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中文网】,为您提供高速文字首发。

    “我就站在这里把你灭了?!蹦裁挥忻敖?,只是远远的站在那里。

    “你大可以试一试,不过以你的刚刚迈入中阶那可怜的魔能,就算你释放了所有的烈拳也休想破掉我的水饶之盾。你可以看看那个女人,她已经被我的邪蜘之阱给缠上,再过一会,她就会和之前那几个人一样被吸走所有的生命??!”五脏六腑剧痛的朝赫即便重伤整个人也像个危险的怪物。

    莫凡看了一眼唐月老师,此刻她周身确实出现了一些若有若无的黑色蛛丝,这些黑丝缠绕在她的身上,感觉都要入侵到她的肌肤内了,明显是跟之前那四名东方世家男子的状况非常相似……

    这个朝赫,早就把唐月也一起算计进去了,也不知道他的诅咒陷阱是怎么让她中招的,太过诡异了。

    “你想要用我美女老师性命来要挟我?事实上我是一个贪生怕死的人,不会做没有意义的牺牲。所以你杀了她我也不会束手就擒。那么……不如这样,我也不尝试去轰破你的水饶之盾了,你也松掉你的诅咒,放了她,火系灵种归你,东方世家四人的遗物归我,如何?”莫凡站在远处说道。

    朝赫明显愣了一下。

    他能他心里其实也是这么想的吗?

    说实在的,水饶之盾到底能不能挡下四五个烈拳的轰击还真不好就算全部挡下来了,估计自己内脏也全碎了。

    损失了一个非常诱人的尤物级女审判员是非??上?,可能够收纳火系灵种那目的也达到了,这个交易朝赫是绝对愿意做。

    只是,这种交易由别人先提出来,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似乎对方也不是什么好人,不然怎么跟自己一拍即合?

    “你得到的不仅仅是东方世家四个人的遗物吧……”朝赫淫然一笑,看了一眼脸颊上已经潮红一片的女审判员。

    “那你就是答应了,合作愉快?!?br />
    “别急,我现在控制着诅咒,不会让诅咒到直接要了她性命的程度。这段时间我先炼化这玫炎楸等我炼化完成,你才可以带她离开?!背账档?。

    “我怎么知道你不会在炼化完成后马上对她下手?”莫凡说道。

    “诅咒缠上命魂需要一些时间,这你可以自己和她确认,当然,你要用烈拳尝试轰碎我的水饶之盾的这个时间里,我保证能让她一命呜呼。放心吧,利益交易我一直都很讲诚信的?!?br />
    诅咒缠绕上命魂确实要一些时间,现在朝赫就像赶紧拿了玫炎走人,免得这子连他美女老师的性命都不顾来直接轰杀自己,那他还是有可能被当场灭掉的。

    更何况再拖延下去,等其他人赶到这里,自己麻烦就大了。尤其是遇到光系魔法师和心灵系的魔法师,诅咒陷阱在他们面前根本起不到作用。

    “变态杀人魔也讲诚信,这倒让我一个大好魔法主义青年怪不好意思了?!?br />
    莫凡向唐月确认了一下诅咒会夺走她性命的时间,又从朝赫的态度上确认了这家伙除了水饶盾再没有别的底牌!

    “你说什么?”

    “没什么,只是,谁说老子一定要用火系?”树林之中,莫凡的声音忽然变得威严冷然。

    同一时刻,在莫凡脚下可以看到绚丽的紫色雷电星轨在交织,它们渴望冲破所有的束缚,渴望化为呼唤着手掌心的力量,让眼前一切生物卑微在它们面前颤栗起来!

    雷系星图之书呼唤的速度虽然不快,可莫凡在和朝赫“友好协商”的时候已经争取到了足够的时间!

    朝赫可以通过意念感知到莫凡是一个刚迈入中阶魔法师的家伙,甚至知道他根本没有进行第二次觉醒,可朝赫万万想不到在第一次觉醒的时候莫凡就已经获得了双系!

    当暴躁无比的雷霆之力在树林之中豁然卷起的时候,朝赫满脸的震惊。

    水饶之盾抵挡中阶火系魔法是非常有效,可面对雷系……就跟摆设一样,雷是可以直接穿过水的??!

    雷#星图之书出现,朝赫这会想跑来不及了,甚至他根本来不及将诅咒缠绕到唐月命魂上,给予他的时间太短了!

    换作是别的系,朝赫还有一战之力,对方是雷系的话,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和那可怜的水饶之盾底牌……非要形容曹何内心的话,那就是和刚才的莫凡一样:也是日了狗了,怎么会遇到个天生双系??!

    ……

    雷,元素之首。

    初阶技能已经一个三,狂躁无比,到了中阶雷系仍旧是最最暴力和霸道的??!

    倘若岩军魔铠还在,他根本不惧怕莫凡,现在便感觉末日到来。

    “霹雳·轰”

    莫凡冷漠的念出时,手赫然朝天一指!

    指的天空,一道紫色的霹雳毫无征兆的将空间劈成两半,粗壮的紫色身躯发出了一声尖锐的鸣叫,迅猛的朝着站在坑内的朝赫轰去。

    霹雳闪电来得无比迅速,真正意义上的晴天霹雳。

    轰落下的时候,以朝赫为中心周围本就坑洼的大地竟然骤然下沉、粉碎!

    而就站在霹雳轰落下方的朝赫,可以感觉他整个身体都变形了……

    “嘣~~~~~~~~~~~~~~”

    一声鸣爆,刚才还活生生的朝赫在霹雳的狂暴力量下直接爆体而亡,血雨触目惊心的溅洒开。

    霹雳这一轰,实在太快了,甚至彻底被爆体的朝赫死得并不是那么恶心,雷电将他的肢体分解很碎很碎,看上去更像是无数的红色水珠崩散,哪里还有那个变态杀人魔朝赫?

    ……

    无论是中阶的风系魔法风盘·龙卷还是火系的烈拳·轰天,它们都有一个气势凶猛的起势阶段,或空气骤然抽空,或热浪滚滚来袭,这雷系的中阶魔法却一明显的前兆都没有……

    手指,雷落!

    简单,粗暴??!

    那水饶之盾完完全全就是摆设??!

    那朝赫死得太突然,来不及恐惧,来不及痛苦,肉躯都已经化为血雨了,灵魂估计都措手不及的站在那里,不再能够品尝尤物一般的女审判官,更没有机会将他的火焰提升为灵级,无法休想胡作非为,连怨恨这个杀死自己的天生双系的子都来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