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圣泉内,穿着黑色地摊货衬衫的青年仍旧煞有其事的端坐在那里,时而面露激动、时而紧锁眉头。

    无论是学习还是修炼,都是一件很漫长枯燥的事情,这点莫凡是深有体会了,不过为了自己牛b的法师人生,他还是愿意承受下这份岁月。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天了,不过我感觉我的已经要摸到更高一个境界的门槛了!”莫凡退出了冥修,开始自我思考了起来。

    初阶到中阶最最本质的差别就是精神世界的星尘化为星云。

    这段开着n倍经验卡的日子里,莫凡修炼的那个叫疯狂。

    本身他的修炼时间就比别人长一倍还多,再加上地圣泉本身的滋养和对星尘的温泽,他近乎达到一天24小时的不间断冥修。

    冥修终究是对星尘最大的促进,莫凡已经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自己魔法星尘在这些日子来的变化。

    原本,更高一个级别的魔法星云对他来说是一个很陌生很新奇的东西,可随着自己的星尘绽放出如同脉搏一般是弱势强的光辉的时候,莫凡隐隐感觉到这很可能就是突破的征兆。

    往常的星尘是很稳定的,现在的星尘被蒙上了一层很奇异如极光一般的光壳,经过了这段时间的冥修星尘出现了明显的渴望与躁动,它就像一只在卵之中的小生命,迫切的要打破那一层蒙在它外面的光壳。

    每一次光辉的强烈,就是星尘对这一层突破束缚的冲击,每一次光辉的黯淡,兴许就是星尘正在蓄力。

    雷系终究是莫凡第一觉醒的系,这段时间来莫凡感觉到雷系星尘那种要破壳成长的情绪,甚至于那些星子们都像是有了明显的变化……

    “还是不够,再继续冥修,给让星尘能够更加壮大,这样它才有希望突破成为星云!”莫凡让自己稍作休息之后,已经有冲击下一个境界的打算了。

    “嗡~~~~~~~~~~~~~~~”

    忽然,一阵剧烈的颤抖从四面八方传来。

    正要一鼓作气突破的莫凡立刻睁开了眼睛,环顾着四周出现震动的墙壁。

    神马情况,地震了??

    莫凡站了起来,走到了大封门的位置将耳朵贴在那里,想听听是不是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可刚要听,这被施加了特别禁制的门已经缓缓的打开了。

    “一个星期过了吗,这么快!”莫凡有些愕然的道。

    封门开启,印入到莫凡眼帘的赫然是一名穿着乳白色制服的女人箭步冲了进来,与此同时莫凡看到了整个地厅竟然遍布着鲜红的血迹!

    守卫横七竖八的躺在那里,身子都要都被撕成好几段,血块和内脏混合在血泊之中,看得莫凡整个人都呆住了??!

    尸体,好多具尸体!

    这些地圣泉守卫怎么了,为什么如此凄惨??

    “梁卫长??!”穿着白色制服的女人大喊了一句。

    话音刚落,莫凡看见了另外一侧,那位中阶魔法师梁卫长像是一个沙袋被狠狠的抛向了地厅的立柱上,立柱直接被拦腰撞断。

    所幸的是,梁卫长身上还有一层水系的水域在?;ぷ?,不然以那样的冲击力肯定撞得头破血流。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莫凡看得心惊胆颤,竟然有东西可以把一名堂堂中阶法师当做沙袋一样扔甩!

    莫凡往旁边一站,终于看到了被石门挡住的另外一半地厅,让莫凡整个人头皮发麻的是那里赫然站着一只体型堪比一辆小卡车的怪物!

    这怪物脖颈和脑袋是无法分辨的,可巨鼠身型就再明显不过,和莫凡之前看到的巨眼猩鼠不同,这怪物浑身都遍布着无比狰狞的血纹,扭扭曲曲、密密麻麻,使得着一只体型如小卡车的巨鼠更加恐怖至极!

    莫凡在猎妖队也一年了,却也从没有见过这种体型,没有见过这样满是血纹的巨眼猩鼠,浑身上下散发出的气息都令人宛如坠入到冰窟中不寒而栗??!

    “这……这是血纹巨魔鼠??!”莫凡搜刮了自己妖魔课上的所有知识,终于找到了这个怪物的名字。

    天啊,课本上的血纹巨魔鼠看上去还有几分滑稽好吗,可真正的血纹巨魔鼠那种狰狞对视觉已然是一个冲击!

    为什么这种东西会出现在地厅里,那些守卫都是被这只血纹巨魔鼠杀死的吗??

    “咕咕咕?。。。。?!”

    血纹巨魔鼠似乎嗅到了地圣泉散发出来的气息,硕大的灯笼之眼马上锁定了莫凡和那位女守卫所在的位置。

    锋利的爪子轻而易举的没入到地厅的石砖中,可以感觉到这血纹巨魔鼠正在蓄积力量,就像一辆卡车发动机在咆哮。

    “关门??!”碎片的石堆中,梁卫长朝着女卫长喊了一句。

    林雨欣嘴角都咬破了,却不得不狠狠的在封门上一拍!

    两边的禁制大门豁然关闭,就在留下一条缝隙的那一刻莫凡悚然的看到了血纹巨魔鼠的爪子往里面伸,让莫凡条件反射的向后退了几步。

    太快了?。?!

    禁制大门的关闭速度是非??斓?,血纹巨魔鼠明明离得有三四十米却好像在一眨眼得功夫冲撞过来。

    “嘣?。。。。。?!”

    石门一身颤响,显然血纹巨魔鼠撞在了上面。

    林雨欣脸色苍白,她看了一眼这名还在这里面修炼的学生……

    “发生了什么事?”莫凡心有余悸的问道。

    刚才那一幕太可怕了,门晚关上一步,他们两个瞬间丧命,这血纹巨魔鼠比那只半进阶的独眼魔狼还可怕数倍,根本不是初阶魔法师可以抵挡的。

    “不想死在这里就跟我走!”林雨欣根本没有那个耐心去给一个学生解释。

    整个博城已经彻底陷入到了?;?,地下道之中充斥着妖魔,它们就像是有预谋一般,竟然开始疯狂的进攻地圣泉。

    地面上,所有的魔法师正在抵御妖魔的入侵,地圣泉这边更是遭到了妖魔的奇袭,这种情况下根本不可能有增援,眼下只能够靠他们自己来守护这地圣泉了。