中轰然炸开,热浪朝着鳞皮母妖席卷过去的同时,冲击力更是将莫凡卷去。

    莫凡在空中强行改变了方位,跌落向了下方中央场馆的大舞台上。

    而鳞皮母妖确实变态,这爆裂的火滋仅仅是让它身体在空中出现了一些停滞,它那锋利的爪子依然挥出??!

    “唰唰唰唰?。。。。?!”

    寒光交错,锋利如剑。这厉爪就像有无数把利刃在空中疯斩乱劈一般,连莫凡释放的玫瑰色火焰都好像被这个怪物的爪芒给分割开了。

    其中一些碎爪还是蹭到了莫凡,莫凡的手臂上、胸膛上、乃至左脸上全部出现了血痕。

    手臂上的血痕相当深,估计骨头都被抓到了,疼得莫凡倒吸一口气。

    胸膛上和左脸上的伤口还好不算太深,否则性命就没了。

    “嘣?。?!”

    莫凡重重的摔在了舞台上,身上已经在飙血了。

    这只鳞皮母妖的实力比起当初真的强太多了,速度快得惊人不说,厉爪狂抓的频率超快,简直是形成了一场爪刃旋风,要是刚才没有借助火滋爆裂的冲击力来躲,估计真被搅成一片血肉。

    中央场馆中早已经乱成了一片,青黄女妖的出现,使得那些学生们四处逃窜。

    稍微还有一些镇定力的,则开始施展魔法与这些青黄女妖对抗,奈何场面确实太混乱了,再加上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旁边的人也会撕掉皮囊,即便有战斗力的人也显得异常狼狈。

    莫凡从空中舞台跌落下来的时候,几乎没有人去管他,只是引起了周围那些朝这个方向逃的女孩们一片尖叫。

    空中飞尸,这画面对她们来说何止用惊悚来形容。

    “都离这里远一点??!”莫凡看到那些就知道鬼叫的女生就来气。

    这么多年魔法都是白学了,那么是魔法师,碰见妖魔就应该马上冷静下来战斗,这样四处乱窜像一群羔羊般,都不知道他们怎么考上明珠学府的!

    “莫凡,莫凡,你没事吧?!绷榱楣厍械纳羝私?。

    莫凡从自己摔得小凹槽中爬了起来,用手摸了一下脸颊上那长长的血口子……

    这一抹,脸颊上更全是血。

    “还没死,这家伙到战将级了!”莫凡回应道,目光却死死的盯着不远处那个正发出狂恶笑声的鳞皮母妖。

    鳞皮母妖显得很得意,它甚至还有心情欣赏那些被自己孩儿们追逐的可怜人,享受这种群体猎食的残忍与血腥。

    “呷~~~~~?。。?!”

    “呷~~~~~~~?。。?!”

    就在这时,刚才还在慌乱逃跑的女生突然倒在了地上。

    她们指甲开始变长,开始撕开自己的娇嫩的皮。

    她们露出了鳞片,暴露出了一双贪婪饥饿的双瞳。她们听从鳞皮母妖的指令,目光全部凝视着已经左半边脸全是血的莫凡,舌头就那样长长的吐出在空气中扫动着。

    很快,在莫凡的身后侧边位置的舞台下,原本几只正在追逐猎物的青黄女妖也停止了它们的行动,它们忽然转向了莫凡这里,慢慢的爬了过来。

    那只站在不远处的鳞皮母妖并不直接靠近莫凡,它似乎知道莫凡的烈拳·轰天相当厉害,以看到莫凡脚下有火系星图在交织的时候,它就不冒然的走过去了,反倒是命令周围那些青黄女妖们直接将莫凡包围。

    中阶火系魔法烈拳是厉害,但也架不住它们妖多!

    看到周围?黄女妖多达8只了,莫凡根本没敢再描画星轨。

    一个烈拳根本轰不死这所有的青黄女妖,并且一旦自己将这张牌打出去,鳞皮母妖将肆无忌惮的冲过来将自己撕成碎片。

    “啧啧,杀了你,这里就死我的巢穴?!绷燮つ秆⒊隽斯忠斓纳?,语气中带着嘲笑。

    灵灵之前的分析是对的,这只鳞皮母妖寄生到活人的身上,已经拥有了一定的智慧和语言能力。

    “莫凡,莫凡,我们打算杀进去了。现在必须放弃那些被寄生的人,否则死伤的人会更多!”灵灵的声音在耳边传来。

    “她有智慧,你们进来,那一百多个被寄生的女生真的就死定了?!蹦菜档?。

    “那也好过整个体育馆变成它的巢窟,你根本杀不死那只鳞皮母妖?!币桓雠叵纳舸沉私?,这个声音显然不是灵灵的。

    莫凡也不知道说话的人是谁,但显然是一位这次除患的决策者。

    要牺牲那一百多个被寄生的女生吗?

    一百多名????

    全都是18岁到20岁的女孩们,她们的尸体要是摆在一起,又是怎样令人痛心疾首的画面?

    此刻,莫凡脑子里不由的回想起那个自己第一个救下的女孩。

    从一个满身鳞片的怪物身体里爬出来,一|丝|不挂,那种情况下莫凡根本升不起一点邪念,因为她整个人被折磨得无比憔悴,肌肤苍白得发紫,没有一点点的血色,浑身满是粘液的她完全凭借着一种本能的往外爬,什么女孩的美丽、尊严、羞耻在那个时候根本不值得一提,她,只是想活下去。

    也正是看到了这一幕,他才冲了进来。

    是冲动还是别的什么东西也好,相信只要是个正常人看到这样的画面之后,也会去尽自己所能救活更多的人来。

    深呼吸了一口气。

    抹了抹脸上的血。

    “再给我点时间?!蹦埠苋险婧苋险娴亩阅歉鲋富诱咚档?。

    “你杀不了它,那是战将级的生物,你怎么可能杀得了,我们已经在入口处了?!绷匝庸馔范映ひ彩谴欧吲ù笏蔚闹腔踳wW.DIjIUzww.COm)的说道。

    从一开始他就觉得一个青校区的学员根本不具备杀妖的能力,现在城市猎妖队已经做好了牺牲那一百多名被寄生者来保全其他四五千人的打算了!

    惨案就惨案吧,总比四五千人全变成怪物要好!

    “混蛋,我说再给我点时间你他妈没听懂吗?。?!”莫凡对着语音那头的那个家伙破口大骂道。

    ……

    体育馆外,站在巨兽头颅上的猎王、皮衣妖娆男子、李院士、系主任周正华、猎妖队光头队长在听到从耳机里传来的这一声破骂后都愣住了。

    猎妖队光头队长刚要怒声骂回去的时候,站在青色巨兽头颅上的猎王开口了。

    “再给他点时间?!?br />
    “可是……”

    “她们也有活下去的权力?!?br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