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走,这就是一个密室?!蹦参抻锏目醋耪饷愫沽芾斓呐匚?。

    “跟我走就对了?!绷钟晷啦桓卜匣?,她快速的走到了祭台处。

    也不知道按下了什么按钮,原本还在循环流动的地圣泉纷纷流入到了某些小孔之中。

    “咕嘟~~咕嘟~~~~~~~”

    没几秒钟,所有的地圣泉都消失了,小石沟中再不剩下一滴圣泉。

    林雨欣又快步走到了祭台的最上方,一把掀开了莫凡坐得还热着的皮蒲团。

    皮蒲团下的隔板是可以打开的,林雨欣将其掀开之后里面正有一个蓝色的瓶子,瓶子里穿着的似乎正是清澈无比的地圣泉。

    莫凡心中有些好奇,那么多的地圣泉怎么就被一个可乐大小的瓶子给装进去了。

    林雨欣小心翼翼的将装着所有地圣泉的瓶子给收好,转过头看到了模样还略显憨厚的这名即将魔法高考的学生道:“这是地圣泉的紧急?;し桨?,密室还有另外一条通道,应该是通向你们天澜魔法高中后山的?!?br />
    “通往学校后山?姑娘,能不能先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蹦灿行┙辜钡乃档?。

    “出去了你就知道,先跟我走,他们的目标是地圣泉,决不能让地圣泉落入那些人的手里?!绷钟晷啦幌胨倒?。

    “那些人?”莫凡更是一头雾水,完全不明白林雨欣在说什么。

    林雨欣走到了墙边,手指竟然在那看上去并没有一点点区别的石墙上宛如输入一通密码一般摁着。

    莫凡看得一愣一愣的,太专心在这里面修炼的他并没有意识到这地圣泉密室里竟然还有这么多机关。

    “框~~~~~~~~~”

    一声响,旁边的禁制石墙豁然打开,出现了一条黑魆魆的通道,也不知这通道究竟通向何处。

    “离开这里要紧?!绷钟晷蓝安凰档淖プ拍渤谄崞岬耐ǖ乐凶呷?。

    莫凡也意识到外面肯定有大事发生,不敢做过多的犹豫。

    刚往里面走了没有几步,林雨欣突然想起了什么,那双带着几分锐利的眸子注视着莫凡。

    “这条秘密通道也未必安全,那些黑教廷的人应该会以我为目标,这地圣泉放在你这里,务必要保管好?!绷钟晷浪坪踝隽艘桓鲎约憾季醯煤苊ё驳木龆?。

    可是,林雨欣不得不这样做。

    黑教廷完全是有备而来,对地圣泉近乎了如指掌,倘若在逃脱密道的过程中遇到了黑教廷的人,他们首要目标肯定是自己这位副卫长,而作为学生的莫凡反倒会被黑教廷的人忽视。

    只要能够保住地圣泉,一切就还有希望!

    “麻烦你先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莫凡也有些急躁了。

    从林雨欣这副失魂落魄的模样来看,必定是博城发生了巨大的动荡。

    “血色警戒!”林雨欣一时半会根本无法给这名学生解释清楚,毕竟这名学生在密室中闭关这段时间他对外界的事情一无所知。

    血色警戒??

    一颗巨石猛的砸入到莫凡的心中,卷起了巨大的波澜??!

    在到这个世界之后,莫凡便了解到一个很重要的信息,那就是在这个魔法社会里人类并非是绝对的主宰,在城市之外栖息着数量是人类百倍千倍的妖魔!

    妖魔一直窥视着人类所霸占的资源,甚至会在某些如君主一般的妖魔号令下,妖魔会宛如军团一般大举袭击人类居住的城市。一些抵抗力薄弱的城市在一夜之间从此消失的案例是存在的!

    于是,世界五大洲最高魔法协会将这种受到侵袭的城市?;浦?,并且根据妖魔数量、妖魔的强弱分出了几个级别。

    就像是科学社会天灾出现时的预警,自然灾害拥有级别,而妖魔入侵的这种人类之灾一样分化出了级别!

    橙色警戒!这是第一级警戒,意味着这座城市在安界附近已经出现了妖魔,数量在三百只以上!

    橙色警戒在两年前出现过一次,那时已经搞得人心惶惶了。

    蓝色警戒便更加可怕,对博城来说就是一场血雨腥风,不知多少魔法师和平民会在妖魔大肆入侵之中丧命。

    而再高一级的血色警戒……

    那是一场毁灭,一场屠杀,一场城市的灾难,有限的军法师是无法完全抵挡得了妖魔的入侵,妖魔会冲入城市,会大肆的屠杀,不仅仅是几只妖魔的流窜,那是成百上千的妖魔!

    很多魔法师在面对一只妖魔的时候已经如同家禽般任意宰割,更何况是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呢??

    血色警戒,城市将血流成河,尸横遍野!

    通过书籍之中的记载和描述,那已经是令人心惊胆颤了,当这一切真实的发生在眼前,又是怎样的人间地狱??

    ……

    穿过了秘密地道,依旧还有几分不敢相信的莫凡与林雨欣出现在了一座城中山的北面。

    大雨还在漂泊浇灌,晦暗不明的天空令整座博城都笼罩在压抑的气氛之中,不远处传来那一声声令人心悸的咆哮钻入到耳中,霎时浑身不寒而栗。

    莫凡将目光往发出妖魔嘶吼声的地方看去……

    天啊,那是一片居民区!

    平矮的楼房、有些老旧的水泥街道……流淌着鲜红色血液的菜市??!

    那些血,绝不可能是家禽的血,那是活人的血,汇聚成了一条条小溪在大雨灌溉下不停的注入到低洼处和下水道口!

    血红色,醒目的血红色。

    站在这座城中山山背处,以往雨幕中灰蒙蒙的博城到处显现出血迹。

    博城是一座非常有南方特色的水墨城市,雨中博城更像一副唯美的画卷,然而今日莫凡看到了这幅画卷到处血迹斑斑,噩梦降临?。。?!

    “呜嗷~~~~~~~~~~~~~~~~~~~~~~~~~~~~~~~~~”

    一声颤响博城的咆哮兀然响起,震得人浑身疙瘩窜起。

    莫凡猛的回头,听声望去,然而一个震撼悚然的画面印入眼帘??!

    灰色的天幕笼罩在这座城市的上空,博城标志性的建筑银贸大厦鹤立鸡群,近乎触摸到了灰色的天穹,可就在这矗立大厦最顶端一个巨大的黑影趴在那里?。?!

    它的尾巴顺着银贸大厦的穹顶垂落,垂落了近乎一半!

    它的肉翼半舒展开,有一半朦胧在雨幕之中,另外一半却遮蔽了十几层的写字楼!

    它的头颅高高的扬起,那一声足以撼动整座博城的咆哮正是从那足以吞云吐雾的血盆大口中吼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