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价?

    那就不客气了!

    “一件翼魔具。[燃^文^书库][]”莫凡脱口而出。

    “你自己去吧。反正死多少人都不关我的事?!闭月又苯油A讼吕?,看那样子一点都不像开玩笑。

    “灵级雷种。要不行,那我自己去,反正你也没什么战斗力,?;な侄挝易约河??!蹦惨埠苋险娴乃档?,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意思。

    “……妈的,算你这贱人够狠的!”赵满延骂了出来。

    一个灵级的雷种,那也是几千万上下的东西。

    像这种特殊的灵种往往都是非常紧缺的资源,一放到拍卖行分分钟都会被其他有钱的势力给买走。

    所以很多时候灵种的价格往往还要高于市面上不少,莫凡要的这灵级雷种他们赵家倒不是买不起,可也不是说给就给出来的东西啊,感觉一层皮就那么血淋漓的被掀掉了。

    “成交了?”莫凡问道。

    “成交?!闭月右ё叛浪档?。

    赵满延是懂得算的人。

    和牧奴娇那样耗费了更加庞大的家族资源去给所有新生补充那公共资源的来获得她现在的威望的话,那自己赵家花一个灵级雷种竖立一个更好的名望也绝对是大赚的事情,赵满延相信自己世家里面的掌权的老家伙们肯定非常愿意做这笔交易。

    两人密谋着时,却已经到了三楼。

    当灵灵告诉他们三楼的红点几乎用密密麻麻来形容的时候,他们两个不由相视苦笑。

    谈那么多分赃的事情有屁用,这次他们能不能从这些妖怪的爪下活下来都还是另说,无论是青黄女妖还是那只鳞皮母妖,绝不是容易对付的!

    ……

    大广场下,排演的时间终于到了。

    一时间那些等待在外围的学生们纷纷集中到了整个演唱会广场的中央。

    中央一圈有凳子,位置早早的就被一群男粉丝给霸占了,这些荷尔蒙躁动的男生们举着牌子、ipad,上面大大的写着自己爱慕的话语。

    不少还都是穿着特制的t恤,上面甚至还印有那名偶像女星的头像,等待多时的他们终于要在演唱会之前看到他们的迷恋偶像女神了,一个个显得非常激动,正在高声呐喊着。

    在凳子的坐席外围,还有一大圈人蜂拥,不少人确实都是慕名而来,但也有不少就纯粹是来凑热闹。

    前奏音乐响起的时候,呼声一下子此起彼伏,一些人造雨水从空中洒落,打在这群跟着音乐一起狂欢的年轻人身上,会一些夜舞的人已经亲不自禁摇摆了起来??!

    就像一个内部的狂欢玩会,随着那些身材**的舞台伴舞们一身热裤、肚脐装的出现,现场再一次达到了一个小**,呼声、尖叫声、dj音效响成了一片!

    伴舞们湿漉漉的头发甩动着,迷离的眼神中透出了对音乐的沉醉,却又勾魂无比!

    蛇腰电臀、魅力四射,不同色彩的等效如同一道道交织而过的闪电,特显出她们妙曼而充满激情的舞姿。

    一场狂欢,在此演绎。今日排演主角还没有上场,代表着青春活力的学生们已经嗨爆全??!

    只是,这群沉醉在dj和热舞中的学员们并不知道,这个体育馆早已经?;姆?。

    那看似在这种场合还比较羞涩不敢放开的女孩,当她说自己要去洗手间的时候,很可能意味着她将彻底换一个皮囊,将这个狂欢的演唱会排演变成一场血腥盛宴!

    三楼处,莫凡和赵满延途径透明的走廊时,发现排演已然开始。

    他们两人没有一点心思去听那震动着体育馆的音乐,他们站在高处一边狂奔一边注视着这密密麻麻的人群。

    根据灵灵说的,在那四五千的演唱会观众之中有不下一百人被寄生了!

    相信只要那鳞皮母妖一声令下,瞬间一百多只妖魔会撕掉她们人类的皮,化为嗜血的妖怪,在那四五千人之中大开杀戒!

    血,正是鳞皮母妖最需要的东西。

    鲜血越多,它能够获得的力量也就越强。

    四五千人啊,全部集中在一个地方,又绝大多数都是对抗妖魔非常吃力的初阶魔法师,一旦那些被寄生的人蜕变化妖,就将变成一场屠杀盛宴??!

    “你们动作要快,其他区域的青黄女妖全部都在往这里聚集,它们恐怕是要将这里变成它们的屠宰场……这里符合它们吸取血液和继续寄生的女魔法师少说也有3000!”灵灵万分焦急的说道。

    就在前不久,那些红点还在整个体育馆四处游荡,寻找那些落单的目标。

    可现在,它们全部在往中央场馆聚集。

    它们意图恐怕再明显不过了,倘若这前来听演唱会的人们被寄生、传染,那只鳞皮母妖的实力很可能突破到统领级,到那个时候要杀死这只鳞皮母妖就更难了,更何况手上握着整整四五千人人质的鳞皮母妖,将制造起一场前所未有的恐怖事件!

    莫凡和赵满延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了。

    那只鳞皮母妖确实拥有很高的智慧,难怪会将所有被寄生的人集中到体育馆来,就是为了这场更大的阴谋。

    这里所有人,都可能成为它的祭祀品!

    “我们到了?!蹦渤磷派舳粤榱樗档?。

    “一定要灭掉母妖,否则你们可能被一大群青黄女妖给包围,那个时候你们基本上没有活路?!绷榱樗档?。

    赵满延在一旁也听到了这句话。

    此时的他也有了一丝犹豫。

    名固然重要,可性命丢了,那什么都是扯淡。

    赵满延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危险到这种程度。

    “莫凡,你不怕吗?”赵满延忍不住问了一句。

    赵满延发现自己的这个舍友根本不像普通学生,他对待妖魔的那种冷静堪比很多游离在生死边缘的老猎人。

    “比这更危险的场面我都见过,算不得什么。赵满延,你现在也别想着退了,自己看一下身后?!蹦菜档?。

    那他们刚刚走过的条路上出现了一群看上去是同个宿舍的女生。她们穿着志愿者的制服,显然是这次演唱会的临时工作人员。

    她们几个有说有笑,当看见莫凡和赵满延后,其中还有一个很负责人的女生快步走了过来,然后朝他们两个喊道:“喂,你们两个。这里是三楼工作区,你们别乱闯?!?br />
    莫凡不为所动。

    赵满延也站在那里,目光注视着这几个看上去再正常不过的女志愿者们。

    莫凡给赵满延一个眼色,低声对赵满延说道:

    “全是红点?!?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