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米!”

    “前面是墙,有门?!?br />
    “我看了一下体育馆构造图,除非你直接把墙给轰了,否则你要绕大概200多米才可能到墙的那一边?!?br />
    “该死??!”

    莫凡骂了一句,马上转身按照灵灵的指示开始绕道。

    把墙轰了对莫凡来说也不算难,问题是一个烈拳的威力可以把那个房间直接轰成废墟,这跟杀了那个房间里的人有什么区别!

    两百米,全力跑起来的话也不需要太长的时间。

    到了那个看上去像独立化妆间的房间,莫凡一脚就踹开了反锁着的门。

    门打开,化妆间敞亮敞亮的,莫凡一眼就看到一个穿着表演服的女孩被挂在墙壁上,人已经昏死过去,手腕上动脉被割开,鲜血不停的顺着墙壁留下来。

    贪婪的青黄女妖就在墙边,贪婪无比的用舌头****着鲜红一片的墙。

    这画面,只能够用惊悚来形容。

    莫凡看了一眼那个脸色发紫了的表演服女孩,眼睛里涌起一股怒火!

    这个该死的寄生过程,简直比直接杀了还更痛苦,因为这种该死的怪物会把人挂起来,封住其喉,让人意识清醒的情况下放血。

    被寄生的人不仅要承受血液慢慢流逝的折磨,更要在妖怪贪婪之中承受巨大的心灵折磨,这恐怕会在受害者心里留下一个巨大的阴影!

    “给我去死!”

    莫凡根本没有一丝犹豫,手上玫炎朝着那只贪婪的青黄女妖抛去。

    青黄女妖正享受着这一切,哪知道会飞来横祸。

    它没有及时闪躲,直接被莫凡的火滋·爆裂给命中,狠狠的被炸到了房间的另一个角落,撞倒了好几个梳妆台。

    “还想逃?”

    莫凡没有给这青黄女妖一点喘息的机会,手上雷印瞬间完成。

    雷印落下,青黄女妖本就受了重伤,再遭受到无数雷电印记的鞭打后,就再也没有一点爬起来的力气了。

    “火滋·灼烧!”莫凡也是一报还一报。

    这个该死的青黄女妖用放血的方式来折磨那个穿表演服的女孩,那么自己也用这持续燃烧的火焰来将最后一口气的青黄女妖给活活烧死!

    玫炎效果的火滋·灼烧温度相当高,玫瑰色的火焰中可以看到这只青黄女妖那痛苦扭曲的丑陋之脸。

    它不停的挣扎,它发出难听的叫声,这灼烧整整持续了有快半分钟才结束,而这只青黄女妖被烧死得不能再死了。

    焦黑的鳞片开始脱落,已经溃烂开的皮肤也慢慢的裂开,这个青黄女妖死亡之后同样开始蜕皮,里面露出了一个同样痛苦不堪的女生。

    莫凡随手抓了一件表演服给这个满身粘液的女孩套上,然后将那个被吊着的女生给放了下来。

    还好莫凡有随身带一些药剂的习惯,这是在猎妖队猎妖的时候养成的,不然这动脉被割开相当难解决的。

    莫凡将药剂涂抹在表演服女孩割开的伤口处,这种由治愈系法师炼制而成的止血药非常昂贵,但止血效果确实是一流的,动脉流血都能够控制得住。

    给表演服女孩喂了一些水,莫凡发现她有苏醒的迹象,脸上也有了一丝笑容。

    “梵墨,割开她的拇指?!绷榱榈纳袈砩洗?。

    莫凡乘表演服女生半昏半醒的时候割开了她的拇指。

    拇指一条血线,没过几秒钟时间,莫凡竟然看到有什么东西在蠕动。

    那个蠕动的东西好像知道自己暴露了,竟然从被割开的伤口处钻了出来。

    莫凡眼疾手快的将它抓住,这看上去只有一只小蚯蚓大的寄生妖虫身上也覆盖着鳞片,失去了寄主之后,这寄生妖虫跟最普通的虫子没有什么区别,莫凡一用力就将它给掐死了。

    “谢……谢……”表演服女孩苏醒了过来,面容无比憔悴的对莫凡说道。

    “你是什么系的?”莫凡询问道。

    “治……治愈系的?!迸⑷跞醯幕卮鸫?。

    “能施展魔法吗?”莫凡问道。

    “休息一会应该可以?!北硌莘瓷先セ贡冉霞崆?,脸上竟然勉强的浮起了一个凄凄的笑容。

    “那就好,那个女同学也麻烦你一起照顾下,你们先躲到放火舱去,我记得那里是有食物、水和医药品?!蹦菜档?。

    “嗯,嗯……这种怪物还很多吗?”治愈系的女孩点了点头道。

    “很多,它们会寄生和传染,我帮你割开拇指,就是避免你成为它们一员?!蹦布⒁庵净孤逍?,也还冷静,脸上有些欣慰。

    “那你将和我一样的人都送到消防舱来,我来治愈她们?!北硌莘险娴乃档?。

    “好!”

    莫凡也在为如何安顿好那些几乎虚弱的人而惆怅,自己根本没有时间将她们一个个送出去。

    眼下完全封闭的消防舱内有一名治愈系女魔法师的话,就可以将那里设为一个安全区域了,救下的人可以全部送到那里去,正好那里食物、水、药品都有,等猎者联盟和校方的人赶到了,就可以全部带出去治愈。

    “同学,我能知道你叫什么吗?”莫凡刚要离开,脸色苍白的治愈系女孩询问了一句。

    “呃……”

    “别告诉我你叫雷锋?!迸⑿α诵?,面容纵然憔悴,却娇美动人。

    “我名声不太好罢了?!蹦裁蛔鼍昧?,急匆匆的就走了。

    莫凡名声不好是真的。

    在这青校区,莫凡这个名字早就成为了全校公敌,谁让莫凡把全校新生的资源全部占为己有了。

    所以女生问起名字的时候,莫凡还确实犹豫了一下。

    不过,女生没有追问,莫凡也没有闲情在这里做好事留名了,赶紧杀到下一个红点位置才是明智的。

    “灵灵,位置?!蹦参实?。

    “右50米,正前方100米,左后方130米……它们开始大规模行动了,蜕皮化妖的成片成片!”灵灵说道。

    “他妹的,到底被寄生了多少人??!”

    “你要知道,学校都是宿舍制,一个被寄生,一整个宿舍都遭殃?!?br />
    “还好从那天开始就放长假了,对了,不会有被寄生的人到了校外吧,继续扩散,那就麻烦了?!?br />
    “没有到校外的?!?br />
    “这是怎么回事,他们白天不是和正常人一样吗?”莫凡问道。

    “我猜是被寄生了之后,寄生妖怪就发出一种潜意识的精神控制,让他们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都不别出学校,在这里会有很多符合它们口味的目标?!绷榱樗档?。

    “原来如此,真把我大校区当食堂了,不把我这个新生校霸放在眼里!”

    ……

    “梵墨,那三只好像嗅到了你的气味,朝你过去了?!?br />
    “这里地方太狭窄了,不适合战斗。我记得前面有一个室内篮球室,我到那里将它们一网打尽?!蹦惨还赡远攀夷诶呵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