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唐月老师手上又骗了三张雷系的星图之书和三张火系的星图之书。

    如此,莫凡现在一共有七张中阶魔法的牌捏在手上,这让莫凡的自信心一下子增长了许多。

    初阶魔法终究没法和中阶魔法相比,看看当初那霸道、暴力无比的烈拳……

    不过,唐月老师也提醒了莫凡,虽然星图之书这种东西对她唐月算不上是很稀有的东西,但绝大多数想要继续提升实力的魔法师是不会过度依赖这些辅助道具的。

    星图之书终究是辅助道理,使用的次数过多,那些星子就越难把控。

    星子本身与魔法师之间就需要一直沟通,使用星图之书就好比将这些星子给别人养,将来你要这些孩子们听你话就很困难了。

    唐月老师建议莫凡这次使用完星图之书后就别再使用了,产生副作用的话便得不偿失,毕竟以莫凡现在的修炼进度来看,很有望达到更高境界。

    ……

    拿上星图之书后,莫凡假装成一个很普通的背包客,就那样尾随在那名穷凶极恶的歹徒后面。

    莫凡其实蛮纳闷的,那人看上去还蛮英俊潇洒的,为何会做出那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来啊。

    一直步入到了一片荒田,莫凡发现那名戴着球帽的男子逗留在了原地,并且好像在检查着什么。

    这一片原本是一片还算宽阔的田野,偶尔能够见到几个老农坐在遮阴棚下面唉声叹气,本来到了秋天他们要收获的庄稼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烘干了,能不伤心吗?

    “老伯,你记不记得这里是什么时候开始干涸的???”帽男走到一位老农面前,看上去彬彬有礼的样子。

    “大概十天前吧,我家娃跑到上游去戏水,这些死孩子,告诉他们不要到上游去游泳,尽让我们的庄稼喝他们的洗澡脏水……哦,他们去戏水,回来告诉我,那里水池浅了很多,根本没法游了,我想就是那天水开始变魔术一样的没了?!蹦俏淮┳乓患啾承牡睦吓┗卮鸬?。

    “哦,谢谢,我去那里看看?!泵蹦兴档?。

    “年轻人,劝你别过去啊,我听说那里跟烧起来一样,温度特别的高……”

    “没事?!?br />
    帽男按照老农的指引开始往已经彻底干涸的溪水的上游寻去。

    这个时候,莫凡尴尬的发现假如自己再跟上去的话荒无人烟的,对方很容易发现自己。

    稍稍等待了片刻,莫凡跑到刚才那名老农跟前询问他们的对话。

    “原来是去溪水上游了……”莫凡暗暗点了点头。

    “事不宜迟,我们赶紧跟上去吧?!迸员咭桓雠拥纳粲挠牡钠?。

    莫凡吓了一跳,转头发现竟然就是唐月老师。

    尼玛,会暗影技能了不起啊,要不要这么神出鬼没??!

    “那家伙好像也在寻找这一带干涸的原因?!蹦捕蕴圃吕鲜λ档?。

    “嗯,走吧,不出意外的话用不了多久这里会聚集越来越多的人?!碧圃吕鲜λ档?。

    莫凡听得一阵云里雾里,隐隐感觉这件事好像并没有唐月老师说的那么简单。

    ……

    继续前行,那位老农说的溪流上游其实已经入山了,这一路走上去,可以发现整条溪水都看不到一点点的湿润,甚至连溪水周围的植物都出现了成片成片的萎蔫。

    “感觉是干旱了一两个月啊,这里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假如是旱灾,新闻应该会有报道才是,我刚才上网……我擦,这里没信号了,妈蛋说好的农村也覆盖呢!”莫凡低头看着手机不爽的抱怨道。

    “应该和自然干旱没关系,也没听说过7月份的杭州会有这样的干季,继续跟着那个人吧,想必很快就能够知道答案了……”唐月老师说道。

    莫凡点了点头,刚要开口的时候,突然唐月老师那白皙如玉的手掌一下子捂住了他的嘴。

    莫凡瞪大了眼睛,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唐岳老师忽然将他一拉一楼,迅速的隐到了旁边的一颗树影之下。

    “掩住气息!”唐月老师吐气如兰,在莫凡耳边卷起一阵诱人的香风。

    幸福来得太突然,莫凡措手不及得掩藏着自己的气息,就这样和身材爆辣的唐月老师挤在一颗大树的后面。

    热风袭来,树影婆娑,两个像是在密林之中法式热吻的小情侣身形开始朦胧,朦胧到渐渐融入到了树荫下,直到完全的消失。

    一股浓郁的黑暗气息充斥在周围,莫凡低下头来甚至都看不见自己的身子,唯有非常仔细的去看才可以找到在树影下重叠的人影轮廓,唐月老师的影子则压根看不见,就像完全没有这个人一样,可美妙的香气,还有她身子的那柔软光滑,莫凡全部品尝到了,心神也不由的荡漾了起来。

    暗爽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了脚步声,听上去人数还不少。

    莫凡收起了那份心思,目光注视着干涸的溪水另一头,树木之间出现了一队人来,从他们的行装上来看貌似是猎法师。

    猎法师经常到安界之外,又要时刻与大自然和妖魔抗衡,他们的装备一般都很讲究,一般一眼就能够认出来。

    莫凡心里奇怪,莫非这事政府已经发悬赏了,有猎法师前来药到病除?

    “你们尽管相信我,这里一定出现了一个火系的灵种,那些蠢货们居然还以为是干旱,真是太可笑了。一个火系灵种能够卖多少钱你们都清楚吧,乘着还没有几个人发现的时候,我们赶紧把这个火系灵种给摘了,我们就发达了?!弊咴谧钋懊娴囊幻W蟹⑿偷哪凶铀档?。

    “潘熊,你可别耍我们,我们抛下了一个送钱的悬赏来这里,要是毛都没有,哼哼!”一个脸上有伤疤的男子说道。

    “依我看,这里多半是出现火系灵种了,如果是干旱的话,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将这里变成这副样子,哪里还是江南地带,简直到了西北接近沙漠区域了?!贝髯叛劬档哪凶铀档?。

    “好,那我们加把劲,以最快的速度锁定火系灵种的位置?!?br />
    “哈哈哈,这次真要发财了!”

    “潘熊,我们都知道你是火系法师,这火系灵种你可别自己炼化掉,这东西我们消受不起,最好卖掉,各自分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